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 & Track | 港京拉力赛30周年:30年后,我们重走港京路

BY 刘远



“他们以为我们是冠军呢!”说到这里,辛宰牧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就在昨天,辛宰牧刚刚度过了自己59岁的生日,这距离他最后一次参加港京拉力赛已经过去了整整19年的时间。当年,港京拉力赛的最后一个赛段是长城和十三陵赛段,这个赛段结束后,车队要在警车的带领下进入天安门广场举行收车仪式。而当年辛宰牧由于车辆故障,无法坚持完成最后的赛段,只能先行前往天安门。在天安门等待的群众,以为它是第一辆抵达终点的赛车,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辛宰牧和领航员不得不在掌声和欢呼声中向群众们挥手致意。

这并不是辛宰牧第一次到达天安门广场。从1985年第一届港京拉力赛开始,辛宰牧就作为车队技师跟随港京拉力赛,第一次来到内地的辛宰牧感受到了内地与香港巨大的差距。但同时,内地广阔的自然环境让热爱赛车的辛宰牧感到兴奋,这里适于拉力比赛的沙石路比比皆是,路况曲折复杂,而且沿途还有优美的风光和友善的人群。他暗自决定,第二年一定要亲自参加比赛。

第二年,辛宰牧就以车手的身份参加港京拉力赛,这一坚持就是6届。在这期间,他分别驾驶过AE86、Austin Mini、三菱EVO等赛车,除了1987年因为撞车没有到达终点之外,其余的几届都顺利抵达了终点天安门广场。特别是1994年驾驶Austin Mini的那一届,由于被误认为冠军的乌龙事件,让牧哥对当年的情景记忆最深。

1996年10月25日 ,最后一届港京拉力赛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落下帷幕,23部拉力赛车依次驶过天安门广场的大赛终点台。这也是牧哥最后一次驾赛车来到天安门广场。港京拉力赛停办之后,牧哥也很少再参加这种长距离拉力比赛了。

因为今年正值第一届港京拉力赛举办30周年,只要亲历过港京拉力赛的人,都对当年怀有深刻的感情。于是,年届花甲的辛宰牧又一次把他珍藏的那辆Austin Mini拾掇利落,重回港京之路。与辛宰牧一同回来的还有和他当年一起征战的领航员。为了让这辆年岁已高的老Mini焕发活力,辛宰牧几乎把能活动的零件换了个遍。除了车架之外,整台车的动力系统都完全更换并调校,但轮圈和车架仍然保持了1994年参赛的样子。甚至连车内的座椅,也是当年留下来的老古董了。

与辛宰牧一同参加这个纪念活动的还有近100辆各式各样的老爷车,虽然有些并未亲历港京拉力赛,但参与的人大多数都是曾经的车手或领航员,以及从港京拉力赛后成长起来的汽车运动的组织者。说到当年赛事的组织,辛宰牧说从出关就能够看得出祖国对这场比赛的重视程度。这次辛宰牧从深圳湾口岸出关,由于老爷车的上路手续更加复杂,他们的车队在深圳湾口岸耽搁了很长时间。而在当年,作为港京拉力赛进入内地大门的皇岗口岸,承担了所有赛车、维修车、媒体车和工作车辆的出入工作,当年香港还没有回归祖国,但在港方和内地的大力协作下,参赛车辆只要来到口岸,盖章、出关一气呵成。皇岗口岸的快速通关为中国后来举办跨国比赛提供了一个样本,甚至连当年采访港京拉力赛的外国媒体也评论道:“一件有趣的事情说明中国正在发生明显的变化。中国最近举行了本世纪以来的第一次汽车大赛。这反映中国不仅在政治上采取开放政策,在交通运输方面也向世界各国敞开了大门”。

虽然在出关时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但见面时牧哥仍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看得出他仍然能够适应高强度的驾驶环境,只是眼角的鱼尾纹和花白的头发应该是当年比赛时所没有的吧。说到当年的比赛,牧哥一脸的兴奋,可以看出,他对这次重新出发也充满了期待。

牧哥的回忆让我也找到了一些记忆的碎片,只记得那应该还是在我上小学的年纪。我的家乡郑州也是港京拉力赛的重要赛段。那个时候,似乎有一种黄蓝相间的555标志的赛车经常出现在我的印象中,以至于很长时间我以为赛车都是那个样式。而在那个年代,555香烟也在父辈们的生活圈里流行起来,而我知道进口烟草还有Marlboro的时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而牧哥纠正我说,其实港京拉力赛在河南的赛段并不位于郑州市,而是在平顶山境内的鲁山赛段。牧哥回忆说,当年那里飞沙走石,道路两侧人山人海。特别是在天色渐晚的时候,在远处的山头上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橘色亮光忽明忽暗,甚是神奇,开到近处才发现,那是在山上观看比赛的附近居民一起抽烟而形成的点点火光。

