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篷专辑三:与空气搏斗的印第赛车

BY JOSEF NEWGARDEN

印第赛车是美国级别最高的汽车系列赛,场地既有美式椭圆赛车场也有街道,参赛者中有这个星球上最具天赋的车手,每年五月会在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赛道之一举行赛季中最具标志性的印第安纳波利斯500大赛。 2018赛季,这项赛事发生了多年以来最重大的一次变化:在标准化底盘Dallara DW-12上使用了人们期待已久的新车身。这一升级把原本相貌平平的赛车变成了美艳动人的尤物。不过,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变化代表了印第赛车希望为车手和观众带来更精彩的比赛。

敞篷专辑三:与空气搏斗的印第赛车

这次变化为何会发生以及如何发生的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最好是在坐进车里体验过之后再做解释。由于现款赛车不像公路车型那么容易借到,我们动用了一点特殊关系来帮忙——我们请到了Penske车队的车手Josef Newgarden,只有27岁,却已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去年还拿到了车手总冠军,有请Newgarden登场。

我花了很多时间考虑气流的问题。

和所有现代化赛车一样,决定印第赛车成败的也是下压力,也就是由车身和车身上的各种翼片产生的让空气把赛车压在路面上的力,这种力能让赛车比悬架通常允许的速度更快地过弯。

下压力是一种需要花大量时间去习惯的东西。你要学会信任气流,因为车速越快空气就能更牢地把你压在路面上,简直像魔术一样。你要学会战胜机械抓地力,然后相信空气抓地力会在更高的层面发挥作用。你要开始理解气流的工作方式。最重要的一点,你要考虑好如何利用气流,这就是印第赛车发生变化的核心原因。

敞篷专辑三:与空气搏斗的印第赛车

 

新阶段的学习

Dallara DW-12底盘和我有些共同之处:我们是同时来到印第赛事的。这款底盘2012年发布,我也是那年来到这项运动的。 2015年,赛事主办方修改了规则,带来了显著的效果。套件让赛车产生下压力的效率提升了大约25%。之前我从没有过类似的感受。在最极端的组合方式下,车速为320公里/小时时下压力大约为2950公斤,要知道赛车的重量还不到730公斤,这样的水平超过了现在的F1赛车。

但下压力也有不利的一面。首先,抓地力过大可能会让车手无法展示出自己的水平。这么说吧,船在水上行驶时会留下尾浪。汽车也一样,只是把水换成了空气,而且速度越高“浪”越大。汽车留下的空气尾浪会让后面的车难以驾驭,气浪会使下压力减小,比前方无车时小10%到20%。车头好像没那么听话,车尾不那么安稳。在某些情况下,无论车手的水平有多高,气浪会让超车变得很困难甚至根本不可能。

今年气流发生了变化,本质就是管理好前车留下的尾浪。车身变得更流畅,还取消了后轮护板。再加上总体下压力减小——新的设计在车速为320公里/小时的情况下产生的下压力大约是2360公斤——今年的赛车应该能带来更多贴身搏杀的场面。这才是大家都喜欢看到的。

敞篷专辑三:与空气搏斗的印第赛车

 

新瓶子里装了旧酒

赛车的外观发生了重大变化,但它们的底盘还是DW-12。我们在谈论赛车的空气动力平衡性的时候,说的其实是压力的中心。你可以通过调校车辆来改变它,让某个空气动力学部件作用大些或者小些。如果把这个平衡性改变哪怕1%,例如让前轮获得的空气抓地力从37%变为38%,你都能明显感觉到差异。那种感觉就像车身后部要翘起来,尤其是在刹车时,就像前翼上放了一个铃壶。压力中心位置的移动无论是在直线上还是弯前踩刹车或松刹车时都能体现出差别。中心前移意味着转向会变得更沉,入弯时车自然会有不同的行为。即便是细微的变化也会显著影响那个“铃壶”的位置。前轮的空气抓地力大了会让入弯时特别不舒服,车尾跟随车头的动作也变得不那么利落。这都是1%的变化带来的区别!

 

技战术细节

驾驶赛车时,你能几乎立刻发现其中的不同。首先,车在入弯时会明显更为活跃,因为空气不再那么牢固地把它压在路面上,车更容易出现侧滑,给油时需要更加精细,转动方向盘所需的力也小了。这是好事。作为车手,我希望赛车更灵活,我希望它更难以驾驭,多数车手和我一样,他们希望赛车需要他们的全力付出。这样才能体现出车手的不同水平。

印第赛车过去偶尔会缺少有助于车手体现出不同水平的环境。比如有时候跑过一圈后你发现自己处在第三或第四的位置,你无法相信竟然有人能做到你刚做过的事情,而且动作更快。以我个人的观点,这是因为过去我们不能让自己表现出与其他车手不同的实力,尤其是在出弯的时候。出弯时你会尽力加油,同时摆正车身上直道,在下压力很大的情况下这个过程太容易了,以为车能始终牢牢咬住路面。不过现在车又变得活跃了,这正是我们希望的结果。我们希望赛车感觉不那么稳健。在赛道上前前后后还有那么多对手,你不会希望他们总是感觉很舒服。

我第一次驾驶新赛车是在赛百灵赛道,当时是冬季测试,可天气出奇的热,气温有35℃,而且湿度特别大。驾驶的难度超出了我的预期,再加上抓地力变小,车一直在乱动。这种情况告诉我需要对气温变化更为敏感,尤其是在高温天气中。因为路面会留存并反射空气中的热量,导致赛车底板与赛道路面之间的气穴温度比环境气温高得多。有时甚至会高15到20℃。因为底板是通过这些气穴来产生下压力的,温度差异过大会导致下压力出现异常变化,那么车手控制赛车的难度就加大了。最后一点,我认为新赛车好像在弯中更容易出现转向不足,这可能是前后质量分配的变化造成的。

敞篷专辑三:与空气搏斗的印第赛车

 

游戏开始了

我们目前还在尝试解决好每个环节的问题,我们要了解新赛车希望我们怎样驾驶它,它会有怎样的表现,以及如何帮助它在某些方面感觉更好。这种过程必须按步骤来,可能要花一个赛季来完善每个环节的调校和设置,尤其是第一个赛季,这种工作最重要。这对印第赛车的所有参与者都是个挑战。 2018赛季,印第赛车为车手们创造了机会来展现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展现自己有怎样的学习能力。

对Penske车队来说,我认为我们比其他车队更优秀——我们能更快地找到正确答案。对此我很兴奋,我盼望着找到正确答案的那一刻。因为赛车是个很有乐趣的东西,但它们最大的乐趣在于调校得当,能跑出真正的高速度的状态,对车手而言最大的乐趣则是你清楚地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结果。

当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也就是赛车很容易驾驶,可以把所有人都甩在身后,这不正是最大的乐趣吗?这样也能给车迷带来更精彩的比赛,因为这能成为他们更乐于讨论的话题。这个赛季刚刚开始,我已经等不及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