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务车平均养车费用比北京高约4成

BY 陈鑫

 

 

 

深圳38个部门目前已公布“三公”经费支出数据。记者分析相关数据发现,公车运行费用方面,深圳以平均4 .22万元/辆比北京多出4成。若以此前政府权威人士披露的深圳有3 .1万辆公车计算,仅公车维护运行一项,深圳去年支出就达到13 .2亿元,远高于目前市本级预算中6 .25亿元的数字。

 

公费出国出境费用方面,此前公布的深圳政府市本级“三公”支出中出国总费用为2900万元。2 .4万元/人次的人均费用与各地政府基本持平,其中最高者为4 .8万元/人次,有8个部门去年“零出国”。但各部门的总额标准和人均费用支出标准至今仍不明。

 

公车养车支出

 

市建筑工务署最高 市应急办最低

除交警局未公布车均年运行费外,其余37个部门中,车均年运行费用最高的为6 .01万元,最低的为2.63万元,平均数为4.22万元。与北京市车均年运行费用3万元相比,深圳平均每辆公车年均运行费高了1.22万元,约高出40%。

 

在37个公布车均运行费的政府部门中,公车年均运行费用最高的为市建筑工务署,每辆车一年运行维护费用高达6.01万元,高出37个部门平均数字4 .22万元42%。其次为深圳市统计局,该局公车车均年运行费用为5.9万元。市审计局与市国资委以5 .28万元的车均年运行费并列第三位。37个部门中,市应急办以车均运行费2.63万元排名最后。

 

建工署:工作地点多远离市区

排名出炉后,引发外界广泛质疑。为何公车运行费用最高的并非车辆使用最频繁的公安部门,而是建筑与统计、审计等部门?

 

市建筑工务署在公布的预算中提出,该署公务用车运行费偏高的主要原因是,工作职能主要是政府工程项目管理,项目地点遍布全市各个区域,离市区也较远,没有公共交通到达。工作人员大多数在工地办公,往返于工地和机关之间路途较远。比如,大鹏新区的工地来回一趟要超过100公里,油料、过路费等消耗较大。

 

统计局:车辆陈旧维护成本高

市统计局也解释称,由于该局部分车辆使用时间较长,使用时间超过10年的有5辆,车况较差,且长距离出行调查任务多,增加了维修费用支出。另外,该局办公地址自市民中心搬至科技大厦后,停车位严重不足,部分公务车辆经常要停到周边住宅区,相应增加了停车费支出。

 

国资委:监管企业分散,车辆陈旧

市国资委公务车只有14辆,但车均运行费用达到了5.28万元。该局解释称,这些费用包括在2011年日常公务、到企业调研等工作所产生的燃料费、维修费、过路过桥费、保险费等支出73.94万元。因公务用车数量不足,所监管企业比较分散,且部分车辆陈旧,车均运行费相对偏高。

 

国资委、社保局为员工租通勤车

国资委披露的信息中提到,132.44万元的公务车费用除了14辆车的养护成本外,该委机关工作人员上下班班车租赁及大型会议、活动租车费用支出58.5万元。在37个公布数据的政府部门中,除国资委明确列出存在租赁车辆接送员工上下班的费用外,市社保局公布的公车运行费用中也包括了员工班车的运行维护费。

 

近年来普通市民出国旅游热情高涨,政府部门因公出国出境的费用也与日俱增。但其费用往往比市民出游的费用高出一截。其中发改委、财政委、审计局、民政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市政府办公厅、机关事务管理局七部门人均过4万,但也有出人意料之处,2011年出国费用为0的部门共有八个。

 

市场监管局去年没花完今年继续花

2011年,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出国费用的解释中,该局出国团组10个,共45人次。出国项目包括:境外公众电梯和大型游乐设施监管业务培训学习及美国H IS组织的国际学术研讨19人次,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合同监管体系、质量管理体系、产品追溯体系与执法打假等方面与国外相关部门开展多层次的双边交流、考察访问等26人次。且该局2012年还要增加预算到227万元。原因是除今年的已有项目外,2011年的一个出国技术交流项目,因为2011年举办大运会延迟出访,拟在2012年完成。

