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BY 罗浩

作为单一品牌的摩托车活动的BMW GS Trophy想必是最大规模和最专业的车主活动了。没两年一次的GS Trophy从举办到现在已经是第五届了,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预选赛选出三名选手与一位记者参加最终的决赛。之所以用比赛这个概念其实是主办方为骑行找一些乐趣,这个活动真正的精髓是与来自其他国家的参与者一起骑行,交一些新朋友,探索一些新的未知世界,要说比赛的话,你需要战胜的只有你自己。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2018的GS Trophy选在了亚洲中部的蒙古国举办,作为邻国的中国人的我也对这个国度知之甚少。可以说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蒙古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更不要说对于来自其他大洲的人。出发前大家就在社交网络上讨论这个曾经诞生世界上最大帝国的神奇土地到底是什么样子。BMW GS系列的精神主旨就是“探险”,相信很多人买GS的目的也是为了骑着它去未知世界去探险。作为“探险车”的开创者把来自二十多个国家最优秀的“探险骑士”召集到神秘的蒙古,这一切想想就令人心奋不已。在参加的18只队伍中还包括了两个女性团队,她们分别是美国澳大利亚女子连队和欧洲南非女子联队,经过八天的骑行与比赛这两个女性团队让其他的男性参与者深刻的感到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如果非要说这是一个比赛的话有些牵强,因为参与者几乎没有任何专业车手,虽然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地,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似乎又是再平凡不过了。他们有商人,有机械师,有飞行员,有建筑师,有液压挖掘机操作员,有摩托车骑警,有职业潜水员,有系统工程师,有平面设计师等等,但是对探险骑行的热爱和对BMW GS系列的热情把这些人聚集到了一起。大家白天骑车,一起比赛,晚上一起露营,一起喝啤酒,一起围着篝火聊天,讲述各自的故事和各自国家不同的习惯传统与趣闻。当8个骑行日结束后,这8天的经历想必会让参与者终生难忘。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主办方为了活动的顺利以及安全的进行,提前一年就开始跟蒙古的各个方面进行沟通,从当地的工作人员到车辆,从路线设置到与政府取得联系,看似短暂的八天骑行,背后有着巨大的工作量。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这次BMW一共准备了一百四十多台全新R1200GS Rally作为活动用车。后援汽车也有三十几台,一架医疗直升机,三名医生和一名当地医生组成的医疗团队,其中一名医生是骑摩托车机动随队。一个视频团队负责每天的视频拍摄与剪辑,一个多名摄影师组成的摄影团队记录每天的骑行。来自乌兰巴托凯宾斯基酒店的餐饮团队负责所有人的一日三餐。一个内务团队负责在野外营地的洗澡和厕所。网络团队保证了在野外营地的互联网链接。机械师团队保证了这一百多台车的每天的损坏维修。安保团队负责每日的车辆以及营地的安保工作。除此之外还有17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骑行官作为引导与领队来带领每天的情形。为了保证这18个队伍的每日骑行与比赛,所有工作人员和主办方投入了巨大的精力。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每天的骑行都会从早晨的早饭后骑行会开始,GS Trophy的灵魂人物Tomm Wolf会对所有人讲本日的骑行要点和注意事项,其中最总要的是“这不是赛车,这是探险骑行,注意骑行速度和潜在的危险,行驶路段安全骑行,在比赛环节才是你们真正要努力的地方” 这基本就是GS Trophy的规则,安全一直都是重中之重。每天结束骑行回到营地的要去行李车领取自己的行李,把帐篷搭好,去洗澡吃完饭,晚饭后会有每日的骑行总结,比赛成绩公布,视频亮点等等。第二天早上又要从收帐篷和整理行李开始,每天如此,紧张忙碌。