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 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BY 薛霓

今日份的“焦虑”,是武汉地铁7号线的一列测试列车翻车,是在杭州闹市发生的车祸。再回想过去的一个月,普吉岛沉船之后,又有疫苗危机,我们简直来不及悲伤;点开微博,每天都是交通事故,令人焦虑。

究竟是社会真的变得更危险了,还是社交媒体放大了公众的恐惧?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我们的确变得比以前(那个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更容易焦虑。而每当有天灾人祸发生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声音开始感叹保险的必要性,似乎这是唯一的自救法则。

但对于保险,人们的心情总是反反复复。之前网上有人抗议携程网强制“搭售”(买机票默认勾选买保险),很多网友就出来一顿痛骂携程缺德;过一阵子网上出了篇爆款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突然又人人感叹生病容易看病难,保险要赶紧买起来;然后太平盛世了一阵子,大家觉得大病和意外毕竟是少数情况,钱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最靠谱;过了几天出现了“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这样的新闻,就有人又开始琢磨保险了,不仅要买保险,还要去香港买。疫苗也要去香港打。

总之,我们时常在“不买保险也没事儿”和 “天有不测风云”之间徘徊。

我们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有位保险专家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分析,他觉得中国最有保险意识的人存在于社会的两端:最有钱的人和最穷的人。富人大概是因为爱财和怕死,他们害怕失去的东西更多,你看他们“保”什么就能反映出他们看重什么。贝克汉姆保腿、郎朗保手、莫文蔚保过头发。最近周立波在接受《局面》采访时,被问到去朋友家做客为什么不锁车,他的回答是:“我经常不锁车啊,反正所有东西都上过财险。”至于穷人的保险意识则更容易理解,他们大多从事体力劳动,很容易发生意外和疾病,而很多处在“社会底层”的人根本看不起病——去袁立微博里看看那些尘肺病人就知道了。

对于橄榄两头的人,做决定都相对容易些。而处在中间层的大多数,则会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所困扰,要么总是犹豫买不买,要么总是纠结买什么。保险毕竟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说白了买的只是一份合同,但你又要为此长期地支付一笔钱,左顾右盼思前想后实属正常现象。

对于那些死活都不买保险的人,一定有着诸如此类的心情:要是我今年没挂,岂不是上千块交的保费要亏了,明年后年继续不挂,岂不是要亏好几万块了……这种心态的一个前提是相信自己发生意外的几率并不高。就好比大部分买车的人可能买个交强险就完了,基本不会考虑需不需要加个盗抢险——“开车被抢被盗?我哪有那么倒霉!”

很多人刚买了车之后还惦记着给车上个玻璃险和划痕险,开了几年之后发现能让它们产生赔付的机会微乎其微,恨不得给车只留一个交强险就够了。至于大额的第三者险,“我看见那些豪车绕着走就行了,何必让保险公司挣我这笔钱呢?”

我们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我们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还有一种人,想买保险但是不知道该买哪种好,拖到最后随着年纪的增长保费越来越贵(每增加一岁,保费大约上涨3%),抱着“不划算”的心态索性就不买了。

我们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除了“穷人”、“富人”、“中产”——如果我们可以简单粗暴地如此划分,别忘了,这世界上还存在极少数的超级富豪,他们正以我们想象不到的技术手段在自己制造“保险”。据《纽约客》杂志报道,在一些私密的 Facebook 小组里聚集着一群富裕的“生存主义者”,他们在一起交流防毒面具、地堡的建造,以及地球上哪些地方不会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等宏大命题。《纽约客》采访到了其中一位富豪成员,他有一架时刻加满油的直升飞机,还有一个自带空气过滤系统的地堡。

在美国硅谷的超级富豪中,很多人都准备了枪、摩托车和金币这些东西。其中一位对《纽约客》记者说,自己“囤积房产”不仅是为了投资,也是为了可以有避难的地方。他家里的每个成员都有个逃生行李放在车库——“如果哪天爆发内战了,或者加州因一场大地震变得分崩离析,我们要做好准备才行。”

超级富豪们所担心的问题,是我们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们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近几年,生存主义已经逐渐渗透到主流文化之中。2012 年,Discovery国家地理频道推出了真人秀节目《末日准备者》(Doomsday Preppers),其中记录了各位参加者在为世界末日做准备的情况。节目在首集播出时就吸引了超过400万观众,到第一季结束时,它成为了该频道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节目。在节目播出之后,一项由国家地理组织的问卷调查显示,40% 的美国人都开始相信,储备物资或者建造防空洞会比养老保险更有投资价值。

LinkedIn 联合创始人、著名投资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回忆起有次他跟朋友说想去新西兰一趟。“哦,你是要去买『末日保险』吗?”这位朋友问他。霍夫曼后来发现,新西兰是人们购置末日避难所的胜地。很多美国人在暗地里会这样想,如果世界真的要完蛋,新西兰将是出逃的首选——无论是从能源、水、食物还是相对文明的社会环境来说。

我们一边为自己生命焦虑,一边连3块钱的保险都不愿意买

也有乐观的人认为,地球没那么脆弱。毕竟,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个世界撑过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金融危机,而且没有引起社会暴动;埃博拉病毒在没有造成大规模感染之前就被战胜了;日本在经历过海啸和核危机之后仍然没有倒下。还有许多宗教信徒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对于中国的普罗大众来说,在下一次引起焦虑的事件到来之前,或许更有意义的问题是:除了买保险,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