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青藏线纪行

那天,我站在别克“寰行中国”文化之旅收官仪式的舞台上,主持人走到我的身边,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走完青藏线全程的心情,可是在上台前的串词中并没有包括这个环节,台下乌泱泱坐着六七百人的领导和来宾,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在镇定了0.1秒之后,我说出了十个字:“身体下地狱,眼睛如天堂”。

【Day1:拉萨:布达拉宫】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在拉萨的街头流浪,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布达拉宫白墙下的男男女女,多多少少都会背诵几句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情诗。文青、小资们纷纷将这里当做朝圣的圣地;旅行团的大叔大妈们则把这里当成来过拉萨的唯一标志,殊不知,藏民心中真正的圣地,却是离此不远的大昭寺。

参观布达拉宫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首先你得提前一天用身份证预约(每日限量2300人),次日必须按照预约时间进入。110米高、共计9层的宫殿,对初到西藏的人来说也是一个体力上的巨大考验。宫殿内通道狭窄、昏暗,如果又恰好同时遇到几个旅行团的话,你甚至都不够走马观花的时间。

Tips:在布达拉宫参观需要遵循所有藏传佛教的禁忌,例如不能戴帽,不能拍照(指进入宫殿以后,宫殿外可以拍一些“外景”),不能踩踏门槛等等。所有游客都需在1小时内完成参观,因此在宫殿内任何地方都不允许停留。

【Day2:拉萨-纳木错-那曲】

西藏,是我整个中国大陆中最后涉足的行政区域。对于这片雪域高原,我向往,但从来没有奢望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仿佛沐浴更衣、焚香祷告是启程前最起码的准备工作。年初时,我和小印从北京开着车来到成都,接着沿着川藏线一路到达拉萨,那是我第一次进藏,第一次走过了国道318线。半年后,我又站在了青藏线拉萨的起点,在一年之中走完入藏线路中最经典的两条,光是想想也都醉了。而更重要的是,今年恰恰是青藏线通车60周年,一个甲子,更有纪念意义。

才出了拉萨城不久,伟大的青藏铁路从我们身旁驶过。清晨的云层漂浮在仿佛触手可及的天空中,已经逐渐泛黄的草甸从远处的山脉一直蔓延到我们的脚下,成群的黑牦牛安逸地享受着大地的馈赠。青藏铁路在建设的过程中,极其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于生态的保护,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对此,我们此时深信不疑。

也算是在天路上走了一回,此处逼格甚高!哈哈!

纳木错,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型湖泊,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纳木措湖水靠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后补给,沿湖有不少大小溪流注入,湖水清澈透明,湖面呈天蓝色。它的东南部是直插云宵,终年积雪的念青唐古拉山的主峰,北侧倚偎着和缓连绵的高原丘陵,广阔的草原绕湖四周,天湖象一面巨大宝镜,镶嵌在藏北的草原上。

一对汉族长相的新人在圣湖旁拍摄婚纱照。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自己的婚纱照从影楼搬到了户外,前些年流行的海景婚纱照,再到最近流行的雪景、高原景,乃至各种海外旅行婚纱照,在我看来,将一段旅程的经历融入到一组婚纱照中,想来将来再回忆起来时,应该也会更加生动一些吧。

纳木错旁的玛尼堆,与挂经幡、刻经文等方式一样,玛尼堆也是藏族人民一种传统的祈福方式。相传往玛尼堆上垒上一块石头,就会带来一分好运。

【Day3:那曲-唐古拉山-格尔木】

那曲县的平均海拔高达4500米,即便如此,它仍然是拉萨与格尔木之间最“适合”过夜休整的地方。在那曲,我们的不少队员都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恶心、呕吐比比皆是。而我也几乎经历了整个不眠之夜,缺氧引起的心跳过速始终伴随着我,在听了一整晚“咚咚咚”的心跳声后,我们不得不起床迎接“寰行中国”全程最艰苦的一天——甚至连天都还没亮。

7点钟天还未亮,我们每人领到了几个凉透了的鸡蛋和馒头,上了路。700多公里的路程,超过17小时的行车时间,将是这一天的主角。

我们在路上迎来了第一道曙光,我们见证了东方的天空从忧郁的深蓝色逐渐变成粉红,继而又迸发出金色光芒的整个过程,天空开始变蓝,云层逐渐消散,路边的泡子倒映出同样蔚蓝的天空。

蓝天下孤独的电线塔。

在冲顶唐古拉山垭口的过程中,我们迎来了冰雹的洗礼。先是雾气逐渐浓重,路的两旁开始出现积雪,继而噼里啪啦的雪子拍打起我们的挡风玻璃,声音越来越大,雪子已然变成了冰雹。头顶的蓝天已经完全不知去向,我们仿佛穿越了时空。

此行海拔最高点,5231米的唐古拉山垭口。一场冰雹带来的紧张刺激此刻已经烟消云散,高反也被兴奋的情绪一扫而空。支撑我们的最大信念就是,我们终于抵达了制高点,这意味着接下去就该一路速降至海拔2000多米的“平原”地带啦!