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第一天骑行开始就是470公里路程,虽然有一半的路程是公路,但是有20%的沙地就已经让人精疲力尽了,加上前一天降温下了雪,早上的气温只有10度,防风内胆和加热把手显得很重要,但是到中午的时候气温升到26度,加上强烈的阳光照射,体感从瑟瑟发抖到焦灼,真是冰火两重天的体验。这样的气温变化在探险骑行中很常见,加上公路和越野的比例,两个比赛项目也不是很难,分别是攀爬与GPS使用,算是给参与者一个“热身”日。共计约为2500公路的旅程也算是正式拉开帷幕。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第二天的路程不长,只有234公里,但这是进入戈壁沙漠的一天。两百公里的越野路段沙地给骑士们上了一课,这就是是传说中的戈壁沙漠。戈壁沙漠位居世界第五大沙漠,其中荒芜的岩漠、砾漠为主,其中还包括半荒漠和干草原,所以在中文对这种石头滩为主的地形统称为“戈壁”。这种十分复杂的路况看似简单,但跑起来的确是危机四伏,裸露的大石块和坚硬的骆驼草堆都给骑士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巨大的软沙地也让不少人痛不欲生。比赛项目是一个叫“骆驼头”的攀爬石头加沙地的的综合骑行,难度很高,另外一个项目是在一个干枯的湖床上进行的规定线路行驶,这基本就是摩托车漂移赛的既视感。很不幸的是由于路况复杂难度较高,有几名骑士摔车受伤被直升机送回乌兰巴托的医院,不过万幸的是几个人都没有大问题,有的选择在乌兰巴托的医院治疗,有的选择回国,这里不得不说主办方的医疗预案十分有效。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由于第二天的事故太多,主办方取消了第三天的比赛项目,改成了“旅游”加“搬家”日,故意放慢节奏让骑士们更好的适应戈壁沙漠里的骑行。不过这一天安排成旅游日特别合适,因为风景实在是太美了。这里从峡谷到高原,峡谷两侧饰百米高的峭壁,在峡谷中部还有未融化的冰川,很多难想象这是在六月。这个地区是蒙古国人烟最为稀少的地区,加油站只有一个老太太在经营,村落里的建筑也都是以蒙古包为主,这里没有硬质公路,只有戈壁有型路或者说是车辙与外界连通,由于时间不紧,骑士们还去拜访了当地的居民,体验了一下当地居民的生活,本以为这个“旅游”加“搬家”日会有些无聊,结果时候大家公认这一天最有趣。。且晚上还刮起了沙尘暴,让骑士们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由于第三天夜里的沙尘暴,很多人几乎一夜都没合眼,不过283公里的全越野路段依然在前面等着大家。比赛项目是拖车,这是一个GS Trophy的传统项目。Tomm Wolf说:“其实所有的比赛都是大家在实际的探险骑行中会遇到的挑战,探险骑行难免会坏车,所以拖车技能是每一个探险骑士都应具备的技能”。在完成比赛后的路段是典型的黑戈壁,表面平坦,地面呈黑色,黑色碎石表面下略微松软。这样的平原上可以N一台车并列骑行而且可以很高速,在这样的地形上骑车也是一个难忘的体验。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第五天终于离开了戈壁沙漠,进入了丘陵草原区域。地形和景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告别了戈壁的荒凉,绿色又重新回到了视野中。空气中也充满了青草的气息啊,大群的牲畜也不时出现在路上,所以见到牲畜群的时候一定要减速,以免撞上它们。虽说离开了戈壁,但是越野的难度并没有降低,在草原的路上碎石是最大的挑战,碎石不但增加了颠簸,而且碎石对轮胎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一天骑行的路上发现很多人停在路边补轮胎。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比赛项目也是一个在探险骑行中很经常遇到的项目,这就是看似简单的过河。实际上过河对于探险骑行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技能,因为要判断能不能骑过去,水的深度和流速的判断,还有就是团队的配合。当天的第二个比赛是在一个山顶举行,当骑车到达山顶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山顶裸露着巨大的石块,仿佛巨石阵一般,比赛的项目就是穿越这些巨石中间的路线。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骑行的路上每一天,每下一公里都是未知的,第六天就应验了这一句话,在出发前组委会接到当地政府的通知,由于我们要走的区域遇到了牲畜口蹄疫的疫情而被政府封闭了,所以我们需要改变原定计划,走一段公路来绕开这一区域。