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老爷车 | 一次“ 毁三观”的 老爷车拉力赛




【901埋下的种子,却要356来浇灌】

据说喜欢老物是一个人正在老去的标记之一。果真如此,在9月25-27日这三天里,我至少老了10岁。而制造这一“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这辆产于1956年的红色保时捷356 Speedster。

混迹汽车圈10年,接触老爷车的机会不少,但大多是在各个博物馆中。与各种历史、艺术博物馆中的藏品类似,博物馆中的老爷车是最好的历史和文化载体,却总是少了一些“活”气。

2年前在斯图加特,我驾驶的第一辆老爷车是保时捷901,也就是第一代911。那一年正好是911诞生50周年。我们在斯图加特近郊安排了901和991(最新一代911)的一次祖孙聚会,然后把那辆红色991试驾车交给了“大猩猩”Jeremy大叔,那时他还没有因为打人离开Top Gear。作为我的老爷车启蒙老师,那辆901在我心中埋下了一个种子。但是直到2年后,它的前辈才让这枚种子在我心中开了花。

是因为356比901更有魅力吗?我不太确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有些车,就像有些人一样,你需要更深入一些的接触才会真正爱上她。

第二届“中国国际名城经典汽车巡礼”上海站,是我生平参加的第一场老爷车拉力赛。在一天巡游和两天正赛过程中,我被这辆59岁高龄的红色保时捷跑车深深迷住了。它颠覆了我对老爷车的“三观”,首要一条就是:它们毫无疑问是“活”的。

【老爷车拉力赛,不比谁快,比谁准】

我的队友是德国人Juergen Zoellter,他是《名车志》的特约撰稿人、我的多年好友,在欧洲汽车媒体圈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常常是全球第一位试驾新款跑车、高性能车的记者。我不确定他的年纪是和356一样大,还是和901相仿。无论如何,与这样一位良师益友共同参赛,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第一天上午,是冗长的培训。拉力赛的组织者有一半是德国人,规则也是德国标准。简单地说,老爷车拉力赛比的是精准,而不是速度。在两天的正赛中,第一天以高速公路为主,起点是上海汽车博物馆,终点是千岛湖;第二天以乡间小路为主,就在千岛湖周边。参赛车辆必须非常精准地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赛程,超时或提前到达都会被扣分。当然,车手可以在接近终点时停车等待,因此尽量跑快点肯定没错。事实上,长距离拉力考验的是车辆的可靠性,真正决定胜负的是8个特殊赛段。这些特殊赛段长度从几百米到几公里不等,计时的精度为0.01秒,需要车手和领航员之间极为默契地配合,也需要车辆拥有非常精准的表现。

德国裁判洋洋洒洒地讲了一个多小时,我听了个七七八八,Juergen忍不住开始抱怨:“这就是德国人,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搞得特别复杂。”好在他终于结束了。

我还没完全搞明白怎么看路书,但我很清楚第一天下午的巡游路线。我最担心的是这辆356 Speedster会不会给我颜色看。此刻,26辆参赛车辆已经齐刷刷停在上海展览中心的广场上。除了代表上海汽车博物馆出战的一辆1948年的克莱斯勒Town and Country,Juergen和我的这辆356 Speedster就是年纪最大的一位了。从位于市中心的上海展览中心到城市西北安亭镇的上海汽车博物馆,在巡游中要是出点啥岔子可是很丢人的事情啊。

【3分钟搞定,356太好开】

午餐过后,巡游正式开始。离合器踩到底,油门踩到底,我小心翼翼地点火,唤醒沉睡中的1.6升水平对置4缸发动机。与其后辈911不同,356的点火开关位于方向盘右侧。变速箱有4个前进挡和1个后退挡。与901不同的是,它没有采用俗称“狗腿子式”的挡位布局(2挡和3挡位于一条直线),4个前进挡的排列很“正常”:靠左是1挡和2挡,靠右则是3挡和4挡。

然后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踩离合,挂1挡,给油,抬离合,起步……毫无违和感,顺利到让我惊讶,轻松到让我惊叹!我完全不需要投入额外的注意力来避免熄火“惨剧”的发生。油门响应直接,有种机械的质感。但我更关心的还是变速箱。或许是因为少了1个前进挡,这台4挡变速箱的挡位甚至比901的5挡变速箱还要清晰,降挡同样只需一脚离合。不到3分钟,我此前的所有担心全部排除,这辆年近60的保时捷实在太好开了!它颠覆了我对1950年代的认知。