 

与市场监管局类似的对2011年未完成出国计划,还要需要“查漏补缺”的单位有人保局、审计局等多家单位。其中人保局表示,因公出国(境)预算145 .9万元,比2011年实际支出数增加109.48万元。主要原因:2011年因严格控制出国项目,经国家外专局审核通过的3个赴外国培训项目暂缓出团,未完成2011年预算。2012年该项经费预算与2011年持平。让人困惑的是,去年严格控制出国项目而搁浅,今年如何获得通过?而审计局对人均4.8万元未过多解释,仅称其出国原因“是参加规划建设项目考察”。

 

政府“严控”少数收紧

在38个部门中,口岸办、发改委和司法局等少数几个部门的出国经费有所缩减。在有些表述中,已经提到“上级部门”对出国人数和费用开始“严控”。

 

如市发改委今年预算费用比去年减少了6 .87万元,其原因即为“计划在2012年进一步从严控制出国人数和费用”。市司法局对出国预算减少的表述是,“按照上级相关部门要求,加强出国业务审批与管理,严格按照相关出国费用标准支出,减少本部门出国经费。”

 

但“相关出国费用标准”在政府本次发布“三公”经费的过程中并不明确,且部门之间差异巨大。以上缩减费用的部门在总费用和人均费用上均排不上前列。

 

2011年出国费用为0的部门共有八个。其中消防局和国资委两部门今年预算出国经费维持为0,让人另眼相看。因为两个部门都不算小,消防局的总业务量在深圳各部门中是排在前列的,而国资委掌管的资产规模及业务复杂性首屈一指。在不少市民眼中,此二部门相当“滋润”,未料在因公出国审批上“恪守清贫”。

 

公安和交警两部门在人数上远超其他绝大多数部门,业务量及复杂性也相当大,但二者出国经费并不算多。分别为44 .6万元和9 .5万元。且今年预算中或持平或缩减。尤其是交警局在去年人均费用仅0 .25万元的基础上继续缩减。

 

 

 

质疑

 

市人大代表向隽:个别部门养车费为何高得离谱

个别部门公车支出高过平均水平40%以上,引发了人大代表的强烈质疑。深圳市人大代表向隽认为,个别部门公车养护支出高得离谱,尽管有所解释,仍然令人生疑。

 

向隽认为,按照大众的判断,深圳公车运行费用最高的应该是公安交警等执法部门。尤其是公安机关的警车,每天巡逻出警,使用率极高,许多案件需要跨市办理,长途跋涉。但公开信息显示,公安局公车车均运行费用仅为4.07万元,低于4.22万元的平均水平。“难道有些部门比公安还忙?这样的数据让人觉得离谱。”向隽表示。

 

向隽认为,深圳市区面积不大,相比北京而言也不拥堵,但深圳的公车平均维护费用却达到了4.22万元,这一数字本身就不太正常。个别部门的公车运行费达到五六万元,不仅比公安部门高,而且也远超平均水平。“我怀疑,有些部门是不是将其他经费巧立名目挪用到公车经费中。另外,公车私用也是深圳公车运行费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向隽认为,要想让公车经费降低,深圳必须启动公车改革,将公车的运行费用降到最低。

 

昨日,市人大代表郑学定表示,此次三公经费公开有可取之处,尤其气象局等部门公开较详细。但有些部门则很笼统,就一个总数据摊开。他认为,“三公”经费支出数据要更详细,并配上图表,给出具体分析,是接下来要做的事,“对于普通市民和纳税人来说,一本能看得懂且有明细的三公消费账单十分重要。”

 

精彩推荐

система автоматического полива

meizu pro 5 aliex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