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需要感谢出租车

BY 小柯

尽管滴滴越来越像空气渗透在城市的每一处,但如果允许,我都会尽可能站在街头,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这个世界需要感谢出租车

跟滴滴的安全没有关系,跟滴滴那些随意变动的计价也没有关系,跟近段时间里大家声讨滴滴的一切都没有关系。这更多是种本能,就跟我们买菜会到热闹的菜市场,而不会选择超市一样,那是脏脏的,但同时又让我们充满熟悉感的地方。

我觉得出租车是这座城市的光。他们跑遍城市的每一处,能够在最黑暗的深夜,让每个人以最快、最妥帖的方式回到熟悉的家。我们熟悉远远地观察那块提示空载的牌,熟悉地把手举起招扬,熟悉地跟司机东拉西扯。只有从出租车里,才能找到这种熟悉。就像只有被太阳晒在皮肤上,才会感到真切的温暖。

最近的时间里,他们最喜欢跟你讨论网约车这个话题。相比起两年前,滴滴专车狂扔补贴占据出租车市场时的失落,如今的他们更像是打了一场光荣的胜仗。“无的士,天都塌啊!”

昨天夜里我和朋友喝酒,喝下了几杯,已经是凌晨两点。各自拜别以后,我蜷缩着双臂,站在冷冽的风里,等待那辆打着空载提示灯的出租车。

在凌晨两点的时分,也只有飞驰的出租车愿意把我拯救。你哭也好,你笑也好,他们都不曾拒绝。大抵是你醉得微醺的时候,也只会跟你说一句:“老细,无呕系部车度喔。“又许目的地过分偏僻的时候,说一句:“老细,回程无客,加多少少得唔得啊?”

这个世界,始终对你敞开怀抱的,只有出租车。

这个世界需要感谢出租车

虔诚的祈祷以后,我等来了那辆拯救我的出租车。麻溜地钻进了后排,"师傅,唔该机场路","甘夜去机场路,去'玩'啊?"这样的对话,并非第一次。

也许大家眼里的机场路,只是一个永远拥堵的地方。但在出租车司机的眼里,这是那些喝得大醉的人当天最好的归宿。对这座城市只存在于阴暗角落的信息,他们最清楚不过。

所以我们的谈话由机场路开始展开,尔后是东山口,再之后是江南西,甚至是惠州的淡水。出租车司机好像什么都知道,你上了他的车,就能够获得你希望知晓的一切。

他们从不会拒绝你,他们的内心也不会。任何的话题,你都可以展开。针对每一个话题,他们又都能绘声绘色地以亲身的见闻去佐证他们的观点。

我曾经和出租车司机聊起政治的话题,他信手便沾来他拉过的某位神秘客人说过的话。再过不久,那个600元在珠江帝景租130平的人物便匆匆上了全国新闻。

我想,天之所以塌,不在于大家挤不上早高峰的巴士,而在于大家无法再从出租车司机口中听到那些带有温度的趣事。

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如果这个城市没有出租车将会变成怎样?那我想当晚我应该打开摩拜APP,扫一辆摩拜自行车,然后顶着刺骨的寒风,踉踉跄跄地骑回家。又或者,我只能随便找一家酒店,睡着那张叫人不踏实的床,奇怪地盼望着天色发亮。不需要多想,就足够让人气馁。

最美好的事情是回家,回家最方便的捷径是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迅速地钻入后排。你可以安静地看着窗外的一切,也可以隔着不锈钢护栏跟出租车司机掰扯你感兴趣的一切。出租车之于我,好像是鲁滨逊期待意外经过的货船。没有了,家便变得异常遥远。

只要他们发现你,他们便会前来营救,且从来不会拒绝。

这个世界需要感谢出租车

有人说,出租车承载着一座城市的冷暖,人心可以从出租车上感知。我觉得这话不假,我听着出租车司机说别人的故事,也分享着我自身的故事。最终我的故事又再经过他们的嘴巴,再次流传且增添上一层新的意义。

如果坐在后排的是一个因为失恋而嚎啕大哭的人,那这份悲伤也会留存在车厢当中,由出租车司机感染着下一个上车的人。好像是接力,不断地弥漫、传递,成为了这个城市的底色。

我唯一一次在出租车上落泪,大概是将近3年以前。如今看来,无非也就是些情情爱爱的抑郁。估计是我强忍泪水的模样过于狰狞,那个上了岁数的出租车司机扭头对我说:“后生仔,想喊咪喊罗,阿叔我以前又咪甘。”随后,一把将收音机的音量旋钮扭至最大。播的是刘思涵的《走在冷风中》,我记得那个歌词唱的: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

于是,这辆满载悲伤的出租车在东风路上飞驰。没有人知道这辆出租车为何开的这般快;没有人知道出租车里头的人结束了一段颇久的感情;更没有人知道,出租车里头,播的是《走在冷风中》。出租车里,大家都彼此宽慰。

也许那天我是唯一一个在后排里哭的人,又或许不是。但无论如何,当那个出租车司机跟下个乘客聊起的时候,也只会说:“岩有个客,喊到稀里哗啦。”

所以,当你藏不住的情绪在车厢里倾泻而出,不需要有体面的顾虑。置于那样的语境之下,出租车里,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安全。那个出租车司机,也比任何一个人更体谅你。

这个世界需要感谢出租车

“靓仔,机场路边度放低你?”“过人行天桥停低就好。”直到付钱的最后一刻,我也没看清这个坐在我前面,把广州洗浴中心给我普及了一遍的出租车司机的脸。

我们隔着一扇不锈钢护栏,护栏很疏,疏的足够让我们交流着所有可以交流的。也大概正是这种微妙的关系,促使出租车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方天地。

能在凌晨刺骨冰冷的街头上等来一辆出租车,真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情。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