901当然也是一辆好开的车,但那毕竟是1960年代的车。去年我在狼堡开过一辆1950年代的甲壳虫,开起来就要艰难许多,尤其是降挡必须踩两脚离合。356是保时捷的第一款公路跑车,是传奇的911系列的前身。它与甲壳虫拥有类似的机械结构,但是它显然比同时代的甲壳虫先进太多。

我们驾驶的这辆356 Speedster,是保时捷专为美国市场设计的车。当年美国人抱怨敞篷版356太贵,保时捷于是设计了这款简配、轻量版敞篷跑车。由于车身极轻,Speedster成为最具运动气质的356。这辆1956年生产的356 Speedster是这个车型的最初型号,1.6升水平对置4缸发动机的最大功率“只有”60马力。但是,千万别小瞧这60马力……

30多公里的巡游很快就结束了。我必须承认这是极好的热身,我不仅适应了车,也适应了周围人密集的目光。

【170公里/小时!我惊了!】

正赛第一天,全程392.8公里,包括4个特殊赛段,上、下午各2个。我和Juergen的分工是:上午他开车,我领航;下午交换。

出师不顺。设置在上海汽车博物馆广场内的第一个特殊赛段,我们驶过起点,却没有注意到终点。然后,在驶上高速公路后的第一个岔路口,我们就走错了方向。当时,我刚开始研究路书,还没怎么整明白,就被导航带到了另一条路。好在这只是上海绕城的两个方向,最终都会转入沪杭高速,而且我们选的这条还近了十几公里。

356 Speedster很快就遇到了挑战:上海绕城G1501的某些路段充满了各种坑洼。我看着Juergen左突右突,却意外地发现356的通过性比想象中要好不少。再一思量,倒也不奇怪,虽然德国高速公路最早建于1930年代,但是整体而言,1950年代的道路条件并不很好。

当我们转入沪杭高速,Juergen开始刺探356 Speedster的底线:100公里/小时,110,120……4挡100公里/小时时,这辆保时捷的转速是3200转/分;鉴于其红线转速为5500转/分,我们估计其极速可达170公里/小时!对此,我们深信不疑。Juergen在慕尼黑老家有一辆晚期版本的356硬顶车,85马力,最高极速可达180公里/小时,发动机也是一直飙到红线。

这绝对是“毁三观”的发现:对于这辆59岁高龄的保时捷老爷车,在今天的地球上,仍然只有德国的不限速高速公路可以合法探测到它的底线!要知道在当年,一般汽车的最高车速也就是60-70公里/小时,豪华车大抵可以跑到80-90公里/小时;你可以想象开一辆保时捷是多么拉风的一件事!

风躁自然不小,但我们在交谈时,只是需要微微转头,而无需刻意提高嗓门。车内空间超乎想象地宽敞。皮质座椅的包裹性非常好,柔软度也不错,但Juergen和我都无法确信这是不是车辆最初出厂时的模样。这辆老车的舒适性再次颠覆了我的认知,无论是在充满坑洼的颠簸路面,还是最终走过两天的长路,它都没有让我的腰部或背部感到不适。

【所有的安全装备就是我自己!】

经过第二个特殊赛段和午餐后,我再次坐上驾驶席。作为领航,Juergen比我出色太多。现在我们开始像一支专业的老爷车拉力赛队伍了,里程计和路书成为我们的向导,这感觉就像是考试不用作弊了那么轻松。

作为911的前身,356与其后辈有不少共通之处,比如采用后置后驱的车身布局和水平对置发动机(有助于降低车身重心)。但是后来成为911基因的某些元素还没有出现在这位父辈身上,比如它的点火开关位于方向盘右侧,而仪表盘只有3个。

我们已经绕过杭州,沿着高速继续向千岛湖方向进发。我催促着油门,开始超越一些慢车。硕大的方向盘在中心位置附近稍微缺少一些反馈,但车辆仍然会忠实地执行你的指令;除此之外,完全就是保时捷的味道。随着身后爆发出低沉而充满金属质感的啸叫,我驱动着这辆“大叔的大叔”辈的老车奋勇前行,如今天的保时捷一般骄傲地完成一次次超越。沿路有不少车辆尾随在我们身后,人们举起手机追逐这个红色精灵。

就在我为这辆59岁的神车赞叹不已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另外一个事实:现在,Juergen和我的生命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脚下!356 Speedster没有ABS,没有安全带,而且油箱就顶在车头。在这辆快得出奇的车上,所有的安全装备就是我自己!

