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BY 十一车

东八时间12日晚九点, 蔚来正式登陆纽交所,代号NIO。

据说李斌没有登台,但还是表了很多态,“更高的标准”“更多的责任”,有的没的。

这是他时隔八年又在纽交所开启上市的旅程。他说,心情没有上次那么激动,虽然还是很激动,日后还要创造更多成就。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真的没有那么激动……

 

蔚来IPO的发行价,最终确定为6.26美元,比今早路透社爆料的多一美分。一分虽然也是爱,但仍旧处于此前设定的目标价格区间{6.25~8.25}美元的低端。

按照发行1.6亿股,融资额10亿美元为计,蔚来估值达64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过长城了。心大如老魏肯定是不以为意的,总是我们这些外围太监穷着急。

雪球上有一个生动的对比:一个赚50亿,一个亏50亿;一个净资产600亿,一个净资产60亿;一个年产100万台,一个预计今年可以交付1万台……

其实这一天下来,坊间评价大多数也是长这样的: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随手截热门微博的热门评论

 

穷屌们的集体仇富,本次终于精准戳中了蔚来的脊梁骨:成立四年,无甚业绩,到底是上个什么鬼市呢?更尴尬的是,这个负面判断在一小时之内就得到印证: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噢,已破发……

 

就在李斌介于要激动不激动的时候,同一时间在3000英里之外的加州库比蒂诺,库克大概正做着最后的排练——再排四个小时,也就是东八13日的凌晨一点,苹果将在乔布斯剧院进行秋季发布。

新iPhone,新Apple Watch,新iPad Pro,以及等等等。尽管提前就预感到新产品不会像十年前那样炸裂脑壳,但人们仍会趴在自己的MAC前朝圣,然后高潮得五体投地,醒来就去排队吃土。

就在上个月,这家全世界最会赚你钱的公司,市值突破了万亿美元,让美国终于有了第一家市值超万亿刀的本土公司。

这样的盛景,很难让人想象,今天对蔚来IPO的质疑,几乎可以原封不动地平移到38年前的苹果身上。

1980年,苹果也成立四年,以22美元的价格发行了460万股,筹资1亿美元,于双十二这一天在除马萨诸塞州的美国其他地区发售。

微妙的区域限定,是因为麻州禁止该股在本州发售。他们认为其业绩不见经传,尚未建立稳定的收入模式,加上当时大盘形势不好,该股对于当地居民来说风险太大了……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当年的《华尔街日报》,在第12版报道了它的IPO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当年的《纽约时报》,来自波士顿的简讯

 

其他州的居民表现很凶猛,新股一下就被打完了。据统计,美国因此一夜激增300名百万富翁,其中40人是苹果员工和投资人。苹果成了当时生产富翁最多的公司,乔帮主作为最大的股东赚了2.17亿美元。

然后故事就朝着套现割韭菜的套路发展。就在苹果IPO后一年,股价跌去36.96%,而同期标普500指数只跌了3.3%。麻州居民大概笑尿了,感谢州政府拦着我。

当然现在我们知道这是短视了——自IPO以来,苹果股价增长已超过500倍,对比标准普尔500指数,近40年来也就20倍啊。

在苹果IPO 35周年的时候,《财富》杂志曾算过一笔账:

如果你在1980年以发行价买到苹果100股,到2015年就会变成63万多刀——还不包括分红。这不仅赚赢了大盘,还赚赢了股神,同期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仅仅是做到能把2200刀投成16.72万刀。

嘛,可惜没有如果。

 

插了这么一段,你一定觉得,这也太看得起蔚来了,竟然把它和苹果相提并论。但两者的境况有相似之处:

这不是最好的上市环境,吓得沃尔沃都颤抖着往后退了三步;而和当年的苹果一样,蔚来也太年轻,并且远没有赢利。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咱就不展开分析财报了——眼下是蔚来必须上市的时机,而它在资本市场的表现直接影响了屁股后头一大票的跟随者。毕竟蔚来已经是目前发展最快的新势力,也是概念上最靠近科技公司的新势力。

在我看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如何向外界展现自己的互联网和科技属性,比起祭出华丽的朋友圈或者中国电动汽车的前景,或许是最重要的杀气。

和科技公司对比,蔚来希望取得的增长才是合理的。以特斯拉为例,它的高位要超过通用,用汽车圈按产计算的玩法简直疯狂;但按照科技公司来看,甚至还没有到头部的平均增长水平。

科技公司,是现在也是未来。根据高盛的报告,如今,科技在经济和股市中占据主导地位,许多大型科技公司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收益。与90年代的.com狂热不同,这种成功大部分可归功于强大的基本面收入和收益来解释,而不是对未来的猜测;而在AI等技术的发展下,科技对社会的推动还会持续增长。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过去十年,全球科技行业收益远超全球市场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科技并不是均匀地分布在各个国家,而是集中在美国和中国,此二者在创造大型科技公司的能力上比很多其他国家要强很多。例如,科技股在标准普尔中占25%,中国目前超过40%。对比欧洲,科技股领域占市场资本总值仅为5%。

所以蔚来的可能性,并不在汽车,那是工业时代的昨日黄花;而是代表了传统产业拥抱互联网后,在中国这片神奇大陆或许能成为一个出行巨头。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蔚来到底哪块铝长得像科技公司呢?如果说特斯拉自带了科幻的想象,那中国这一批新势力都乏新可陈。

按照蔚来的思路,最大的可期点是在于通过体验去构建品牌。

这是有扎实的先例可循的。美国两家市值破万亿的公司,苹果和亚马逊,都不是一个尖端科技卦的企业,而是通过改善体验建立了商业帝国。

就以这次秋季发布的最大亮点,新iPhone传支持双卡双待……这个十年前TCL就能做到的事,放在iPhone身上却又让人获得了卖肾的冲动。因为你知道,即便是双卡双待,苹果就能做得很高级。

这让我想起一部新加坡电视剧《小孩不笨》,男主角之一的小胖子是个妈宝,惹得稍酷一些的小伙伴十分不高兴,diss道——

“你妈给你吃大便你也吃噢?”

“吃啊。就算是大便我妈也会弄的很好吃再给我吃。”

体验派科技公司在做的事,就是在商业化技术的天花板以下,把大便变黄金。

 

所以,如果你今天买了蔚来,还破发了,会发生什么?

谁知道。

就像没人能在1980年买了苹果,还能一直持有到今天的。连乔帮主本主都没坚持住,他在被踢出局之后在1985年卖到只剩一股——留着这一股是为了保证收到年报参加股东会的权利。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正常的投资人,都不会有那个耐性在动荡中相濡以沫。事实上,你需要佛系持股20年以上才能看清苹果是一家成功的公司,然后还要等3年它的股票才会开始增长。这是从2012年起到目前为止全球市值排名第一的公司。很简单,你无法两秒看今生。

反正股市中,最不缺的就是想要赌一赌运气的人。

所以,破发又算鸟呢。

年亏50亿的蔚来市值碾压年盈50亿的长城,后面就靠李斌讲故事了

你看,截止发稿又红回来了

 

转载自十一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