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BY CHRIS CHILTON,

老旧的木凳上摆放着一整桶的字母,数月的辛劳灌注其中。这些字母构成了DB11、 Vantage以及Volante等车型尾部的“Aston Martin”标志。每一个字母都是在螺旋压力机上手工冲压制成。这些螺旋压力机外形古朴,其历史似乎比Lionel Martin与Robert Bamford联合创立的阿斯顿·马丁公司还要悠久。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这里当然不是阿斯顿·马丁最新的盖顿工厂 ,也不是公司底蕴深厚的纽波特帕格内尔工厂。这里是沃顿公司(Vaughtons)。它位于英国第二大城市伯明翰历史悠久的飞地——伯明翰珠宝展区,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全世界最顶级的发动机舱盖装饰件制造商。

诚然,许多豪华汽车品牌在多年前就已经将徽标材质从金属换成了塑料,但珍贵的金属徽标并未因此而黯然失色。举例来说,布加迪就以其尽量避免使用塑料元件而自傲。同样地,无论是Vantage还是新款Vanquish,所有阿斯顿·马丁汽车上使用的都是由沃顿生产的金属徽标,货真价实。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沃顿公司成立于1819年,当时,奔驰创始人Carl Benz尚未降生,更不用说发明专利汽车了。创立伊始,沃顿公司对自己的定位是:“纽扣制造商、徽章制造商以及铸币厂”。到20世纪初,得益于创始人后代霍华德·沃顿(Howard Vaughton)作为足球明星的巨大影响力,沃顿公司开始拿到一些重要的订单,包括1908年伦敦奥林匹克运动会及足总杯奖牌的铸造。该公司至今仍然在生产足球奖牌和市长勋章,并为富甲一方的中东皇室制作珠宝。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工厂内,时间似乎没有带来多少改变。古老的手压机排列整齐,其翠绿的外漆因经年累月的使用而出现磨损。手压机后面是高垒的各种磨具,仿佛多年无人使用。这里嘈杂、脏乱,而又辉煌。

“我过去不敢把客户带到这里来,”主管尼克·霍比斯(Nick Hobbis)说道,他父亲几年前开始逐渐退居幕后,现在公司基本上是他在进行管理。“我访问了阿斯顿·马丁的盖顿工厂 ,一度认为我们无法同它竞争。但他们喜欢沃顿。他们喜欢这里的传统观念。”

徽标一直是沃顿的传统业务。楼上货架中存放的手切磨具是沃顿与杰森汽车、莲花汽车之间合作的产物。时间倒回到一个世纪以前,沃顿还曾经是劳斯莱斯的徽标供应商。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霍比斯是最新的掌舵人——衣袖难以遮盖他身上花哨的纹身,作为一名骨灰级车迷,每次用他那轻快的伯明翰口音谈论汽车时,他都会睁大眼睛,将自己对汽车的热情显露无疑。你可以将他想象成高智商版的奥兹·奥斯朋(Ozzy Osbourne,英国摇滚歌手)。

沃顿公司正与捷豹和路虎的改装厂Overfinch合作,与迈凯伦的合约也在洽谈之中。

不过现在,阿斯顿·马丁是主要客户。沃顿每周生产2000个零件,其中最光彩夺目的当属带飞翼的发动机舱盖装饰件。这些徽标在加工之前都是一条条的橘红色金属。沃顿曾经为定制汽车制作过18k金的徽标,也曾为8款特别版的Vantage汽车制作过标示纯度的银质徽标,以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喷火式战斗机的80周年纪念日,但常规徽标的生产主要使用的还是更加质朴的铜合金。经过粗略剪裁后,每一片毛坯会在压床上冲压两次,形成清晰的形状。

但这还不够。经过两次击打后,由于金属硬化,再次冲压将不能提升其清晰度。因此,会对毛坯进行退火,直至1700华氏度(927摄氏度)的高温,使其足够软化,以便再次使用压床进行加工。沃顿的大部分工作都使用精心制作的手切磨具完成,但所有的汽车部件都会使用计算机辅助绘图,而磨具则由附近另一家公司进行数控加工。这是汽车行业客户的精度要求所决定的。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在多次加热和冲压过程中,毛刺,或者说多余的材料会被去除,毛坯被送到另一个车间进行加工。这是一栋新近翻修过的建筑,其裸露的砖墙结构和浓重的工业风格使它看上去更像一个休闲场所,仿佛会有嬉皮士前来光顾,品鉴时尚咖啡,并将它们发布到自己的Instagram一般。然而,这里是8名女性的工作地点——其中4名是来自同一家族的3代人。她们的手比外科医生更稳,正是这些手为徽标涂上了第一层瓷漆(总共两层),为它们赋予了艳的色彩。为什么都是女性?“因为她们更有耐心!”霍比斯笑道。

像Sue Moore那样上釉确实是在使用玻璃作画,将釉质着色到徽标的43个细节之上。正常情况下,这已经足够困难了;为阿斯顿·马丁参加2016年世界耐力锦标赛的赛车而制作的9种徽标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每一种徽标展示不同国家的国旗。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之后,霍比斯向我们展示了一系列梦幻般的徽标,来证明概念是可以实现的。一个壮观的巴洛克风格项目需要使用2000片珍珠母。另一个徽标则使用了与限量版AMR汽车制动钳相同的绿色。可以看出,霍比斯和他的团队十分热衷于展示沃顿的创造力,而不是坐等客户的指示,但阿斯顿·马丁的设计师对于徽标的保护力度是巨大的。

回到上釉车间,在进行所谓的砂带磨削(显露涂层空洞或凹陷的粗打磨工序)以前,徽标会被烘烤,使涂层硬化。下一步,是为徽标涂上第二层涂层。然后是进行精细抛光,抛光完毕后,整批徽标被送到第三个车间,进行电镀,为徽标提供最终的光泽,确保裸露的金属材质不会黯淡无光。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徽标被送到阿斯顿·马丁之前,会经过30道工序以及至多10名专家之手。最终的成品沉重而富有质感,细节令人惊叹。与那些塑料的车标相比,它们简直就如同闪着金光的俄罗斯彩蛋一般。

你不禁会想,有多少阿斯顿·马丁的车主能够意识到,在周末的早晨,使用沾满肥皂的毛巾擦洗爱车时,无论如何爱惜和谨慎,都会有大量倾注于徽标上的心血付诸东流。然而对沃顿而言,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这家公司在未来的几百年里,可能依然会使用现在所用的方法,去冲压和涂绘金属。

如何打造一枚荣誉勋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