午餐是在沱沱河解决的,时间大致是下午三四点,已经连续行车接近十个小时,没有一位队员倒下。我们的旅程刚刚过半,阳光已经西斜,一道绚丽的彩虹出现在前方的天空,那是我们即将前进的方向。

抵达格尔木时,已经是次日凌晨接近1点了。“寰行中国”全程最艰苦的一天,显然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事了。

【Day4:格尔木-德令哈】

在结束了最艰苦的一天后,等待我们的将是轻松惬意的一天,我们终于可以在没有高反的情况下睡到自然醒,用过午餐之后再次出发。在前一日,我和杨云飞两人承担起了全部17个小时的驾驶任务,于是今天美女主动请缨,当起了我们今天的司机。

看到这块路牌时我实在是觉得吃惊有好笑,我甚至一度以为与海子的诗有关。后来在网上查询资料才得知,德令哈附近确有一处拥有神秘力量的景点,在那里有一些难以解释的现象存在,于是乎,才会被当做一个外星人遗址来开发。

德令哈因为海子的诗《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而闻名,海子的那一句“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叫人不禁动容,作为一名伪文青,在那个月朗星稀的德令哈之夜,百无聊赖之际也只得以作诗一首打发时光。

今夜我在德令哈

划过海子萧疏的心城

夜色下的遥望

遍寻不到初升的月明

薄云已尽退去

是二十五年前的星光

孤寂的德令哈

没有雨水

不再荒凉

唯有美丽戈壁依旧

在你的巴音河畔

彻夜不眠的思绪沾满盐水

书写人间清淡的每日

2014.09.15

【Day5:德令哈-茶卡盐湖-青海湖】

还记得几年前曾经开着MINI从上海一路开到青海湖,却在茶卡盐湖门口拐了个弯,错失了这个之后一直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直到今天,我坐在了通往茶卡盐湖深处的小火车上,小火车吭哧吭哧的节奏敲打在我们的身体上,每一次颤抖,仿佛时光都会倒流好几年。

 

 

 

 

 

普通青年和文艺青年拍摄的茶卡盐湖,至少存在了几百光年的距离。如何让自己的照片看上去与众不同,答案很简单。首先要选对地方,茶卡盐湖比不得玻利维亚,其湖面面积要小得多,旱季时,水面更小,只留下一片白花花的岩层。所以拍摄取景时,一定要选择有水面的地方,而这是形成“天空之境”倒影的最重要因素。其次就是“人”,光拍一个湖面,显然缺乏生气,把人融入到画面中,画面立刻生动起来。但值得注意的是,人物的穿着打扮,肢体动作同样重要,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和傻不拉几的动作还是省省了吧。

 

回头看看走过的路,那些歪歪扭扭的铁轨,以及七倒八歪的电线杆,这个世界似乎凌乱了,这是一个没有重力的世界,也是一个没有对错的世界,时间在这里也失去了意义。

【Day6:青海湖-西宁】

 

第二次来到青海湖,即便天气阴沉着,还是被这里的美所打动。青海湖的那一抹青蓝色,是我在PS中永远无法调和出的色彩。宽阔的湖面,因为每一处云层不同的光影折射而发生改变,不同饱和度的色彩互相融合,几乎就要超越了我们眼睛的分辨能力。

 

风很大,气温很低,但心中却会出奇的静。湖岸边汹涌的浪花与我们完全无关,从我们的眼里看,青海湖就是一块平静的蓝镜,它是完全静止的。

【Day7:西宁-塔尔寺】

 

作为雪域天路的最后一站,我们的最后任务就是在塔尔寺在僧人们的指导下亲手制作完成一个金刚结。金刚结是藏传佛教中的一种护身符,在经过高僧的加持之后,就会具有相应的法力。非常不凑巧的是,原本准备接见我们的九世赛赤活佛因为公务繁忙不在寺中。

 

这是制作完成的金刚结,在留待活佛开光之后,这个金刚结又回到了我的手中。而我们的青藏线之旅也至此顺利完成了。

与川藏相比,青藏线的景色风光相对更加单调,同时海拔落差也更大,如果从格尔木前往拉萨,一天之内就能从2000多米海拔直奔5000多米,而途中的落脚点也都在4000米海拔以上,大部分人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此外,川藏线虽然弯多路险,但平均车速较慢。而青藏线路况相对较好,但路面起伏、坑洼遍布,一旦车速过快很容易造成事故,事实上我们一路上见到了大量倾覆在道路两侧的事故车,可见粗心大意在青藏线上是很危险的。

最后,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还是尽量尽早进藏。川藏线明年就会打通大量的隧道和桥梁,许多耳熟能详的垭口从此将在川藏线上消失,路变得更好走了,风景却也同时消失了,青藏线将同样面临类似的问题,好在,我已经圆满了。

精彩推荐

www.alfaakb.com/category/avto-akkumulyatory-forse/

www.ekostile.kz/katalog/fbr/gazovye-gorelki/

https://baly.co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