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方程式|限速240公里/小时的日子

如果真的把车辆限速提升到240公里/小时,首先,花在上班路上的时间会大大缩短,尤其是当路上还没什么车的时候。或许你每年都会在汽油上多花几千块,但却能每周省出好几个小时,每年能省出好几天来。这样算下来还真的很值,人们不总是说嘛,时间是唯一不可再生的东西。

此外,那种发自肺腑的乐趣就是速度本身,那种用跑而不是走的感觉,充满了激情,让人感觉直达天堂。你能体验到一台汽车100%的潜能,而不是被120公里/小时限速所束缚。当然也不要忘了恐惧的震颤,当你用比人家快一倍的速度超车时,肾上腺素绝对会飙升到顶点。

如今我们来到了德国,准备找出生活在240公里/小时的限速下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准备通过环绕德国高速一圈来找到答案。我们从法兰克福出发,前往慕尼黑,然后柏林,最后回到起点。因为时间宝贵,我们给自己安排了3天时间,以及一台奔驰S63 AMG 4MATIC(已经将速限升级到了300公里/小时)。

【第1天:平均车速83公里/小时】

德国拥有12000公里高速公路,有三分之一是有着永久或暂时的车速限制,但其实不限速的高速公路离我们很近。离开法兰克福机场,我们在A5高速上一路向南,2分钟后就看到了Ende alter Strecken- verbote的告示,它的意思是:取消所有限速,而此时我们的S63甚至还没有完全热车。告示牌可能是经过德国专家无数次讨论后设计的,那是一个白色圆圈,有着五道对角斜线,在我们看来这就像是狂飙开始的信号旗。

 

路上车流不少,但都移动得非常快,并且严格遵守变道准则。不像在美国,那里的汽车分散在所有车道上。在德国,只要不超车,车辆就永远行驶在右道上。因而,德国人在四车道上的移动速度,比美国人在十车道上还要快得多。

我们以140公里/小时左右的车速在无可挑剔的柏油路面上巡航,但还是被众多快车超了过去。这里看不到装着粉色轮圈的保时捷911 GT3,但后座上还载着两个孩子的沃尔沃V70却转瞬就超越了我。我们只开了10分钟就到了第一站,Parkplatz Rosemeyer,一个小型休息区。这里的一个石制纪念碑以及木制指示牌则告诉我们,这里是Grand Prix车手Bernd Rosemeyer殒命的地方,他是一位在限速制度出台之前的牺牲者。尽管我们讨论战争不太好,但故事的展开还是得提到希特勒。

如果有高速公路的历史学家,他们肯定会指出,德国高速公路的历史要早于希特勒的崛起。尽管如此,但却是纳粹政权把高速公路放到了地图上。这段连接法兰克福和达姆施塔特的A5公路,是后来连接第三帝国身躯的高速路网中的第一段。它在1935年开启,随后被Auto Union(奥迪前身)和奔驰用来冲击陆上极速,最后导致了Rosemeyer的致命撞车。

Rosemeyer和那个时期所有成功的德国车手一样,是“国家社会主义汽车运动协会”(the National Sozialistisches Kraftfahrkorps)的一员,同时他也是党卫队的荣誉会员。尽管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几乎不参与政治,但他为国效力的次数和为车队效力的次数一样多,当他在1938年1月收到命令前往法兰克福时,没有任何迟疑。

 

 

两个车队共同承担起封闭高速公路的不菲的花费。奔驰的明星车手——Rudolf Caracciola首先下场,驾驶一台机械增压726马力的W125 Streamliner,最终加速到了432公里/小时,比布加迪威航还要快,而且用的还是更窄更厚的轮胎。Rosemeyer 在90分钟后上场,驾驶一台费迪南德·保时捷设计,搭载V10发动机的Auto Union赛车。可能是因为太过追求极速,他以超过321公里/小时的车速压着路肩行驶,结果赛车撞上了一个桥墩,他当场毙命。

对于逝去的Parkplatz Rosemeyer,我们除了献上一个花环,没有更多可做的。我们只能继续我们的路程,此段共有420公里。随着夜色越过翻滚的绿色山顶,越过周围的村庄农田,越过镇上的尖顶教堂和白墙红顶的民房,以及众多的太阳能电池板,我们充分感受到了德国高速公路的另一面:拥挤。似乎德国人比美国人更像是生活在车轮上的民族。

车流量也反映了这些。A5高速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条绵延在山间的洛杉矶公路,越行越慢。随着拥堵加剧,横梁上的指示牌也不断向下刷新限速:130公里/小时, 120公里/小时, 100公里/小时。当然,德国人对待限速非常认真,因为警察会确保他们不得不认真。我们被告知电子眼会记录并发出罚单,最低100欧元起,只要你敢,它上不封顶,甚至可以超过1000欧元。

因为车速缓慢,我们抽空认真研究了一下这台车。奔驰给前排座椅安装了“热石按摩”功能,可以缓解长时间驾车带来的僵硬与不适。而Distronic Plus则被设计了用来自动控制与前车的距离,应对目前这种缓慢挪动的高速堵车。

考虑到我们一路的旅程,我们更愿意它搭载的是一台4缸柴油发动机,而不是那台夸张的5.5升双涡轮增压V8发动机。在我们即将抵达慕尼黑时,行车电脑提醒我们一路的平均车速是83公里/小时!

