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晓明——不止于收与藏

BY 赵莹

 

 最享受的时刻,是车子运到库房,安顿好;在边上静静地抽烟,看着这辆车,走两步,绕着转一圈。这是最兴奋的时刻,不需要任何外因的刺激。”

在北京南四环外一处居所的地下室,侯晓明点起一根烟,悠悠地说着,语速突然就慢下来,仿佛瞬间闪回到某个记忆中的时刻。这个30来平方米的地下室是侯晓明的会客场所,几个硕大的柜子里陈列着5000余个汽车模型,蔚为壮观。而就在地下室的上方,异常拥挤地存放着他的另外一些藏品:一辆第一代的奔驰G系,以及另外一辆汽车和几辆摩托车。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侯晓明说他自幼爱车,而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环境中,这种热爱只能寄托于拼装、遥控这样的初级玩法。200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侯晓明接触到汽车模型。仿佛一见钟情的恋人,侯晓明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几次集中收购,构建起如今这个收藏规模的大部分。

然而很快,模型已经无法满足侯晓明了。2002年,侯晓明收购了生平第一辆车。“那是一辆上海牌轿车,然后还收过红旗,最多的时候有30多辆车。”侯晓明的收藏范围是老爷车和经典车,因为他认为这是汽车历史和汽车文化最好的载体。“可是打理不过来,首先储存环境是问题,而且老爷车不像新车,需要修复、翻新,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因此慢慢地开始有所取舍。”

现在侯晓明的收藏清单里,有1辆路虎1系、1辆奔驰G一代、1辆菲亚特126P、7辆阿尔法·罗密欧、1辆1979年的保时捷911(930)、1辆1978年的Jeep CJ8、1辆1929年的Austin。

 

每一辆车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凝聚了侯晓明对汽车的激情。比如,菲亚特126P是最早进入中国家庭的轿车。当年菲亚特把126P的生产权卖给波兰,而这批车是中国通过易货贸易从波兰进口的。“购买126P不需要经过控办,不需要配额,因此这款车算得上是最早进入中国家庭的车。在1985年左右,126P是8600元一辆。你要能开上一辆这车,就像今天开着奔驰S600一样。“CJ8是当年北汽和克莱斯勒合作生产的切诺基的前身,而侯晓明的那辆则是“当年北京吉普和克莱斯勒合作进的两辆样车之一”。

不止于收与藏

侯晓明对阿尔法·罗密欧的痴情我早有耳闻,不过这一品牌在他收藏中所占据的比重仍然让我小小地吃了一惊。“最好的汽车设计还是意大利设计。日系车就是一个工具,德系车太过严谨,英国车这两年有所突破,此前也是偏于保守。只有意大利车,在汽车的工业设计中加入了很多人性化元素,加入了很多激情。“侯晓明的阿尔法军团包括1辆75、2辆155、3辆156和1辆Spyder,国内无出其右。

收车的过程就是乐趣所在,但其中也是五味杂陈。有时候中午接到一个电话,得到一个信息,当天就会飞过去看车。有时候得知有一辆自己苦苦寻觅的车,很是兴奋,可看到实车,已是破败不堪,又会异常失落。好不容易找到一辆中意的车,再与原主谈价钱,而运回北京常常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你在画面中看到的那辆路虎1系,侯晓明是在缅甸找到的,这辆车被开着通过边境口岸,然后再装车运回北京。买车花了十几万元,运车又是十几万。然后,就到了侯晓明所说的“最享受的时刻”。

我相信侯晓明在享受的彼时和诉说的此刻都是真心诚意的,但我仍然对他的这一说法表示怀疑。最享受的时刻,不应该是驾驶着自己收藏的老爷车重新上路的时候吗?在几个月前上海汽车博物馆主办的一次老爷车研讨会上,有关老爷车收藏的两派意见发生了温和的交锋:一方认为老爷车应该像博物馆里的其他藏品那样,被保护起来,作为历史的见证;另一方则认为老爷车固然需要保护,但绝大多数老爷车必须驶上公路,保持应有的活力。尽管没有在现场发言,但侯晓明无疑是后面一种观点的支持者。

 

他也是真正的践行者。早在2002年,侯晓明就和朋友一起成立了汽车文化公司,推广老爷车文化。2009年,侯晓明主持运作的中国老式车辆联盟正式成立,这是国际老车车辆联盟(FIVA)官方授权的中国会员机构。通过在中国老式车辆联盟注册会员、登记车辆(需要通过车辆鉴定程序),中国的老爷车主就可以在FIVA的官方网站上看到自己的车,世界范围内的老爷车爱好者也可以在那里看到他的车。这意味着,他可以报名参加FIVA在全球范围内组织的各种老爷车活动;如果他想要转让自己的老爷车,也可能实现更高一些的成交价。

 

然而,有一件事FIVA帮不了你——那就是把你的老爷车开上中国的道路。严厉的法律限制让老爷车上路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也成为阻碍中国老爷车发展的最大瓶颈。为了打破这种困境,2011年,中国老式车辆联盟创办了世界老式汽车中国公开赛。当年的第一届比赛命运多桀,原定的比赛就快开始了,从海外运来参赛的车辆却被扣在了海关。通过某些中国式处理方法,车辆才得以通关。最终,32辆车参加了从北京到上海的拉力赛,其中23辆来自海外,9辆来自国内。最让侯晓明印象深刻的一辆车,是一个澳大利亚人开的一辆1921年的车,这辆由车主的爷爷传下来的车曾经跑遍了整个澳洲和大半个欧洲,参赛时已是锈迹斑斑。

不止于收与藏

2012年的第二届比赛侯晓明组织起来已是轻车熟路。46辆车报名,实际参赛34辆车,其中22辆来自海外,12辆来自国内。大众集团组织旗下几大品牌参赛,以及沿途经过的几个城市表现出的浓厚兴趣,让侯晓明闻到了这项活动的商机和长期持续发展的生机。不过侯晓明坦言,2012年大众集团没有提供财务上的赞助。这次比赛最让侯晓明感到遗憾的,是报名参赛的一辆布加迪T35最终无缘比赛。“德国人做事太严谨了。这辆车在被完全修复后,必须通过1600公里的道路测试,才能来中国参赛。结果,它在测试中挂了。不过,今年它可能会来。”

侯晓明透露,包括大众和奔驰在内,更多汽车公司将组队参加今年的老爷车拉力赛。他毫不讳言其中蕴含的商业机会。毕竟,所有的文化推广活动,如果没有成熟、可靠的商业模式的支持,注定无法长久。这也是国际通行的模式。最让侯晓明醉心的老爷车比赛是意大利的Mille Miglia 1000英里拉力赛。这位干练而儒雅的中年男人希望中国老爷车拉力赛可以很好地活下来,然后在不久的将来开辟出一条更具挑战性的西部路线。

“难啊!”在我关上录音笔、结束采访时,侯晓明感叹道。在今年的两会上,侯晓明的朋友连续第5年提交了有关“老爷车如何在中国道路上行驶“的提案。他们在提案中设计了极为严格的行驶条件,希望可以为老爷车在中国合法上路打开一道口子。我们都知道这事不易,但正如那句最近颇为流行的电影台词说的:“唯有你愿意去相信,才能得到你想相信的。”

侯晓明(北京)

汽车模型收藏家,老爷车收藏家。组建中国老式车辆联盟,主持创办世界老式汽车中国公开赛。当代中国推广老爷车文化的旗帜性人物之一。

精彩推荐

www.adulttorrent.org/details/monthly_publication_maya_kawamura_091616_013_

gtx1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