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BY 衣柜

前两天看到一条新闻,说是在国内路上拍到了车和家的SEV实车,距李想宣布放弃SEV项目5个月后,这台“四蹦子”似乎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虽然我认为可能性不大,说是拉回来放进李想自家的博物馆以示纪念还比较有可能。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图片来自58车

 

SEV的最初设想是模仿雷诺Twizy在欧洲的分时租赁模式。虽然低速电动车在国内处于灰色地带,但国内销量最高的纯电动车正是这些老头乐。李想估摸着先把车子养肥造好,待国内的低速电动车政策法规落实,直接一波流带走市场份额。

结果如大家所见,由于政策迟迟没有落实的迹象,SEV胎死腹中。马死落地行,车和家与滴滴出行达成战略合作,宣称要“为共享出行场景定制生产智能电动车”。

所以现在车和家官网挂着的是这个——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关于这盘棋有太多东西可以分析,但始终不变的一点是,李想是铁了心要做共享电动车。

我本人对李想是没有任何意见的,甚至对他有感激之情。没有他创办汽车之家,我们这些所谓的汽车自媒体想找个配置表写写“云试驾”都难。唯独共享电动车这种狗屁东西,包我一年伙食费我都叫不出“真香”。

从使用者角度来说,共享电动车APP显示可用里程60公里,实车显示40公里,开20公里就趴窝是常有的事,比那些在星巴克打坐的女朋友还难伺候。

我人轻言微,不妨听听车圈大佬们怎么说: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即便有些车评人怼得不亦乐乎,但是对于目前的电动车状况,大家还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

 

再者,这些共享电动车还挺败家。以深圳的pony car为例,租一台5座电动车,在最便宜的时段,完全不塞车的情况下,半小时开30公里,费用都要59块1毛,同样情况我在广州打的也就70块。省下这10块9毛钱的代价是你得找两趟停车场以及本来用来交房租的钱得用来付租车押金。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饱含个人色彩地说,这和公路垃圾没什么区别。

问题在于,垃圾恶心的不是自己,是别人。我试过在广州大道用一个小时才蠕动了不到两公里,原因是一台电动车没电停在路中间了,人去车空,租车人早就拍拍屁股不知到哪个棋牌室斗地主去了。

对共享电动车的不良印象导致我每次驶过他们都会看看是什么人在开,最后总结出一种人群——刚拿驾照的愣头青。变道不看后视镜,走错了就停在路中间,占着超车道龟速行驶,一不小心开进收费站ETC专用道直接堵到便秘。用我爹路怒症发作时的话来说就是:

“睇条7头个样就知唔识开车啦。”

电动车补贴不再像前几年那么好骗,除去大城市一牌难求,被逼良为娼不得不买电动车的那群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丢去做共享租赁。

车是刚需,电动车从来不是。

企业家的思维我懂,创造需求,你不需要不要紧,我可以让你需要。

创造需求最成功的案例莫过于iPhone。当年亿万人还满足地沉浸在诺基亚塞班系统的时候,乔布斯突然跳出来,指着每个人的鼻子说,你们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我来告诉你。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截然不同的是,造车新势力的老板们,没人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们知道电动车这玩意,不一定是好的,但一定是赚钱的。

这和我以往提过的一个观点有很大关系:我们只是把别人的知识运用得好。

乔布斯能成功创造需求,因为他本人就是技术创造者。电动车的硬核问题在于电池,显然中国是没技术解决这个问题的。

运用建立在创造之上,一切的问题,追溯根本,都是知识问题。

然而可悲的是,我们关心的都是钱的问题。

总有一天,你会觉得生活过得越来越不明白,不知为何而忙碌,好像有什么大事想关心的时候,又被适时出现的明星八卦盖住了双眼,能吃能喝能睡,然后不知不觉坐上了一台共享电动车,人生就这样开到没电,然后趴窝。

网传车和家SEV要复活,我求神拜佛这是谣言

庆幸我血液里流淌的是汽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