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世 被水晶气泡包围的精灵

BY 褚丽莉

苏黎世人生活在一个透明的气泡里,溜进去的外来元素也会被瞬间融进它的色彩,而生活在这个泡泡里的人们,就像从森林里接过土地灵气的小精灵,刚刚来到这个有些纸醉金迷的世界,不无好奇而热情地观察和拥抱它。

大多数时候,说苏黎世是个无须亲身前往也能加以描述的城市并不夸张。它是银行家和政客心目中的欧洲金融中心,是中年白领蜂拥而至的滑雪度假胜 地,是对中产阶级的富足平稳生活绝望了的颓废青年追寻达达主义发源地的起点,是厌倦了北欧高税收制度和南欧债务危机的企业大亨们趋之若鹜的避税天堂。而对 我瑞士朋友A的那在一年四季纯白山谷风景里生活了一辈子的奶奶来说,连续数十载名列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和最安全的苏黎世,则是一个交通拥挤、环境污染严重 的大都市。其实更多时候,没有了这些略显武断的概括,出差在外的旅人只是在这里短暂停留,买些名表和巧克力去讨好家中妻儿,看那航站楼免税店的门庭若市便 可得知。

一个11月的末尾,我在到达苏黎世的第二个清晨,轻轻推开朋友艾德和他姐姐娜塔莉的郊区公寓阁楼书房门,听见瑞士民谣女歌手Sophie Hunger略带神秘的吟唱从楼梯上缓缓流淌下来,一如远处晨雾慢慢散开去后,那些闪耀得有些刺眼的山顶积雪。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此音此象成了苏黎世和苏黎 世人在我心中最好的概括—坚强、低调和沉静的外表下那些可爱和执着追寻的内心。

坚守战时和平阵地的人们

穿过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主教学楼和Leonhardstrasse隧道,从大学西面空旷的白沙铺就的天台Polyterasse上眺望,闪闪发光的青铜塔 顶们刺破乳白浓雾笼罩的城区指向天空。顺着Neumarkt路下到河边,穿过Rathausbrücke到达西岸,向北便进入著名的Lindenhof绿 地公园。离公园约百米外的河畔台阶上,有一个颇具规模的支持伊朗境内库尔德民主运动的集会。我仅能从穿插其中的中东脸孔和简单的白底黑字标语上的德文分辨 出那些抗议内容是有关触目惊心的屠杀,除此之外,那些衣着讲究的披着旗帜的青年、演讲者优美的语气起伏、旁边的小木屋里脸色红扑扑的烤栗老人、在风中默然 而赞许的注视,说实在的,与其说是支持民主反对暴力的抗议示威,倒不如说更像是个社区级别的诗歌朗读会。

可如果这番景象让你形成了苏黎世一贯超然物外的定论,那可是大错特错了。其实,时光若是倒退一个世纪,或是仅仅在Neumarkt路的尽头取道向南,所见 所闻就完全是另一番韵味了。只要花点耐心去探索那些肃穆凝重、颇有战前德国城市遗风的街道,也许你会偶然经过伏尔泰酒馆(Cabaret Voltaire)。1916年2月,雨果·巴尔和他的好友艾米·翰宁斯来到欧洲大陆上几乎唯一幸免于战火的瑞士,他们在苏黎世略显拥挤的 Spiegelgasse小道上建立起这家小酒馆,并无人预见到这就是日后震动欧洲的达达主义的发源地。在随后的年月里,欧洲各地的前卫艺术家或被迫或慕 名前来这里,读诗、表演、放映电影。他们的作品在一战的背景下几乎无一例外被悲愤地染上了敌视中产阶级的虚无主义色彩,残酷和绝望的表达使得艺术活动现场不止一次失控。

这个城市从不曾用心辨别过那些历史里的纷扰和仇恨。它的红瓦灰墙,薄雾雪景,还有那些天生充满好奇、却对被净化过的苦难有着独特理解力的瑞士人们,也许从一开始,就只是想在这个透明的水晶泡泡里,做一个场地提供者和见证者吧。

