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BY 赵东方 INX

虽然已经过去了快十年,可当迈尔斯·克利尔仔细审视Revs Institute的一楼时,他依然会感到本能的兴奋。

“每次我走进这里,我都会被深深地折服。但同时,我也会震惊于这些东西耗费了我多少物质和金钱,以及未来还将如何投入。可以想象,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此地保存的都是汽车领域的雷阿诺和梵高作品,距离我不到3米远就是一辆1962年的法拉利400 Superamerica,在荧光灯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这辆车只生产了46辆,而这辆曾经属于恩佐·法拉利本人。

楼上放着的,是第一辆赢得F1大奖赛的美国赛车: 1967年丹·戈尔尼的Eagle,也被人们称为有史以来最漂亮的方程式赛车。在它旁边的就是波比·昂瑟赢下1975年印地500冠军的约根森Eagle,还有许多阿尔法、宾利、布加迪。纽约时报曾将其称为“全美最好的赛车收藏”。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所有这些都属于70岁的克利尔,一个谜一样的人物。我们只知道:他是个优秀的艺术家、慈善家以及美国最富有的家庭之一的名门之后。他十分忌惮媒体的关注,以至于本人拒绝被拍摄。但更重要的是,RevsInstitute代表了他所背负的使命:宣扬汽车在人类历史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让汽车成为一种学术研究。

“汽车是20世纪最重要的科技制造,没有之一。”克利尔说,“是它塑造了我们今天的社会。汽车有如此大的功劳,值得被尊敬和研究。”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克利尔从2009年创立了Revs Institute以来,他和他的员工就不辞辛劳,把汽车收藏从一个爱好变成了一个职业。他们与斯坦福大学合作,对汽车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进行跨学科研究。 Revs Institute还拥有可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专业汽车图书馆和一个超过1100平米的工作间,用来进行高水准的汽车修复和创新性的古董车保养工作。

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或许有一天会使内燃机,甚至是驾驶员,像马和马车一样灭绝。“在如今这个高科技的社会,改变是你无法避免的,”克利尔说,“真正的问题在于,人们在未来还会不会想要与一个类似于汽车的东西产生交互。”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这种不确定在Revs Institute的展厅里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

克利尔拥有115辆车,收藏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它们被精心整理并分别放置在一栋为应对佛罗里达最强的飓风而加固过的建筑物内。“在我看来,这里的车都代表了杰出技术造诣和设计美学,它们改变了世界对于汽车的看法。”克利尔说到。

一楼放的主要是跑车,其中有一整侧是专门留给保时捷的,还有一些车,曾经属于20世纪汽车先驱,同时也是克利尔家族的好友布里格斯·康宁汉姆。这一层还放有1937年的德拉哈耶,车身由法国的Figoni and Filaschi打造,是史上最漂亮的公路车之一。

大部分赛车收藏被放在了二楼,其中包括了两辆福特GT40,有一辆还是全球第一辆海湾石油公司涂装的车。还有1948年的法拉利Tipo 166,它是法拉利第一辆赢得重要比赛的车,同时也是第一辆进口到美国的法拉利,山姆·克利尔就是在驾驶这辆车时不幸车祸身亡。要说这里的头牌,那就要数这辆参加了1939年大奖赛的梅赛德斯奔驰W154银箭了,它参加比赛的那天, 1939年9月3日,正是英法向德国宣战的日子。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看到这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克利尔认为这些车是如此的伟大,它们象征着汽车史上那些最具颠覆性的想法,代表了汽车史上那些最重要的时刻。“如果内燃机和驾驶者这些汽车技术终究有一天会消失,”克利尔说,“那从历史角度来说,我收藏的这些东西会显得非常非常重要。”