我情不自禁地稍稍松了下油门。然后,那个纯机械年代的激情和冒险精神,深深地烙进了我的心。356 Speedster就像一个穿越时间的精灵,让我瞬间移动到那个不可思议的年代。59年的漫长时光没有让它变老,却把它从速度机器变成了时间机器。这一刻,我开始为老爷车着迷了!

 

当我们终于驶下高速进入千岛湖附近的一段山路时,Juergen告诉我另一个356的“危险秘密”。356的后悬架采用了一种特别的设计:当车辆重心偏向后轴时,后轮呈外八字,相对稳定;当车身重心偏向前轴时,后轮呈内八字,非常容易甩尾。这意味着,一旦356在弯中出现转向不足,你必须顶住油门死撑;如果你突然松开油门,或者重踩刹车,车尾会立刻给你好看。由于动力有限,356很难像今天的911那样做出精彩的动力漂移,但是真正的高手可以利用重心转移来进行漂移。

我实在没有勇气拿这辆价值30万欧元的神车练手,于是选择了相对轻松的驾驶方式。毫无疑问,这样的山路才是356 Speedster的天堂。尽管硕大的方向盘压制着节奏,但我可以非常明确地感受到这辆车的轻快,它的底盘渴望过弯,它的发动机向往着高转速,我能感受到它的呼吸,它就像埃塞俄比亚的长跑健将们那般轻盈、敏捷。我没有查到它的确切体重,但是Juergen和我估计它应该只有600多公斤重。

这段山路中包含2个特殊赛段。我和Juergen已经有了默契。我们先以较快车速接近终点,然后用1挡控制车速,卡着时间冲线。我们感觉干得不错。山路经过一些村庄,村民们兴奋地向我们挥手致意,那种近在咫尺的互动感觉很棒。夕阳不时洒落在身上,一侧出现了湖泊,我们的目的地快到了。

参赛车辆陆续抵达千岛湖镇中心的一个广场,广场上人头攒动,我们就像那一天的英雄。我和一位来自香港的老爷车拉力赛资深玩家攀谈,他很享受这样的活动,期待政府尽快给老爷车开绿灯,那样他就可以开着自己的老车游历更广阔的天地了。他在香港有很多老车,这次他的座驾是一辆1965年的奔驰230SL,他为这次比赛支付的费用在3万元左右。

【意外之喜:一个赛段冠军】

正赛第二天,全程226.9公里,包括4个特殊赛段,上、下午各2个。

这一天的阳光很好,好到我被晒成了一只龙虾。但是我们的运气却很不好。因为一大早出去拍摄,外加发车时间临时从9点提前到8点半,我们错过了发车。这意味着,我们已经退出了总成绩的角逐,只能争夺各个特殊赛段的冠军了。

我已经学会了阅读路书,而这一天的赛程全部在乡间小路进行,这样的路段显然更适合这些别有风味的老车。千岛湖很美,在这样的美景中享受356 Speedster,是极为愉快的经历。而且现在,我们可以更从容地拍摄了。

但是在一次拍摄完成后,我们遇到了新的麻烦:发动机无法启动了。我们怀疑是火花塞出现了问题,罪魁祸首则是劣质的油品。我们只好把车推到一个缓坡的坡顶,利用下坡的惯性给车辆加速,然后趁机启动发动机——我们成功了。后来,保时捷的保障团队在中午修整时为发动机换上了新的火花塞,被换下来的4个火花塞已是一片炭黑。这个小小的插曲让我再次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有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却无法为一辆59岁的老车提供合格的油品。

Juergen对我说,欧洲人对中国的老爷车市场非常期待,他们希望来自中国的需求能刺激整个市场的繁荣。我告诉他,我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为老爷车着迷,形形色色的老爷车活动正在中国埋下老爷车文化的种子;但是说到开花结果,可能仍需时日,这是一个颇为复杂的系统问题。

两天的比赛结束了。Juergen和我最终收获了一个特殊赛段的冠军,这是意外之喜。对我而言,这段经历本身要更有意义。我对老爷车拉力赛有了深切的理解,从本质上而言,这不是车和车的角逐,而更是人和车的交流。更重要的是,通过老车这个桥梁,你重新走入了那段已经逝去的岁月,你的生命体验由此得到了丰富和拓展。对于一个爱车之人而言,这是太迷人的体验。

356 Speedster,让我第一次为那个纯机械年代着迷,并且再一次成为一个铁杆保时捷粉丝。一款经典车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它实在老得太慢了!

精彩推荐

https://avtokum.com

Вы можете https://granit-sunrise.com.ua в любом городе.
monaliza.kiev.ua/catalog/vinit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