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虫虫大集结

470多只虫子在沙滩边的草地上密密麻麻地铺展开来,汇聚成一个硕大的乐园。我对甲壳虫沙滩派对早有耳闻,不过亲眼目睹这阵仗,还是小小地震撼了一下。

吕贝克是德国北部靠近波罗的海的著名海滨小镇,因为纬度高(基本相当于中国最北的漠河),夏季不那么炎热,是德国人和欧洲人的度假目的地之一。而这个周末,吕贝克属于甲壳虫。“甲壳虫阳光之旅沙滩派对”始于整整十年前(2004年),由狂热的甲壳虫车主和车迷发起。十年后的今天,参与活动的虫子已扩展到接近500辆,大多来自德国,也有从瑞士、法国等国千里迢迢赶来的。

我和几位媒体同行是从汉堡驾驶着几辆甲壳虫来吕贝克的,我们的车辆被安排在大草坪的一角停放。原因很简单,这些未经车主个性化改造的原厂车在这里只能是配角的配角。从诞生到今天,甲壳虫虽然只历经三代,生命周期却长达半个多世纪,流落德国和欧洲各处的甲壳虫少说也有几百万辆。而其中,只有那些被车主精心呵护、悉心打扮的幸运儿才会出现在这里。对他们的主人而言,这些虫子就像宠物一般,早已是家庭中的一员。

三代甲壳虫在这场大聚会中基本处于平衡状态,尽管相对而言第二代车型的数量更多一些。个性化改造的方向各异,但大多凸显风格和视觉特色,少数是功能性的,走高性能方向的则更少。

 

 

最简单的风格和视觉系改造是外观和内饰的特别装饰,比如贴拉花、在发动机舱盖上喷涂特殊图案、根据某个卡通主题打造内饰。更高一级的版本是设定一个统一的主题,然后进行统一“装修”,比如一辆复古风格的甲壳虫不仅会把外观和内饰捣腾成统一的复古颜色和装饰风格,还会在后备厢上装一个同样复古风格的手提皮箱,当真腔调十足。风格和视觉系的另外一个方向是hella flush,这种颇为流行的改装风格用在可爱、调皮的甲壳虫身上别有一番风味。

 

 

功能性改装的一个重要方向是把大功率音响装入虫子,打造一只移动的摇滚甲壳虫。德国人对重金属音乐似乎格外热衷,在慕尼黑、狼堡、汉堡和吕贝克等多个城市,都有车子载着震天响的重金属摇滚从我身边呼啸而过;而沙滩派对晚上的表演乐队也是重金属乐队。经过这种改装的虫子通常会敞开后备厢,于是艺术品一般的机械制品就那样展现在你面前。今年的“最佳虫子”也是一件功能性改装的杰作,这辆被改造成皮卡的甲壳虫拖挂了一辆房车来到吕贝克,它的主人来自奥迪公司。皮卡和房车连在一起有八九米长,在小虫子的海洋中格外显眼。

 

 

高性能改装的虫子相对较少,而且大多从外观上很难看出性能提升的幅度。最吸引眼球的高性能甲壳虫要属大众官方带来的Global Rally Cross甲壳虫这辆544马力的四轮驱动甲壳虫是专为美国GRC系列赛打造的,只需2.1秒即可完成0-100公里/小时加速。这辆车将于9月19-20日在洛杉矶首次出征这项赛事。

周六的甲壳虫大巡游是沙滩派对的重要项目。上午,我们开车来到吕贝克机场集结。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交流后,几百辆车浩浩荡荡地开始了大巡游。大巡游的标准路线是从机场出发,穿过吕贝克老城,再回到特拉维蒙德海滩。可是在开放道路上行驶,几百辆车很快被分割成几十、上百段。我的新甲壳虫敞篷车与另外三辆敞篷车组成了一个临时车队,不认路的我现在只能跟在德国人身后,尽管我也吃不准德国人是不是认路,或者他们是不是打算去老城溜一圈。在一个三岔路口,两辆德国当地车发生了分歧,最终一辆白车说服了一辆红车,带着我们这支临时小分队驶上了高速公路。

 

是的,我们半途退出了标准的大巡游路线,没有穿过吕贝克老城,而是直接走高速回到了海滩。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错误,但为时已晚,也无能为力。回到海滩,发现全部5辆中国媒体车都被带上了“歧路”,只好一声叹息了。在我们到达沙滩大概半小时后,主力巡游队伍陆续抵达,呼啸的车笛声响彻海滩。

在中国,甲壳虫车主多为年轻人。然而据我观察,来吕贝克参加沙滩派对的德国(以及欧洲)甲壳虫车主和车迷年龄层次相对平衡,有一些年轻人,但中年人和老年人似乎更多。一位年近60岁的德国人告诉我,他年轻时拥有的第一辆车就是甲壳虫,比他年长的德国人几乎都曾经是甲壳虫车主,那种深厚的情感无可替代。后来,甲壳虫的大众明星地位被高尔夫取代,甲壳虫逐渐成为一款个性化的大众车,而甲壳虫的铁杆车迷也找到了一种寄托自己情感的理想方式。

 

这是一场悠闲的派对,人们展示自己,相互交流,享用简单而正宗的德国美食,小孩和小狗嬉戏着。一个白天内,太阳和雨水轮流统治着这片美妙的海滩。夜幕降临,啤酒和乐队充满力量感的表演激发着德国人激情四溢的一面。其实,德国人早已把自己的激情注入到了那一只只充满温情的虫子中。

精彩推荐

https://ecostyle.kz/katalog/gazovye-kotly/napolnye/

купить аккумуляторы

кухни на заказ в киев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