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旅行 奔驰B-Class F-CELL澳洲之旅

美妙旅行 奔驰B-Class F-CELL澳洲之旅

从中国香港出发,经过一个晚上的飞行,来到南澳洲的阿德莱德。这是一个安静的城市,那种安静里甚至有着某种神秘。到达的那天正逢双休日,商店大都关门歇业了,只有一个教堂前聚集着一小群人。后来在微博上,一位长期旅澳的华人告诉我:阿德莱德是一个过于安静的城市,安静在于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居民都有着各自的信仰,喜欢各自独居。这位中国朋友最后经受不了这里的安静移居墨尔本了。看来安静的生活多么需要纯真的信仰。

 

125年前,梅赛德斯-奔驰开创四轮之上的轿车生活。125年后,梅赛德斯-奔驰旗下的B-CLASS F-CELL轿车开创了以氢为燃料的氢电混合动力系统轿车全球之旅的壮举。这是一个企业的信仰,能源危机已经导致了国家战争、人类的迷茫与慌乱。

 

怀着对这个伟大汽车制造商的敬仰,来到澳洲这块大陆。北半球的春天刚刚到来,我与国内两家专业媒体同行飞越赤道,来到刚入秋的南澳洲。清新的空气、碧蓝的天空,未经雕琢的大地深深吸引了我。大洋洲似乎是上帝丢在南半球的另一块依然完好的净土。

 

与欧美试车旅行不同的是,澳洲几乎没有什么时差,生物钟依然正常运作。第2天的早晨,我们与欧洲媒体同行一同乘车来到阿德莱德的一个足球场边上的停车场。看到4台嫩绿的F-CELL B-CLASS,还有24辆阵容庞大的后援车。3家媒体一台车,我与国内同行分在一组,一路欢声笑语地上路了。在国内,我曾经开着一辆B200从上海一路到安徽黄山,这是一辆经济小巧的MPV,操控在同级别中印象是最为深刻的,虽然有人说它太贵了!这次,几乎相当的路程在南澳展开,从阿德莱德一路沿着大海向着西方开去,道路两边遍布葡萄园,这里是澳洲著名的葡萄酒产地,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澳洲红酒,但杰卡斯酒庄的红酒在国内也多次品尝过。此次路径产地,我强烈要求大家把车开进去。这里已经是一个旅游景点了,一个可以眺望葡萄园的玻璃房里挤满了来免费品尝红酒的游客。在入口处旁的草坪上一块巨大的太阳能电池板来供给这个杰卡斯酒庄游客中心的电能需求。从中国出发时,日本福岛核泄露成了舆论焦点。我发了一条询问澳洲是否有核电站的帖子,得到的回答:没有。虽然未得到进一步证实,但我依然相信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答案。我们把F-CELL开到电池板的边上拍了照片,继续上路。

美妙旅行 奔驰B-Class F-CELL澳洲之旅

上海出发时,6岁的女儿要求我带给她一只袋鼠,一路上我们都在不停地去发现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母性的动物,一个温暖哺育下一代的小袋子就长在身上。带不走这个鲜活的生命,也一定拍张照片给女儿。道路两边总能见到提醒路人小心过路袋鼠安全的警示牌,在经历漫长路程未果后,开始在这个牌子旁拍摄起“袋鼠”与F-CELL的合影来。中途在一个小镇买咖啡时,店老板知道我们一路寻找袋鼠的辛苦,告诉我们:这个小镇上有一户人家里养了几只袋鼠。热情的澳洲人接待了我们几位远方的来客。进入这家人的后院,我们几乎惊呆了,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动物的家园。一只肥硕的棕黄色小狗更是百倍地热情。这乐坏了一位北京有着大嘴巴的媒体同行,他同样热情地和每一位澳洲动物朋友们热吻一番!

