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V特辑】无路也有巡洋舰

BY 李晶晶

因为工作关系,最近几年,编辑部的大伙伴、小伙伴们没少往西部跑,很多汽车公司也热衷于在广袤无垠的蓝天大山间组织各种试驾活动。跑得多了,大家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一个现象:虽然眼下中国汽车市场异乎寻常地火爆,可供选择的车型尤其是SUV多之又多,然而,在中国西部这块占据三分之一国土面积的地方,真正的王者只有一位——Land Cruiser。不是越野世家路虎或者Jeep,也不是一众SUV新贵们,而是这位“有路就有丰田车”的见证者。

Land Cruiser,户籍本上的官方中文名字是“兰德酷路泽”,几年前改的;我们仍然习惯于称之为“陆地巡洋舰”、“陆巡”或者“LC”;而在中国西部,当地人的称呼就是“丰田”。

为了向这款传奇座驾致敬,我们策划了这次进藏之旅。不过虽然从成都到拉萨的川藏线早已成为自驾游达人们的经典线路,沿途风光极为壮美,但这次旅行的主要目的不是观光,而是去寻觅奔跑在这条著名道路上的传奇座驾们,同时去寻找那个让我们颇感迷惑的答案:为什么是它?这是我们向经典致敬的方式。理所当然,现款Land Cruiser200成为完成这项使命的最佳选择。

然而,让我格外沮丧的是,一些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乱了最初的计划。我无法与另外两位同事陈杰和印钦元共走川藏线,只能在非常接近拉萨的林芝与他们会合,然后一起走最后一段。那天中午阳光明媚,当我们在林芝一家酒店碰头时,他们从成都出发已经连续开了三天半车。不过看上去他们精神很好,没有任何高原反应的症状。车子的状况也不错,陈杰说他们只是在康定补了一次胎,在波密换了一次刹车片,其他一切正常。说起换刹车片,陈杰一通感慨,这车在西藏的保有量实在是大,常规的配件随找随到。

适逢林芝桃花节,我们便驾车前往桃花村。一路上他们兴高采烈地讲述着三天半来的趣闻:从成都到雅安遭遇拥挤的车流,在理塘听人讲可怕的抢劫故事,翻越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时天降大雪,在波密看到无比美丽的桃花。“陆地巡洋舰毫无疑问是一路上看到最多的车,尤其临近林芝,更是数不胜数。”

说话间来到桃花村。318国道边一处公园模样的地方正在布置舞台,一打听才知道第二天这里要举行桃花节开幕式。园子里满是桃花,不过陈杰显然对这种圈养的桃花不太感冒,他说波密的桃花比这里美上百倍,而我们第二天要去的索松应该也比这里美上百倍。

公园门口的国道两边,密密麻麻停满了车。有载着游客来的,有游客自驾来的,有为桃花节开幕式提供后勤保障的,也有工作人员开来的。粗略估计,有近半是Land Cruiser家族成员,其中多半是陆地巡洋舰80系列和100系列,少半是普拉多。几位包车司机模样的藏族人聚在树荫下抽烟,我便凑上去与他们攀谈。几个人对LC何时在西藏流行起来说法不一,但大体可以确定的是,最早进入这里的是60系列,而真正大规模涌入,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的80和100系列。

雅江是一位经营旅游包车业务十几年的老司机,他的“搭档”是一辆颇有些年纪的80系列LC。这辆入手时已有20多万公里里程的“老丰田”花了他10多万元,办理旅游包车资质又花了他10多万。我问他,为什么买这么一辆“老爷车”跑业务,不怕车子“年迈多病”吗?他说这车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可靠性好,毛病很少,维修保养特别方便,而且哪儿都去得了;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作为一款10多万的车,它的包车费用与100系列相去无几。但他同时告诉我,除了像他这样跑旅游的老司机,普通人很少用这车,因为油耗有点高;新开的租车公司也不用这车,还是不放心。

相比之下,一辆10万公里的LC100系列,二手市场价格在30万元左右。按照雅江的说法,用来干活就没那么划算了。不过就我的观察而言,跑旅游包车业务的100系列仍然要明显多于80系列。在西藏的越野车市场,最主力的车型就是三款:高档的Land Cruiser(包括陆巡和普拉多),中档的三菱帕杰罗,经济实惠的长安猎豹。与我们的常规认知相反的是,最贵的Land Cruiser反而在路上最常见。

圈养的桃花不好看,我们便循路去找野生的。沿着尼洋河走不多远,便到了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的汇流之处。春天是旱季,宽大的河床有一小半露在外面。即便如此,你仍能感受到两河汇流的壮观。青藏高原的旅游旺季是5至9月,彼时雪山上的冰雪融化,所有的江河便有了源泉,而中国两条母亲河的源头,其实就是这些雪山。春天游客少,一多半便是因为江河湖泊水少而缺乏气势,不过大片大片盛开的桃花是只有这个季节才有的美。我们驾驶着LC200在大山、江河与桃花间游弋,别有一番风味。体型硕大的LC与如此宽广的天地可谓相得益彰,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驾驶座上,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我们经过一座未经证实的藏王墓,遇到了许多磕长头的藏人,又顺路拜访了一处八十年代重建的偏僻寺庙。