在地铁上问候政要

几年之前在非洲小住时,我的房东K是一位肯尼亚籍的成功跨国商人,他给我讲起一段旅行中的奇遇。2006年夏天,K在从芬兰回肯尼亚的途中在苏黎世机场转机,凌晨寂静的机场咖啡馆里,除了他之外只有斜对面一个蜷在沙发里的白人中年男子。这位教养良好举止优雅的男子主动过来和K打招呼,他谦逊地向K介绍说, 他在联合国一个不起眼的以体育运动来支持国际和平和地区发展的部门做一名咨询顾问。K由衷地赞叹道,“那可真了不起,你一直都是做这方面的工作吗?”男人答,“没有,之前我做过两届瑞士联邦总统。”K明白了他是曾两任瑞士总统的阿道夫·奥奇,顿时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知为何冒出一句,“那,做总统感觉怎么样?”奥奇想了想,诚实地回答道,“跟普通政府工作差不多吧,跟大家一样坐有轨电车上下班,处理办公琐事,还是现在的工作更有趣些呢。”

我把这个故事告诉艾德和娜塔莉,伴随着反复表达的难以置信。艾德无不幽默地地反问我道:“不坐公共交通工具??那你让他怎么上下班呢?事实上在苏黎世这样的城市,上下班很容易就碰到昨晚出现在电视节目里的某位政治人物或者经济决策者,你大可以走上去跟他握握手,然后说,“你的眼睛看上去又肿又困,今天工作 一定很忙吧?”

捍卫选择生活的权利

苏黎世最震撼我的地方,是一群热情有礼的朋友—他们中有主修心理的大学生、滑雪板商店店员、投资银 行分析师、残疾音乐学校的助教??纷繁多样如同地球上任何一个朋友圈一样,略有不同的是,他们的学业和职业几乎完全不受经济和家庭的压力,而完完全全来自 于个人兴趣和选择。刚刚在英国完成了艺术史专业的瑞士男孩伊夫,在苏黎世的酒吧区附近开了一家名叫Sinka & Weiss的画廊,签约展出一些他在世界各地发现的默默无名却充满灵性的艺术家的作品。伊夫跟我解释,在这里,受生计所迫去选择高薪重压的工作从而放弃兴趣和梦想,是件有点难以理解的事情—因为,反正收入都差不多,花销也差不多,为什么不做些自己喜欢的呢?

而这些被捍卫的选择生活的权利,反而让他们常常对于这个世界抱有惊人的广泛兴趣。主修心理学的艾德,古典音乐和现代艺术造诣惊人;滑雪板店员蒂莫更是一位想法新奇的概念摄影师;就连那个思维跳跃得时常断点的吉他手佩兹,也已经在欧洲的好几场滑雪板比赛里摘取奖牌??

也许真应该在这个城市好好度过些时日,放下那些界限,在凌晨四点的Zürichsee湖畔跟朋友们喝一瓶啤酒,哼一首民谣,随着电子乐轻轻摇摆起身体,容我们在这个世界应接不暇的变化到来之前,把自己先想个明白。

苏黎世出行建议

火车:若从欧洲大陆各国去往苏黎世,火车一年四季都是非常方便的选择:欧洲火车有通票可供选择,若提前订购更可以享受大幅优惠。

汽车:他国驾驶执照通常需要国际证明,请详细咨询本国机动车驾驶执照发证机关。若持有美国驾照,通常在欧洲可以使用6个月。

飞机:如果你靠近法国巴黎,西班牙巴塞罗那或者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你可以选择 Vueling廉价航空公司直飞苏黎世。

货币:瑞士使用瑞士法郎, 瑞士的机场,火车站以及商场里随处可见ATM,很多上面也有自动兑换货币功能,并且汇率稳定。

电车:在苏黎世游览还可以选择乘坐电车,可在自动售票机上购买24小时或72小时通票。

精彩推荐

В интеренете нашел интересный web-сайт про направление http://proffitness.com.ua/.
www.webterra.com.ua

www.adulttorrent.org/details/keumgay_enzo_aka_mma_french_fighter_sylvain_potard_hcg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