当到达下路点的时候组委会又收到疫情区扩大的通知,所有人被迫在一片树林休息。组委会为了防止大家无聊,突发奇想在这片树林中规划出了一个比赛,简单的说就是三名选手尽可能的用相同的时间来完成树林中的规定路线。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这是一个对默契和骑行技术都有着很大挑战的比赛。完成比赛后所有人回到营地附近的一座16世纪佛寺外休息并等待进一步的消息,大家忙里偷闲的参观了这座寺院。在寺院外,一百多台GS和一百多位身穿拉力骑行服的骑士成为了人们围观的焦点,寺院外的蒙古小饭馆的午餐虽然味道凛冽,但是热的食物总好过之前准备好的冷三明治。最后收到的消息是走公路去下一个营地,但是由于没有路书,之前的分组骑行容易迷路,所以主办方考虑再三决定用大车队的形式前往营地,一百多台摩托车和三十几台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的视觉效果只能用“壮观”二字来形容。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原本以为离开戈壁以后就告别沙子了,可没想到第七天是跟沙子搏斗的一天,虽然只有210公里,但60%都是沙子,万幸的是早晨的一阵小雨让沙子略为湿润变硬一些。早晨从美丽的湖边营地出发,清晨的光线与湖水映衬,简直是美不胜收。这一天的第一项比赛是慢骑,结果法国队想出来了办法彻底让所有人折服,他们三人并排,相互踩在对方的车上,达成了静止不倒的效果,虽然这明显是钻了规则的空子,但是他们的聪明还是赢得了掌声。第二个比赛是在规定路线的运汽油比赛,所说这个是为赞助商设计的比赛,但是在探险骑行中没油而需要运汽油的事情的确很常见。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原本以为第八天是收官日会比较轻松,结果主办方通知为了尽早完成三百公路的行驶路段回到乌兰巴托附近的营地进行最后的大决战,所以要提早到7店出发。最后一天的路并不简单,从丘陵到沙坑再带碎石,各种路况应有尽有。而且很多高速路段的尽头会有些断头沟,所以跑起来还是有一定危险和挑战的。最后一天有人受伤被直升机送到医院,路面难度不低。当看到返回乌兰巴托的公路时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GS Trophy就这样结束了吗?当到达营地以后发现最后的大决战还在等待着骑士们。这是在营地附近规划出的一个赛道,十分复杂,各种小技巧项目都在其中。如果在这最后的决战中获胜可以得到三倍的积分,比赛结果将会大逆转。不过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比赛无非是为骑行找一些乐趣,成绩名次并非最重要,这些天的骑行足以让所有参与者难忘。当GS Trophy结束后的很多天,看到一个骑行馆的社交媒体留言是“从GS Trophy回到现实生活好艰难啊”,骑行官都如此,那么其他人相信是有过之无不及。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如果说GS Trophy是一个比赛的话,那么通过这个比赛要战胜的只有你自己,因为国家或地区预选赛的项目都是对个人骑行技巧的挑战,没有对抗性的比赛,只要体现出自己最佳状态即可。所以说从报名,到预选赛胜出,到GS Trophy,一路上需要战胜的只是自己。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第八天的晚上是颁奖,狂欢,互赠礼物,互相在头盔国旗衣服上签名留念,这一幕让我想起了毕业时候那一幕,大家互相留下联系方式,邀请朋友们有机会一定要来自己的国家。这一刻超越了国界,超越了年龄,超越肤色,有的是对探险骑行的热爱。我想起了我在团队介绍上的最后一句话,虽然感觉有些做作,但是经历了这些天骑行的人一定会对我的话表示赞同。“如果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探险骑士,那么世界将会永远和平”。当然,BMW也为大家准备了一个礼物,这就是陪伴大家两千多公里R1200GS Rally的一对金属3D打印成型的边板,上边有车辆号码和名字,相信这个礼物和这段记忆会永存于每个2018 GS Trophy骑士的心中。

在蒙古的沙漠里骑行了一周,却让我更爱摩托车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