因此,他在2014年将Revs Institute向公众开放。为了履行其“汽车学习和研究的首选目的地”的宗旨,它每周都会作为博物馆和科研图书馆开放三天。克利尔认为,将汽车的重要性传播出去的最好方式就是推崇汽车。“你在教导人们汽车重要性的时候,需要让人们看得见,”他说,“要教导、刺激、吸引和诱惑人们来为此着迷。”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研究所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车辆维护。Collier和他的员工会定期为收藏家们举办研讨会,向大家宣传如何成为更好的养车人、如何选择入手车型、如何确定车辆是否需要翻新等等。老爷车的保养既不容易也不便宜。举个例子, Revs Institute的技术人员会定期“锻炼”一下车辆。“我们要保持一切都能正常运转,”研究所的副总裁斯科特·乔治说,“这里有风冷的车,水冷的车,还有液压制动等等。所有的这些系统都需要正常运转。”克利尔的收藏中的大多数车辆都能在公路、拉力赛道或私人赛道上施展拳脚。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参观Revs Institute的工作室就好像是走进了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克利尔的很多车都被修复如初,对细节一丝不苟,而其他车则保留了多年使用留下的岁月痕迹。正是车身上的凹痕和磕碰,展现了一辆车的毕生经历,以及和你的多年相伴。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他们还有一个目标,就是吸引年轻一代的注意力。斯坦福大学的Revs Institute项目已提供诸如“评判历史意义:汽车和流动性创业”这样的课程,以及Open Garage Talk的系列演讲活动。多亏了研究所,斯坦福的学生们能有机会评价世界上最重要的老爷车展:圆石滩车展。

Revs Institute也会在车间和图书馆里雇佣实习生。归档是研究所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因为汽车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车辆本身,还包括周边的一些其他东西:照片、营销材料、商店手册等等,任何可能会让资深车迷感兴趣的东西都包含在内。在这些令人印象深刻又不拘一格的藏品中,有一份恩佐·法拉利签名的回忆录、一副20世纪20年代车内尚未有暖气时司机使用的熊毛手套、老式赛车的护目镜和奖杯、冠军赛车的原始蓝图、还有大量的期刊和其他出版物。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没有什么汽车收藏馆能像我们一样,在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和在车间的工作人员一样多。”乔治这样说。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向外传达克利尔的信息。“我最感兴趣的是这些东西身上的考古价值,”克利尔说,“考古学的本质是研究人类的行为是如何通过创造物品和科技而逐渐形成的。人们使用汽车和看待汽车的方式,车辆制造和维修的方式……所有的方面都对我来说至关重要。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要做的事情,成为一个精神领袖,帮助别人了解它们的含义,如何看待它们,还有如何照顾它们。有人需要站住来保护、敬仰和欣赏这些东西。”

为此,克利尔希望能够设立Revs Institute奖学金,以支持在该领域内的下一代思想者和看护者——工匠大师、历史学家等等。他有一个喜欢的想法,就是给汽车添上翅膀来改变世界。这一部分的收藏不再是关于划时代的科技与成就,更多的是关于汽车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对于这种热爱历史和老旧技术的人来说,在谈到汽车的未来时,克利尔绝非悲观主义或是愤世嫉俗。“我的观点是,汽车如此普及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们的驾驶欲望,它不会随着科技的变化而消失。”人们依旧会去他们想去的地方,去选择出行的时间,并选择与谁同行。“保险公司和政府或者是其他组织会怎样牵制我们的驾驶能力?”克利尔反问道,“没有陪审团在场,但我依然保持乐观。”

未来在他的眼中,自动驾驶技术将是一种选项,而不是常数。“(自动驾驶)可能会在某时某地被强制执行,比如说进出洛杉矶、旧金山、纽约或者波士顿。他们可能会规定只有自动驾驶的汽车才可以进入曼哈顿。这没问题,正常人谁会想开车进曼哈顿?”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克利尔承认,有一些他钟爱的老爷车可能会被法规禁止上路。“渐渐地,科技的进步将一些年龄过大或性能不足的车淘汰在外了,”他说,“这很难过,但这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你住在某个荒郊野岭。对于现代的日常交通而言,我认为上世纪60年代之后的车依旧宝刀未老。话虽这么说,如果有人想开一辆1912年的奔驰汽车上现在的公路,那一定是有自杀倾向。”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然而,克利尔并不觉得会有“幕后巨人”来剥夺我们驾驶汽车的能力。他的乐观甚至延伸到了电动汽车上。“0转速下就有百分百的扭矩!谁不爱这个?电力时代终于来临了!”他兴奋地说。不过这要等到电池的技术得到改善,电动汽车的成本更低,续航更远,并且可持续的电力获取得到解决。他的脸上泛起了顽皮的笑容。“当然,做专家有一点就是,你基本上注定是错的,”他说,“我对未来唯一确定的就是,它肯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Revs Institute:不止是博物馆

精彩推荐

www.aboutviagra.info

https://techno-centre.niko.ua

https://niko-centre.kiev.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