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BY Mike Duff, Dave



“我曾经路过这些袖珍的国家,它们迷你的边界令我印象深刻。甚至在旅馆里狭小的床上,让一只猫转身都成为极困难的事。电梯的尺寸和家里放扫帚的清洁间差不多。与面积一样小的还有语言的适用范围,有时候你一直开车穿越这些国家,到中午的时候,你已经使用过两到三种语言了。”

—P. J. O’Rourke, “小小的欧洲,” 滚石, 1986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但如果我们不吃午饭或者晚饭甚至把夜宵都省掉了呢?一整天除了开车什么都不做,我们到底能一口气穿越多少个国家呢?正巧福特决定打算将旗下的野马跑车引入欧洲销售,于是借此机会,我们借了一台野马,提前让欧洲人民感受这款充满魅力的车型。

任务简单却又充满挑战:在一天时间内驾驶野马穿越尽可能多的国家。很开心自己想出了这个点子。但随后发现早在2014年,一只由4名英国人组成的队伍用23小时32分钟时间穿越了18个国家,而他们的交通工具是一台别克君威。作为汽车狂热分子,我们有信心追平这个记录,甚至用时更少。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通往地狱的道路遇到了龟速斯柯达

MIKE DUFF:刚开始时,我和我同事坐在车内,气氛就像是小型潜艇里的两位战士在执行任务。除非车没有油了,或者遇到边境检查,否则是不会停下来的。大概计算了一下,平均车速不能低于116公里/小时,而野马的油箱在欧洲的高速路上能支撑483公里。

在距半夜12点还有5分钟时,我和同事Davey G. Johnson把车停在波兰和斯洛伐克边境旁边的一条小路上,以每升1波兰币的价格给野马加满油。因为这里是欧盟免护照区,所以不需要停车检查。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而半夜12点仅仅过了5秒,我们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国家。让人抓狂的是,我们不得不停下来,这个地方唯一醒着的当地人开着一台斯柯达明锐以35公里/小时的车速在面前行驶。

我们选择的线路综合考虑速度,目的是能够穿越更多的国家,此时风景什么的都是浮云。一些国家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几秒钟就穿了过去,转过一个U型弯,就切换一个国家。很快,我们穿越了3个国家,用时仅17分钟,国防军都没这种速度。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接下来我们进入了欧洲E75公路,从挪威开始,途经波罗的海以及爱琴海,在克里特岛西岸结束。这段路跑得很爽,道路空旷,连车都没几辆,于是野马以160公里/小时的车速狂奔。路上的城市亮着灯,一个接一个闪过,名字刻在指示牌上——伯拉第斯拉瓦(斯洛伐克首都),杰尔(匈牙利第6大城市)以及布达佩斯(匈牙利首都)。由于速度很快,差点没意识到我们穿过了多瑙河。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野马的行车电脑告诉我们,在停车去买税贴(证明我们付过过路费)之前,平均车速是130公里/小时。而接下来的40分钟,我和同事就匈牙利人的名字如何发音进行了促膝长谈,要我们念出来简直就是折磨。最后的结果就是缓慢穿过边界的同时,天空中拂晓出现,这意味着我们落后进度了。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在巴尔干烧胎

DAVEY G. JOHNSON:在罗马尼亚的320米距离真像一次冒险,索性我们很快穿过了那里。现在来到了匈牙利边界,边界士兵走了过来,我以为我们遇到什么问题了,但从他略带喜悦的眼神中我的担心烟消云散。随后,他一边朝我们大吼“快速通过!”,一边用手势做出踩油门的命令。于是Duff关掉了野马的牵引力控制系统,一脚地板油,烧着胎,我们过了边界,留下了喜悦给现场的每一个人。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进入塞尔维亚时,我在开车,想把这里的地貌与美国的做一个比较。这里有很多南斯拉夫牌汽车。对于在冷战大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一台福特野马的到来仿佛是心灵中一道曙光。

我们通过了克罗地亚边境并且在斯拉沃尼亚布罗德郊区加油,之后跨越萨瓦河经过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但经过克罗地亚时,我们遇到了波斯尼亚检查站。由于走错了路,最后又回到了克罗地亚。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现在是中午11点,经过了无聊的匈牙利和前南斯拉夫,我觉得还是斯洛文尼亚更美。嫩绿的春天从冬天脱颖而出,仿佛是一首旋转的小夜曲。如果要建造一个真正景色优美的酒店,我想是这里,依偎阿尔卑斯山。

 

代理德国人和卑鄙的瑞士人

MD:在访问意大利30秒后,我们再次进入奥地利。我们的平均速度像是欧元兑美元下跌,随后遇到了这次任务的福利:德国高速公路。奥地利人通常痛恨一种假设:因为和德国使用共同的语言,他们就被当作德国人;但他们已经有了高速公路。这条路有速度限制,不过我们应该很快到德国。

我们故意歪曲我们的路线,这样显得德国大一点,充分利用了野马的最高速度。这就像一只聪明的黑猩猩被给予了武器。我们到了车水马龙的E60公路,延迟的导航系统在我们被堵住之后才发出提醒。放大显示红色拥堵路段延伸100公里,一路到慕尼黑。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缓慢行进,野马的平均时速降到了98公里。我们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更大的德国交通噩梦当中。天黑了,我们落后了三个小时。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我们还可以改变计划,谁说一定会失败。客观地说,野马续航里程是个问题。一箱油最多能跑483公里,在高速公路上,它像每小时消耗近三分之二油量的坦克,毕竟5.0升排量。在这里,我们最高飙到了260公里/小时。

我们也可能选择更好的导航路线。我们错过了列支敦士登公国,进入瑞士,在莱茵河,我们又遇到一个爱管闲事的小边警,粗鲁的边境警卫们充满了消极的刻板印象。我们等待了近25分钟,他检查每一个文件,命令我们打开汽车,并质疑我们还有其他问题之后,才让我们通过。这可能是我们最耗时的边境通道,即使没有任何汽车在我们面前。

除了加油和同事下来抽根烟,在剩下的路程中我们中断的时间不超过1小时。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法兰西的辱骂和比荷卢的懒汉

DGJ:经过两个小时的瑞士旅行,我们在前半夜之前22分钟的时候到达了法国,算一算,已经穿过了15个国家。不过任务结束之后,遇到人我就会告诉他:在一段速度限制130公里/小时的空旷道路上,有时你得以15公里/小时的速度前进,否则就像我们——被用法语骂了一路。在5点03分停车之前,我们已经慢了5小时3分钟,我们也进入了卢森堡、比利时和荷兰。我们失败了,但我们在失败里算成功的。在1964年,花29个小时穿越18个国家是非常愚蠢的事,这根本不可能。虽然野马是新的,但欧洲仍然有一些纵横交错的非常古老的城墙。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匈牙利人仍然呼吸牛肉的味道,德国人见到你在前面以190公里/小时“龟速”行驶便会拿大灯闪你,而比利时人喜欢一边吃着华夫饼,一边开车在离你后保险杠只有15厘米的地方跟着。如果没有这次的任务,我们会去每个国家玩一玩,那么至少需要知道9种语言,而其中8种在车上已经用过了。我们这次的旅行,并非传统意义上发现各国的角落和缝隙里的旧世界,而是观察现代沥青文化的普及和古怪的民族主义,它在我们的眼界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疯狂一下,24小时贯穿18个国家!

精彩推荐

купить готовые шторы днепр

www.alfaak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