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BY 张逸 王欣

后海,深圳最年轻CBD,后海滨路,后海 CBD上的一条大动脉。

无论星光璀璨与否,每个夜晚总会如期上演各种性能车灯位抢闸大赛,不时在阳台上观战的我,总会勾起些年少回忆,我们也曾如此肆意放纵过,只不过那时候国内尚无严格的汽车排放标准限制出行,更没有那么多热心市民报警投诉噪音扰民。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一辆丰田Supra如约而至,对于那些每晚在后海滨路上享受激情的年轻人来说,这辆 1994年款的丰田性能车诞生之时,他们或许还是父亲的一条染色体而已。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太久没发动,蓄电池缺电,好是折腾了一番才打着火,让大家久等实在不好意思。”

Simon抱歉地说到。我和Simon年龄相仿,「头文字D」「烈火战车」伴随着我们成长。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随着深圳经济的不断发展,城市化进程迅速加快,市区的地价已经容不下这些老车了。

“龙岗好一点的仓库租金也将近30元一平方米,先不论日常保养和换配件的费用,光存放这些童年情怀一年就得花不少钱”。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除了大城市高昂的地价将这些老车往城外赶,越来越严格的汽车排放标准也是这些老车进城的紧箍咒。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今年2017年8月29,深圳交通委员会公布了关于国I排放汽油小汽车更新管理有关事项的通告,坐实了 深圳国 I将在 2018年12月31日后无法获得指标更新 ,结合此刻拍卖价格将近10万的深圳指标,国 I汽车在深圳被淘 汰的日程表已然定下。

在这样的政策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保存一辆20多年前制造又即将被淘汰的汽车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论造型,Supra早已落后于时代1/4世纪;论动力,3.0T双涡轮增压在90年代确实难逢敌手。

但放眼当下,一辆2.0T的宝马328i就能轻松将之打败。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汽车和电子产品一样,总是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强,如今玩的确实也只是一份情怀罢了”  

上世纪90年代是日本车兴盛的时代,即使以产品设计中庸沉闷的著称的丰田也屡屡灵光乍现。MR2、 Supra等虽说不上是划时代之作,却也不失为一时之经典。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如今很难在丰田车上见到如此完全服务于驾驶者的设计了,整个中控台完全倾斜于驾驶者,圆形空调出风口像极战斗机的涡扇发动机喷射口,各种监控发动机 状态的灯光都在最显眼之处,实在是十分经典的设计”。

Simon一边挪着车,一边为我介绍着,话音刚落,后轮传来一声轮胎突破抓地力的声响。

“Supra原厂的2JZ发动机扭矩已经十分可观,我这辆更是增强了马力,所以即使已经很小心地使用油门也很容易烧胎”,Simon脸上明显洋溢着满意的神情。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对于他为何得意我自然了解,在我们迷恋跑车的那个年代,大马力、能烧胎是判断一辆改装车厉不厉害的首要标准,没有过多的电子辅助设备,所有马力都以最原始的传动方式抵达轮胎从而刺激着驾驶者的神经,以如今的眼光看来这似乎有点幼稚,但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玩车标准,化油器车都捣鼓过不少的我们自然会心一笑。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像Supra这样的个性跑车当年都是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渠道进入国内,对于如何获取合法身份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也是那个时代的独有现象。

时至今日,国家对机动车管理在法规上已经十分完善,这些当年有钱人的玩具被自然淘汰得几乎绝种。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据我所知,国内存活且车况良好,又保持每年正常年审的Supra不会超过10辆,要是加上能顺利通过每年的环保检测,合法在一线城市里游弋这一条,估计5辆都不到”。

说完这些,Simon脸上更添自豪之色。由于毗邻香港,大量的日本拆车件可以随时转运到深圳,这也是经典日系车在深圳、广州活得比较滋润的原因之一。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这是我购买的最后一辆 EVO, 因为EVO停产了”  

除了Supra之外,Simon是一个彻头彻尾的EVO迷,从一代到十代,每一代产品他都拥有过。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留意起角落里那辆不起眼的EVO来,仔细端详居然是一辆 Final Edition。

然而这位国 V排放的年轻人尚且太嫩,远处那辆国一排放的 EVO VI才是真正的主角。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能合法上路行驶的全国就这一辆了”  

Simon口中透露着无比的自信。这是一辆生产于2000年的第六代EVO,三菱为了纪念签约车手马基宁在WRC的杰出贡献而打造,全球限量2000辆,坊间俗称六代半。0-100公里/小时加速4.2秒,最高时速240公里/小时。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这不过是一辆生产于18年前的四门轿车,可细想之下不得不说,传统内燃机汽车发展至今,确实已经遇到瓶颈了。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这车低调啊,路人只当是一辆菱帅呢”  

略带揶揄的话里透着一丝落寞。事实上如今的年轻人提起性能车,不说法拉利兰博基尼,至少也是保时捷宝马之流,谁会认识当年叱咤WRC的三菱EVO。喜欢这些车的人都随同时代的发展渐渐老去,并非年纪有多大,只是激情随着心中的图腾老去而老去而已。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汽车文化,也就只能留存在我们这样的人心中,不时地臆想一下了”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他们的情怀,咱们的情怀是眼前这些车,说不定现在的年轻人几十年后的情怀是会排放二氧化碳的汽油车,而无关性能,无关操控”。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下, 一切情怀终将只是情怀罢了。

“大限来临前我会将它们外迁到尚能容纳国I车的城市,这样的话周末也能在深圳郊区开出来兜兜风。到了全国都容不下它们的时候,也只能走报废一途,期待那时政策开明了能给留个全尸,那我建个私人小型博物馆将这些车好好保存起来嘛,作为我青春的见证也是极好的”。

此刻的 Simon眼中似乎闪着光。

那辆跑不过岁月的Supra,365天后,被赶出深圳

这是在名车志杂志上的一个故事。Simon开着Supra,走过深圳的大街小巷,而如今留给这辆车的时间越来越少。

国一车,在深圳,倒计时,365天。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