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特辑 | 山地速降:秒杀最强悍越野车

我们几乎每个人都骑过自行车,在我们这代人包括父辈们的那个时代,探索世界往往都始于自行车的车轮之上。最先是在院子里,接着到附近街区,有些人始终保持着“两点一线”,也有些人则骑着车走遍了全国,甚至还骑到了国外,去环游世界。

 

 

今天,当我们环顾四周,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马路上的自行车变得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冒着尾气的机动车以及快速乱窜的电瓶车。身娇肉贵的城市人和越来越脏的空气让今天的你我都逐渐远离了自行车。

然而,总有一些人在默默地坚持着。上海西北,常熟虞山,这座海拔不过263米的小山,每到周末清晨,山脚下总是聚集着一批头戴头盔,身着护甲的人,一旁的皮卡车上则整齐地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山地车。这里只是他们固定的集合点,而非起点,他们真正的起点,在山顶。

这些车并非普通的山地自行车,这些人也不是一般的骑行者。这也许是自行车运动中最刺激同时也是最具观赏性的项目——山地速降Down Hill(简称DH)。骑着自行车沿着斜坡飞驰而下的爽快你一定感受过,而山地速降则是进一步将这种体验发挥到了极致。山地速降是山地车玩法中的一个分支,是最刺激、最惊险的终极极限运动,在欧美国家盛行已久。

人称“老郑”的郑平雄是华东速降圈子中的大哥级人物,从接触山地车运动至今,已经有11个年头了。来自宝岛台湾的老郑曾经是一位拉力车手,退役之后开始慢慢接触自行车运动,从一开始的越野自行车到全山地形车,最后才正式爱上了速降这项运动,因为在老郑看来,速降是集合了力量、速度与敏锐为一身的运动,甚至与之前所从事的拉力赛事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越野自行车所比拼的是耐力,所以我们用山地车创办了最早的黄山到上海 430 公里挑战赛。规则很简单,必须在 24 小时内完成就算成功。全山地形车则是骑行爱好者征服大山所必备的,爱上骑行后,每年我们都会选择一些只有徒步者才去的路,去征服它也是征服自己。川西的诸多神山是我们的最爱,例如大家所熟悉的贡嘎神山与亚拉神山,我们都曾用一天攻顶,并在海拔3500-4000米间成功穿越,这些高海拔的骑行对身心意志都是非常强大的考验。”

但是与山地速降相比,这些似乎又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了,老郑接着告诉我说:“山地速降不同于上面两种车,他代表的代名词始终跟‘真爷们’挂钩。没接触 DH 之前无法法明白这项运动的体力消耗之大,远胜于其他车种。国外的速降赛道通常长度在2-3 公里间,海拔落差约500-600米,这样一段布满崎岖及各种大石头、树根的天然落差赛道,车手必需以时速30-50公里间,在3-5分钟内由上至下完成穿越,这是一种很大的挑战及很美妙的骑行体验。”

对于国内的爱好者而言,山地速降算是一项非常小众的运动,虽说国内没有比较完善的赛道,但透过这一群爱好者的努力,总能不断地在各山林间开辟出可以速降的各式越野赛道,例如今天我们所在的常熟虞山,就已经成为华东地区颇为出名的速降圣地了。

顺着虞山的盘山公路而上,老郑他们几乎每个周末都来“报道”的赛道就隐藏在路边的防火道之中。我们驾驶着路虎卫士而来,原计划是准备向已经成为绝唱的“三剑客”版《Top Gear》致敬(TG中曾多次演绎两轮vs.四轮的山地/雪地速降比拼),然而当我们看到眼前的赛道时,方知这样的对比在此刻已经不存在任何悬念。

 

并不是路虎卫士征服不了这条山路,事实上也有一些越野车爱好者挑战过这些崎岖的山路,然而无论是上山还是下山,越野车在这方寸空间里都只能谨小慎微般前进,遇到大的石头,甚至还得下车专门平整一下路面。

而山地速降就不同了,这里原本就是为他们而生的,他们在这里可以来去自如,那些在越野车看来难以逾越的山包,对他们来说却是绝佳的起跳板,一次次高高的跃起,落地,在转瞬之间掌控平衡,克服地心引力,完全凭借着敏捷的思维和肌肉记忆选择最合适的路线,也许每一个人,每一次走的路线都不会完全相同,但重要的是,他们每一次都会全力以赴,以最快速、最漂亮的姿态穿过整片树林,来到地面。

 

有人说,山地速降借助了地势自上而下的优势从而补足了动力和速度上的不足,车手可以全身心地掌控车子,享受超越障碍、飞驰而下的快感,这是那些依靠机械的力量制造出来的快感所无法比拟的。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在虞山的山道上,出现了很多年纪轻轻的速降车手。他们有的刚刚入门,速度仍然循序渐进之中;而更多的则是让老郑倍感“后浪”压力的小伙子们,他们体力好、有胆识、飞得高、速度也更快,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痴迷于此。从一个山包前加速、起跳、腾空、落地再到减速,整个过程也许只有几十秒,但为了反复练习一个动作,他们就得来来回回推着车子上山,体力的付出绝非那些平原上的项目可以相提并论的。

 

 

而且,山地速降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这项运动的速度与生俱来,老郑说,每次骑着DH飞奔而下时,伴随着肾上腺素的快速分泌,不管前方路况是什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除了快还是快!大脑只能潜意识地判断路况并以肢体做反应,来通过各种眼前的障碍,每一次都会获得不同的结果,而每一次的速度加快,都像是一次次的成功挑战自己。

DH的骑手挑战的永远都是自己,即便是摔车,也都下意识的立马再上车,这是这项运动会让人着魔的地方。山地速降能训练出人面对困难时依然保持头脑冷静与反应力,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是否依然会如同上一秒一样完好无损。

 

只要是挑战必然有成功与失败,但DH运动是容不得一丝丝的疏忽。你可以轻松骑行,也可以挑战自己的野蛮骑行,但只要一丝丝疏忽,都可能让你摔的人仰马翻。说到自己的伤痛史,老郑回忆起曾经经历的一次高速飞跃,落地之后来不及减速,付出的代价就是裂了两根肋骨,最终休养了3个月才能再战沙场,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速降车手帅气的一面,但背后付出的艰辛却未必有人知晓。

作为自行车运动的一个处于金字塔尖的分支,山地速降的门槛很高,乐趣也是最大的。一辆专为DH运动设计的山地车,入门级也需要两三万元,而像老郑这样的高级款式,价格已然达到八九万元。除此之外,从头至脚的护具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这是一项危险性极大的运动,置办完一身的装备,花费也在近万元之间。

挑战自我,在速度中汲取快感并锻炼意志;取悦他人,将风驰电掣般的人类极限运动之美展示在世人面前。这就是山地速降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我们很荣幸,就在我们身边,就有着一群敢于冒险的人。

精彩推荐

www.yarema.ua

https://yarema.ua

готовые шторы купить интернет магази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