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

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

因为还有慕尼黑和沃尔夫斯堡,斯图加特无法独享德国汽车城的盛誉。因为还有保时捷,梅赛德斯-奔驰也只是这座汽车之城一半的主人。无论如何,对于任何一位奔驰车迷而言,斯图加特肯定是其心向往之的一座梦中之城;在这里寻找星徽的痕迹,当是其梦寐以求的一次旅行。8月上旬,我用4天时间经历了这样一次迷人的旅行。

 

说来甚是有缘,三年前第一次拜访德国,斯图加特便是重要一站,当年我参观了辛特芬根工厂和奔驰博物馆。三年后的今天,再访斯图加特,恰逢汽车诞生125周年,这座城市正在举行名为“Stuttgarter Sternstunden(斯图加特的伟大时刻)”的大型庆典活动,而三叉星无疑是活动的主角。

 

为了庆祝125年前那个属于奔驰、汽车业、斯图加特乃至全世界的伟大时刻,奔驰在斯图加特市中心的宫殿广场一角搭建了一个名为“mb! Lounge”的临时展厅,展示奔驰的当下和未来。展厅门口是一辆黄色电动SLS AMG跑车和一辆燃料电池B级车。隔开一条马路,与之遥相呼应的是一辆F1赛车和一辆DTM赛车。展厅内的主角则是A级概念车。这样的组合,让我感受到的是年轻、充满活力、面向未来的奔驰,显然奔驰没打算把这场面向公众的庆典变成一次考古学研讨会。

 

新闻发布会的气氛异常轻松,先是端坐主席台中央的奔驰老大蔡澈宣布未来几年将投入100亿欧元研发费用,其中一半用于新能源车型的开发,同时强调了对于巴登-符腾堡州和斯图加特的承诺。随后,坐在角落里的巴登-符腾堡州内务部长和斯图加特市长狠狠地吹捧了奔驰一番,感谢其对自己的家园做出的贡献。在回答完一位记者的提问后,坐在蔡澈身边的足球皇帝贝肯鲍尔突然就斯图加特民众抗议改建火车站工程一事调侃起两位长官。内务部长当即反驳,让这个巴伐利亚人少管闲事——很有德国风味的一场发布会。

 

为期一周的庆典包括几场在mb! Lounge及其周边举行的活动(新闻发布会、时尚对话、有舒马赫和罗斯伯格等现役车手出席的银箭巡游),以及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举行的德国对巴西的足球友谊赛、在宫殿广场举行的Placebo和30 Seconds To Mars乐队的演唱会等活动。8月的斯图加特非常凉爽,没有一丝酷暑的味道,白天很长,是一个欢快的季节。德国的球迷和乐迷相当疯狂,有关这个民族的刻板印象显然需要更新了。亲身感受这样一场难得的庆典,自然为我此次斯图加特之旅增添了许多风味,不过对于一位真正的奔驰车迷而言,斯图加特显然有更为迷人的所在,比如我这次拜访的奔驰博物馆、AMG总部和奔驰老爷车中心,以及我在三年前曾经拜访过的辛特芬根工厂(直到今天,还有许多欧洲客户选择亲临这家工厂提取自己购买的奔驰车,然后亲自开回家)。

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

鉴于《名车志》对奔驰博物馆已经有过专门的报道,在这篇文章里我打算把更多的笔墨留给我首次拜访的AMG总部和奔驰老爷车中心。不过参观过奔驰博物馆的朋友或许有与我相同的感受:这个博大精深的博物馆实在是值得多来几次,好好品味的。这不仅是因为藏品数量极大,还因为博物馆会不定期地更换某些展品,并举行一些临时展览。我这次赶上的是安迪·沃霍尔以奔驰车为主题创作的一系列绘画作品,色彩绚丽,为那个年代的德国经典披上了一层流行的织衣,非常耀眼。据说沃霍尔在完成整套作品之前便撒手人寰了,因此这个项目也一直停留在了某种未完成状态。

探秘AMG总部

 

AMG总部位于斯图加特附近的小镇Affalterbach,距离斯图加特市区和奔驰总部不过半小时左右车程。整个总部区域没有围墙与外界分隔,因此任何人都可以非常轻易地进入这片区域,而谍照摄影师们在这里捕捉到那些正在测试的车型似乎也是举手之劳,我在3个多小时的参观过程中就看到了好几辆带有伪装的测试车辆。不过那些最核心的区域仍然是不对外开放的,没有事先和奔驰的沟通,普通游客显然没有机会进入AMG的核心区域进行参观。

 

今天的AMG战车几乎都不是在Affalterbach制造的。AMG的制造已经完全融入奔驰的体系,它是奔驰的第四个品牌——高性能品牌,甚至“御用改装商”这样的标签也显得不够精确。Affalterbach的职责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一是AMG车型的研发和设计,这项工作常常可以与相应的奔驰车型近乎同步进行;二是按照“一人一机”的原则打造AMG发动机,这被认为是AMG最核心的价值和竞争力;三是满足各种个性化的改装需求。

 

在个性化改装部门,我看到了各式各样的AMG车型,有些已经处于完成状态,大部分还在经历着另一次生命的孕育。带领参观的讲解人员介绍,原则上而言,客户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得到满足,然而有些要求的代价会非常昂贵。比如客户有时会要求一种特别的漆身颜色,或者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做内饰,或者增加某些特别的配件,AMG有时需要进行一些针对性的开发和测试,只有通过包括安全和可靠性在内的各种测试的材质或部件才可出现在AMG车上;如果客户的要求特别到只有一辆车使用这些部件或材质,那么所有相关费用都需要由这位客户承担,那将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如果你拥有足够的预算和耐心,那么除了极少数违背自然规律或安全原则的要求会被拒绝外,你可以要求AMG为你做其力所能及的任何事情。