【第2天:最高车速309公里/小时】

第二天我们拂晓就出发了。我们先前往巴伐利亚州,因为有个德国朋友告诉我们,向南通往奥地利边境的A95号高速公路是德国不限速高速公路中的精华所在。但这也意味我们要在其他人起床上路前就到达那里。

不像A5,A95号公路既不平直也不宽阔,蜿蜒的两车道一路都是弯道和起伏。路两旁是风景如画的峡谷风光,看起来像是售卖阿尔卑斯山风光明信片的好地方。S 63 AMG 一路以200公里/小时的车速奔驰,尽管我们每秒就能行驶55米的距离,相当于1分钟3.2公里,但坐在车里还是感觉不到任何速度感。而且车厢内还很安静,我们可以小声地交谈,得益于7挡变速箱,此时发动机的工作转速也低于3000转/分。

我们转过一个浅弯,发现前方一段3公里长的直路,只有一台卡车在大约半程的地方慢腾腾地走着。机不可失,我踩下油门,变速箱贴心地自动降到6挡,然后,或许是感受到了我们对速度的饥渴,又降到了5挡。S 63的发动机开始咆哮,车头也因为加速而抬升了一定的角度。

250公里/小时的限速轻松达到了。风噪开始剧烈增加,但S 63还是稳重得像是个火车头,数字化的速度指针仍在继续转动,因为空气阻力的急剧攀升,到了280公里/小时,加速的势头开始放缓。我们像闪电一样超过那台卡车,根据相对论,我们之间的速度差达到了190公里/小时。

300公里/小时,此时我们感觉空气被压缩成了液态,带着呼啸渗入门缝。转向变得特别轻快,我们不得不异常小心地控制它。前方路面有个微小的转向,这是那种在120公里/小时下你甚至都不会察觉的弯度,但在2倍以上的速度下,看起来就像是个发卡弯。摄影师Magee在一边喊着 “306、307、308公里/小时......”当车速达到309公里/小时时,我们仿佛撞到了墙。可能是因为限速器起作用了,也可能是因为车子的极限到了。仅仅是松开油门,感觉也像是踩了一脚深重的刹车。此时,我们驾驶一台2.3吨重的豪华轿车以309公里/小时狂飙,却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规。

到了终点,我们调头返回慕尼黑,全程都以120公里/小时的“龟速”前进,开着斯柯达的捷克小伙儿和开着两厢欧宝的银发老妇人一路上疯狂超越我们。但我们实在需要休息一下,注意力水平已经下降到不堪重负的程度。Le Mans车手或许能全神贯注地开上好几个小时,但对我们这样的庸人来说,只能是一会儿,在如此高速的路况下,任何事物都可能是致命的。

穿过慕尼黑,我们仅仅是为了看一眼BMW活塞造型的总部,然后就是5个小时的通过A9高速前往柏林的旅程了。路况比昨天要好,但仍有无数的施工区域拖慢了车速。事实上,在德国只有很偶尔的机会可以开得非常快,其他时候,路况都不会让你如愿。我们在加油站休息区停下来午餐,顺便在5种美味的香肠中纠结。洗手间更是充满了德式辩证法:付费买券才能进入方便,但凭券却可以在商店里消费等值物品。这种并行货币,我们称它“尿币”。

 

 

 

往北通过明希贝格,我们穿过了曾经的铁幕,来到了过去的东德区域。这是一条曾经的绿色通道,用来为红色包围中的孤城柏林提供运输,所有不通过这条走廊进入的西方人,将会被东德逮捕。半路上,我们偏离高速去膜拜一个小礼拜堂。在回去的路上,S 63的导航系统提示我们在Karl-Marx-Strasse左转上高速,这是多么具有历史意义的地名。高速另一头的终点,是在原柏林的铁幕交界处,检查站仍被保留着。事实上,它仍旧被用来检验卡车,但这不是我们到此的目的。我们的目标还在远处:Automobil-Verkehrs and Ubungs- Strasse。幸好它还有个简称AVUS(阿瓦斯赛道),同时也是A115高速的一部分,如今它是个培训中心以及赛道。

AVUS启用于1921年,它由两段总长共10公里的高速公路组成,两端由弯道连接。到了1937年,Nordkurve北侧的弯道被重建成43度角的内倾路面,并取消了护栏。最后一次大型赛事是在1937年举办的,一场非锦标赛的GP赛事,最终由Hermann Lang夺冠,而最快圈速则由Rosemeyer创造(275公里/小时)。

在Rosemeyer身故之后,尽管还有一些速度更慢的赛事在此举办,比如一些摩托车赛,但AVUS总体上被认为过于危险而不适合举办Grand Prix赛事。此后,赛道的长度被逐渐地缩短,其中的一些段落被改建成了城市高速公路。1995年,英国车手Kieth Odor在此丧命,之后不久,这条赛道就被永久关闭了。如今,一个木制看台仍然伫立着,满是涂鸦。

【褪色的德国不限速高速公路?】

第三天我们直线返回法兰克福,这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旅途。但行车电脑统计的全程平均车速仍然慢得令人生气。我们开着可能是路面上最快的车,尽可能地赶路,只要条件允许,巡航速度就保持在125-240公里/小时之间。但在24小时内,我们只开过了2282公里的路程,换算下来,平均车速只有可怜的95公里/小时。

不断增加的车流,无止境的施工区域,越来越多的限速区段,德国高速公路速度天堂的美梦正在褪色。不过,至少在这里你可以以超过120公里/小时的车速奔驰而不会有人跟你争吵。而一旦车速达到309公里/小时,一切的不愉快就都将不是问题了。

精彩推荐

kover-samolet.com.ua

https://ecostyle.k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