正是在中国内地首次举办的这场拉力赛,让来自于海外的车手看到了中国的广大与神奇,而港京拉力赛的最大影响力并不在于让世界认识中国,而是在于对中国汽车运动的启蒙和发展起了决定性的助推作用。从1985年第一届比赛中,冠军仅用时4个小时就完赛的笑谈;到1994年成为国际汽联亚太地区拉力锦标赛的一个赛站,港京拉力赛让中国的汽车运动组织者和参与者都意识到我们与世界高水平汽车运动的差距。而在港京拉力赛中成长起来的中国车手,也成为了中国汽车运动的第一代脊梁。

1985年初的一天,国家体委有两个人来到武警特警大队,要选几名开车又快又好的队员送到英国学习赛车技术。卢宁军作为当然之人选被部队推荐成行,同行的队友还有柳实、赵巍巍、赵燕祥等。经过近一个月的学习,英国教官在7、8个学员中选中了卢宁军,他成为了首位代表中国出战第一届555香港-北京拉力赛的车手。

首届比赛的3400多公里路老卢至今仍记忆犹新, “赛车经过城镇时,人们如潮水一样涌来,来观看中国自己的车手。经过武汉三镇的时候,车子每前行一步都非常困难,钻出重围的时候,车身上全是手印。中国人太想摸一摸自己的赛车了。”说起这些,卢宁军的眼中闪现出了泪花,“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国汽车运动从那时开始起步了。”

对于一名第一次参加比赛的车手来讲,首次参赛的目的往往是参与并顺利跑完全程。但出人意料的是,卢宁军以N组第3的好成绩出现在终点天安门广场“从这一刻起,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标——赛车。”

1986年9月,第二届港京汽车拉力赛开战,代表555三菱车队的卢宁军和领航赵燕祥组合驾驶11号赛车再次出战。经过6天5夜的角逐,卢宁军勇夺总成绩第2名和N组第1的好成绩。随后,港京拉力赛升级为亚太区锦标赛,卢宁军又连续三次参加此项赛事,创造了中国车手连续参加7次港京拉力赛的辉煌纪录,并且创造了3次夺得N组冠军的佳绩。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车王。

在卢宁军的记忆中,有一个赛段让他印象深刻。那就是位于广东韶关的小坑赛段。这是港京拉力赛进入内地后第一个复杂赛段。而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也正位于此。为了能够顺利完成艰难的小坑赛段,我们特意找了一台奥迪A4 allroad。这是奥迪1985、1986年夺冠车型奥迪quattro A2的晚辈。传承了奥迪quattro全时四驱系统的A4 allroad全路况旅行车配备了越野底盘,较高的离地间隙不仅使操控性更佳,亦可轻松应对途中的不同路况。越野路面检测系统能够识别路面特征,并对驱动力进行相应调整,进一步提高车辆通过能力。

小坑赛段只有8公里,主要是围绕着小坑水库行驶,而且现在已经铺设了柏油路面,路况比当年好了许多。但是前往小坑水库的路上,仍然偶尔会遇到正在维修的道路,在尚未铺设的便道上,我们便以拉力赛的方式行进,车尾扬起的大量尘土就好像我们正在进行一场比赛。在这样的砂石路面上,轮胎的抓地力并不好,quattro中央差速器根据负荷能够将动力分配至前后轮,前、后轮最大分配的动力分别为70%和85%。在提供车辆最大牵引力的同时确保灵活性,带来动感、精准和可控的驾驶体验。即使在沙石路面上行驶,车也像被牢牢粘在公路上一样。

 

 

 

只是在水库周围,当年人山人海的群众已经消失不见,偶尔伴随我前后的是载着放学儿童的摩托车和微型货车,而当年水库大坝前的桥洞中传来的爆破声现在也难觅踪影,毕竟我们的A4 allroad没有降挡补油的设定。韶关对中国拉力赛的贡献不仅仅是港京拉力赛,在港京拉力赛结束之后,韶关还承办了中国拉力赛,甚至还差点承办了WRC中国分站赛。韶关地区至今仍具备很多优良的砂石赛段,虽然小坑赛段已经变成了水泥路,但大幅度起伏弯曲的道路仍不失当年拉力赛的风采。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无法像辛宰牧或是卢宁军那样再一次走完全程。走到韶关,我们的回顾港京之路已经接近尾声。虽然,我们不是当年的亲历者,但从老一辈车手的讲述中,我们感受到了一幅幅鲜活的画面。而我们也在现场看到了一些因为港京拉力赛而决心投身汽车运动事业的新生代力量。港京拉力赛完成了它对中国汽车运动启蒙的使命,而我也萌生出了参加一场拉力赛的念头。

精彩推荐

alex-car.com.ua/cart/mark/all/all/all/168

alex-car.co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