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陆 挪威仙境般的森林

BY 褚丽莉

仙境般的森林

无论是披头士还是村上春树,都让我对挪威的森林有无限遐想。正好有个机会,没想太多便选择了开车前往。

奥斯陆是一座被森林包裹的城市,挪威人去森林,就像我们周末去公园。人们到森林里散步,到森林深处去钓鱼、采蘑菇或爬山。森林深处往往建有小木屋,门口会有一个信箱,过夜的人把钱投入信箱就可以住下,离开的时候,人们都会把房间打扫干净,再放上一束野花。

开着车,沿着S型公路,常能看到小兔子或者驯鹿,大摇大摆地漫步。远方如童话般的小房子无疑为这里点缀着最跳跃的色彩,还能看到面孔红红的小孩 子,站在公路旁羞涩地微笑。山间的森林还刚让你觉得绿的浓酽,一转弯,已被海水映衬得那般透明。等到乌云被阳光撕开一线,到处又成了红色,不见一点绿的痕 迹。而你还来不及细细品味,汽车已在蜿蜒的山路间又转了一个弯,换成瀑布迎面扑来,撕扯这片绿意了。

这个如同仙境一般的地方,让我终于了解了在披头士乐队的那首《挪威的森林》里,神秘女孩拥有的是怎样一片大得让人迷路的森林,让人反复感叹。

享受上帝的假期

星期天整个挪威都睡去了,仿佛只有在这里,体现着上帝创造星期天的全部深意:劳累后的休憩,扰嚷后的宁静。鸽子在教堂尖顶上睡了,白毛的小狗在 壁炉前的地毯上睡了,琳琅的商品在玻璃橱窗后面睡了,无数的鞋子在各家的玄关里睡了,只有叮叮当当的电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懒洋洋地驶过。我这个异乡客在 空荡荡的街道等待对面的绿灯亮起,然后安心地穿越几世纪前的青石铺成的花纹繁复的马路。

奥斯陆算是我见过最低调的首都,实在让人无法与全球最高昂的物价联系在一起。市区很小,街道狭窄而整洁,整座城市看不见任何高大华丽的现代建 筑,只有市中心的高楼大厦伸着懒腰,玻璃幕墙炫耀地迎向阳光。周末的狂欢已经过去,广场上空空落落的桌子零散地遗弃在喷水池四周。我在头脑里描绘前一夜的 喧闹,啤酒沸腾的白沫,玻璃碎片。闭上眼再睁开,树梢上闪着淡金色阳光,灰色的鸽子从脚边安然踱过。

有生命的公园

来到奥斯陆,非去不可的就是威吉朗雕塑公园。

如果有一个雕塑家,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去雕塑自己的作品,而所有的作品竟只有一个意义,他会被人嘲笑吗?至少在挪威没有。他的作品被恭恭敬敬地收藏,并且为它们建立了专门的公园。

一进入公园大门,看到的就是著名的“生命之桥”,一座石桥跨越清澈见底的河流,水草柔柔地在水底招摇。桥的两边护栏上是无数黝黑的铜像。男人, 女人,粗壮,丰满,形态各异的裸像。接着就是由192 座雕像和650 个浮雕组成的“生命之泉”、“生命之柱”、“生命之轮”这4 个他固守一生的主题,是生命与轮回。

生活,家庭,爱,恨,丈夫亲吻妻子,母亲抱着儿子,仰天长叹的勇士,四肢胶着的情人,一代代的轮回往复,一幕幕的贪嗔痴怨,一出出鲜活的断面, 青铜,大理石和铸铁的皮肤下压抑着贲张的力量。其中最吸引人的是一个小男孩的雕塑,只见他双拳紧握,单脚站立,面部肌肉抽搐,嘴巴大张着,像是在怒吼,似 乎每个细胞都透露着愤怒。据说,这个题为“愤怒的小男孩”的作品是整个雕塑公园中唯一的一件由维吉兰亲自设计和雕刻,花了接近30 年的时间才完成的雕塑。而远处,仍然是河水映着宝石蓝的天,人行道上覆盖着黄叶,黑色卷毛的小狗轻捷无声地从面前跑过,异乎寻常的不真实

我在头脑里描绘前一夜的喧闹,啤酒沸腾的白沫,玻璃碎片闭上眼再睁开,树梢上闪着淡金色阳光,灰色的鸽子从脚边安然踱过。

精彩推荐

adulttorrent.org/

грузоперевозки кие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