然后,当我们循着导航的指示想要越过雅鲁藏布江时,傻眼了。原来,那个过江点不是一座桥,而是一个渡口!不过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我们立刻恢复了淡定。既然有摆渡船,那么上船的路就肯定挡不住我们的LC200。在雅鲁藏布江上,我突然发现,原来一辆车在离开陆地后,也可以充满威严。

第二天,我们按计划往索松村进发。索松村位于米林县派镇,距离林芝100多公里,毗邻雅鲁藏布大峡谷,背靠神山南枷巴瓦峰,据说是观赏桃花最理想的去处。昨天晚上我们在渡过雅鲁藏布江回林芝时,发现路边有一个二手车市场,决定今日一探究竟。可诡异的是,我们再没找到这个市场。一路上遇到很多LC100、80和普拉多,挂着西藏不同城市的车牌,显然都是游客的包车。

临近索松,我们在雅鲁藏布大峡谷门口被拦住去路。门票每人165元,但车子不能进。“你不去景区,只是路过?不行,这条路只能去景区,只能坐我们的车。你们自己的车晚上才能进。”软磨硬泡无果之后,我意识到“有路就有丰田车”终究还是有例外的。

既然晚上才能进,那就四下里随便逛逛。这时我们想起刚刚路上看到的一处采石场和河滩,于是决定去撒把小野。这个采石场与河滩连为一体,从公路下到采石场,再往前便是沙地,沙地一头直伸入雅鲁藏布江,沙地上种着许多小树。我们穿过采石场,绕过小树林,直冲到河滩的尽头。这是一幅绝美的画面,远处是雪山和蓝天、白云,近处是雅鲁藏布江,中间是一片延展的河滩,河滩尽头停着那辆无所不至的Land Cruiser……可惜,直到我们的LC200身陷囹圄,兼职摄影师陈杰也没有用镜头记录下这个近乎完美的画面(关于这件事,我知道他会有不同的说法)。怎么,LC陷车了吗?是的,因为这里的沙土确实有点软。不过我们只用了两块就地取材的木板,就把这个两吨半重的大家伙给弄了出来。这次小小的意外既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也让我们见识了LC的脱困能力。

我们在傍晚时分回到索松,但最终还是没有拍到陈杰谋划已久的那张绝美开篇图——天黑了。当我们在夜色中经过大峡谷,来到索松村一家在网络上颇为有名的家庭旅馆时,已经在此开怀畅饮许久的几位游客告诉我们,今天的风景绝美。我们窒息了。陈杰冲到观景台上,试图用高科技的5D MARK3相机拍一张夜色中的南枷巴瓦峰,但天色实在太暗,没有成功。我们只好带着遗憾回林芝。

第三天的行程是从林芝到拉萨,400公里的国道,除了要翻越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没有什么真正的挑战。我们的座驾无时无刻不在向我们诉说着自己在这片广袤天地中的自信:它当然不是最豪华的,但它的舒适无可挑剔;它的动力当然不是最强劲的,但只要你不把米拉山口当拉力赛道,你就不会有什么怨言;它算不上省油,但是138升的硕大油箱意味着一箱油可以带你跑1000公里,而且它什么粗粮都吃;至于空间、全地形能力和可靠性,那正是它在这里睥睨天下的法宝。

 

 

在与一路上遇到的多位当地人(包括多位包车司机、车主和一位林芝旅游局的官员)交流之后,我意识到,Land Cruiser在中国西部地区的流行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最初进入的LC,或是政府用车,或是走私车,强大的性能和可靠的品质为LC赢得了极佳的口碑,而相对较低的实际价格促使它迅速流行,保有量的提升带来配套的完善,这又反过来刺激了流行。随后便形成了非常成熟的二手车市场,政府部门淘汰下来的车辆和来自东北、中东的二手车(其中不乏走私车)也滋养着这个市场。随着车型的换代,新老交替让整个系列车型在这里不断壮大,品牌、产品、销售、售后形成近乎完美的链条。二十一世纪初,政府开始严厉打击走私,不过大势已成的Land Cruiser没有受到明显影响。

真正可能对LC在西部地区的未来造成影响的是今天的官车政策。毕竟在今天的政策下,政府部门对LC的采购会大幅减少,这也意味着若干年后流入二手车市场的LC会明显比今天少。经济规律的作用会重新显现,百万身价的LC终究不应该是大众情人。不过丰田大可不必担心,就我们的观察而言,普拉多已经是最受欢迎的接棒人。

我们在布达拉宫前结束了此次向经典致敬的旅程。拉萨街头LC很多,有不少是我们在一路上很少遇到的200系列。这是一款真正的神车,在中国最为艰苦的西部地区无处不在,而且真正深入人心。很多面包车司机把LC标志性的车侧彩条设计和代表排量的数字山寨到自己车上。在汽车产品已经非常丰富的今天,生活在一线城市和东部富庶地区的人们很难想象某一款车可以赢得如此的地位,然而在西部它确实存在。这是一段依然在延续的历史。让我们向历史致敬,向经典致敬!

精彩推荐

подробно

у нас

еще по тем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