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

除了这个特殊的部门,Affalterbach已经不制造整车,不过所有AMG的发动机则全部出自这里。“一人一机”已成为AMG的某种精神象征,今天我终于得以亲见其工作模式。与采用全自动化装配或者线动人不动半自动化模式的普通生产线不同,AMG的发动机生产线采用人与线同步移动的U形组装线。技师与其装配的发动机一起在整条生产线上移动,负责这台发动机的全部装配工作。这台发动机最终通过各种检测之后,将被烙上这位技师的名字。一般情况下,一位技师组装一台发动机需要3.5小时。每位技师在经过各种培训和考核装配第一台AMG发动机时,会有一位导师在旁监督。只有当他独立装配完发动机并通过检测后,他的名字才会第一次出现在一台发动机上,这也标志着他正式成为一位合格的AMG发动机技师。

 

所有发动机都需要进行常规的检测,而大概有2-3%的发动机会接受全面的测试——这是在制造阶段。而在研发阶段,每一台AMG发动机都需要经过16万公里的路试,以及500公里的连续满负荷运转测试。

 

虽然是全手工打造,但AMG的生产线仍然大量依靠电脑系统来规范技师的操作,避免任何可能的失误。比如,每一个零件在被装配到发动机上之前,必须经过电脑扫描确认;而装配每一个零件所使用的工具,同样需要经过电脑扫描确认。这确实是种非常有趣的生产方式,人和机器组成一种特别的伙伴关系,维系着一种具有现代精神的传统气质。

 

距离AMG发动机车间不远处,有一座外部没有任何标识的建筑,看上去毫不起眼。但事实上这家H.W.A公司来头可不小,它是AMG的创始人之一汉斯·沃纳·奥夫雷希特在将AMG出售给奔驰后成立的公司,与AMG合作参与各种赛车比赛。这家公司至今仍独立于奔驰。

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

 

相比奔驰博物馆,奔驰老爷车中心是一个不那么起眼的所在。它当然也是一个传播奔驰文化的机构,不过其主要使命还是为奔驰老爷车主提供各种服务。因此,如果你想要进入那个或许比奔驰博物馆更让奔驰车迷兴奋的小车库,你着实需要动脑筋想点办法了。

 

奔驰老爷车中心的主要业务有二种:一是寄卖老爷车;二是修复老爷车。老爷车中心有时也会自己去收一些老爷车,修复后或收藏,或出售。修复奔驰老爷车是这个挂着三叉星徽的奔驰衙门的最主要工作,其流程说来简单:首先奔驰老爷车中心会根据车况给出修复清单和报价,而实际产生的费用在报价上下15%范围内;然后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修复工作,少则半年,多则三五年。事实上,老爷车中心的展厅和我刚刚提到的车库里停放的各式老爷车,一多半是客户委托修复的,另一小半则是奔驰自己的收藏。

 

一位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的老人腆着德国人常有的啤酒肚,从容地讲解着每一辆车背后的故事。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慵懒午后,在那个静谧到时间也仿佛凝固的老爷车库,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不时在我心中涌起。这里的每辆车都有一个故事,每个故事背后都承载着一段历史,我突然明白很多人对老爷车的迷恋多是基于精神上与某段历史的纠结,不管具体的纠结点是速度、艺术或者情感。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两辆车。其一是T 80世界纪录车,老爷车中心的车库里保留着车架,其车身则展示在奔驰博物馆。顾名思义,这辆车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创造新的速度世界纪录——这是1930年代汽车界的重要主题。当时,赛车手汉斯·斯塔克立志成为地面上速度最快的人,他和当时效力于奔驰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合作,打造一辆可以创造纪录的车。最初的计划是使用两台DB 600航空发动机,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之时,1938年9月,当时的速度纪录被刷新为575公里/小时。费迪南德·保时捷不得不重新调整计划,他将目标调整为600公里/小时,这意味着车子需要3000马力动力——只有还在测试阶段的DB 603航空发动机可以胜任。然而,汉斯和费迪南德几经周折、克服重重困难制定的挑战计划(时间为1940年初),最终还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破产了。时至今日,身首异处的T 80早已成为一段悲戚的历史,只有那两根传动后轴和无法实现转向的方向盘似乎还在诉说着其当年的雄心壮志。

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

另一辆是600,一辆几近完成修复的车。德国老先生向我讲述了修复这辆车的不易。由于年代久远,零部件短缺成为修复工作最大的障碍,他们采用了三种手段:首先是想办法找当年的老件;实在不行就委托当年的供应商重新制造;还不行就想办法单独打造。“最难弄的是博世制造的液压管,当年的生产线早就不存在了。”无论如何,眼前这辆600已经初现真容。

 

这个车库里停的每一辆车都值得大书一番,它们不仅有属于自己的历史,也有正在获得的新生。德国拥有深厚的老爷车文化,从奔驰老爷车中心出来的车(当然也包括其他老爷车),经过一套专门的认证手续后,即可申请一块以字母“H”收尾的车牌,然后就可以合法上路了。出于对老爷车文化的尊重,某些老爷车甚至不装后视镜也可通过认证。

 

在斯图加特寻觅星徽,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在125年的漫漫岁月中,奔驰与这座城市结下了血脉的联系,这里有太多挂着三叉星标志的建筑和四轮机器,有太多直接或间接为这家公司服务的员工,有太多与之相关的故事和荣耀。对于每一位奔驰车迷而言,这确实是一座不容错过的梦中之城。

精彩推荐

Узнать как форд куга цена по вашему желанию, недорого.
http://www.adulttorrent.org

штори цен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