 

在许多年以前,我参加法兰克福车展时,也曾经乘坐过当时A-CLASS的混合动力免费车展摆渡车,今天梅赛德斯-奔驰发起F-CELL环球之旅是人类造车史上的又一次壮举。它揭开了人类汽车生活替代能源的崭新篇章。从南欧出发途经法国、西班牙抵达葡萄牙,然后取道北美,穿越美国和加拿大。在横跨澳洲大陆后,抵达亚洲;一路驶过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抵达北欧,并最终计划于6月初返回斯图加特。期间穿越4大洲历经14个国家,总里程超过3万公里,用时125天。其中,我们参予了澳洲阿德莱德至赛都那的两天行程共计918公里。旅行中,那台装满巨型“火腿肠”的卡车特别醒目。由于没有加氢站,奔驰特别为这次环球旅行准备了这台流动的加氢站。两天918公里的路程总共加氢4次,平均大约250公里加氢一次,流动加氢站每加一辆车大约需要耗时40分钟,这正是我们午餐休息的时间,一台餐饮房车负责全队人马的饮食。第一天的晚上我们住在一家高速路边上的WESTBEST酒店,同行的大嘴巴记者以一张与袋鼠亲吻的照片获得当天发现袋鼠奖,赢得一瓶澳洲白葡萄酒。结束一天的试驾,喝上一杯正宗的澳洲葡萄酒,夜空中繁星点点,我少年时的家乡同样拥有这块天宇,但是今天看不见了,原以为自己的眼睛有疾,现在知道,30年来,我们自己模糊了我们的天宇。

 

氢动力系统真正实现零排放,排气管释放出的水甚至可以饮用。第二天我起得特别早,车队的技师准备向着中午集结站出发了,4辆F-CELL B-CLASS在澳洲的晨光里光鲜无比,车身上的露珠晶莹剔透。

美妙旅行 奔驰B-Class F-CELL澳洲之旅

简单的早餐过后,很快又上路了,出发前随行的负责人告诉我们下午要乘飞机去珀斯,需要在15:00以前赶到赛都那。一上午,南方的媒体同行一直地板氢前行,100公里的路程只见过几只飞鸟和旅行的房车,或许,过于无聊的唯美风景。这位同仁决定要睡一觉,当我坐到驾驶舱,氢燃料已经所剩不多,那位大把挥洒氢的朋友已经入睡了!在经过20公里的正常行驶状态后,我们不得不采取80公里等速前行,同时关闭掉空调来节约能源,这80多公里是漫长的,同行者都在想象车子停下来以后,我们需要采取的行动。最后,我们是在用尽氢燃料,电能还剩余10%多一点的地方,进入加氢站。午餐的短短1小时,大嘴巴同行已经把我们的历险记生动地播报给欧洲的同行了。结果加氢的技师追着中国记者领队,告诉他如何正确驾驶才可以节省燃料。

 

此前,我开过上海大众为世博会研发的氢电混合动力车,上海在那个时侯有两个加氢站,一个在安亭,另一个在浦东。F-CELL B-CLASS无疑在技术上已经相当成熟了,这次不寻常的经历也证明,F-CELL B-CLASS在极速行驶状态下的燃油经济性需要得到更好的提高。虽然在加速性上,还无法与汽油车相比,但极速表现与汽油车已经相当了。

 

参加完F-CELL全球之旅澳洲站回到上海的出租车上,中国油价在当天凌晨再次提高,司机一路抱怨油价的提升对自己收入的影响。石油是有限资源,国家利益争夺的对象,一些战争直接与此有关,如何将有限资源转化为无限获取的替代能源。奔驰作为全球著名汽车制造商,率先在这条路上展开自己的征程。4辆F-CELL B-CLASS车做了为期125天的环球征程。虽然,后援车是由庞大的24辆各种型号的奔驰高级别系列轿车和大吨位卡车组成。至少,在替代能源的道路上,奔驰已经开始了它的又一个征程。

精彩推荐

http://aboutviagra.info

www.adulttorrent.org/details/phealinphine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