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旅 宾利欧陆飞驰VS.劳斯莱斯古思特

 

大家需要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在美国市场,一旦你在一辆车上的花费超过25000美元,那么它的部分价值就会变成象征意义而不是理性消费。而在此之上花费的越多,虚幻部分所占的比例就越大。在那个数字上再加上20万或30万美元,人们就会好奇地聚拢在你的车周围,开始思索它背后更深刻的含义,就如同在瞻仰金字塔或狮身人面像。有些到埃及旅游的人还会带些纪念品回去。这种景象在这次试车途中屡见不鲜。就用我们这辆劳斯莱斯古思特车头上装饰的“飞翔女神”当例子吧。这类东西经常会被掰掉偷走,于是劳斯莱斯的工程师把这个老姑娘安放在了一个底座上,只要按下车钥匙上的锁车键,底座就会藏进发动机舱盖里。另外通过中控台上的一个菜单按钮也可以控制它的升降。太有才了。

当我们离开位于主矿脉以北的Newport海滩办公室开始这次为期三天的双车试驾活动时,我们决定去给洛杉矶的高峰时段添个乱,具体安排是天不亮就出发,尽快通过Tejon山口,然后在Grapvine的一家餐馆集合吃早饭。

我因为比主编Andrew Bornhop和他的宾利略早到达目的地,所以留在车里等他,边等边写着试车笔记。没过多久,一个刚吃完早点的顾客悠闲地从我的古思特旁走过,突然又停下走了回来。他围着车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停在车头前盯着飞翔女神车标看。他那种眼神让我这个临时车主感到了一丝不快。

突然间他发现车里有人,于是很明显地缩了下身子,然后径直走开了,就像是路上的行人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害怕被人看到。我降下车标继续埋头书写。那位老兄的本意也许是好的,纯粹是出于好奇或欣赏,但他的举止让我感觉自己像博物馆里的保安。这种感觉可不是什么车都能有的。

实际上根本没有其他哪款车能有,即便是即将与它同行的宾利。当然,它们也有共同点。除了都有历史深厚的鼎鼎大名,它们还都很昂贵。这辆古思特试驾车的厂家建议零售价是308350美元(包括9950美元的“后排影院配置”和6000美元的“独立沙发椅配置”),而“只需”226485美元就能将飞驰Speed开出展厅,它最贵的选装件“NAIM高级音响系统”也只需6900美元。

不惑之旅 宾利欧陆飞驰VS.劳斯莱斯古思特

其次,它们都很大——当然就它们的类型而言还是很运动的——动力也很强。不到2.5吨重的古思特从母公司宝马那里借来了7系的基础结构,但使用了自家独有的全新铝合金6.6升48气门60度夹角双涡轮增压V12,最大功率563马力。全部的动力都通过电子控制的8档变速器传递给后轮。劳斯莱斯没有使用炫耀成分更重的F1换档拨片,而是在转向柱上安装了精巧的换档杆,只需选择D档,就能悄无声息地起步,然后以粉碎一切的气势绝尘而去。那种感觉就如同你只需搅动马提尼酒杯中的橄榄就让玛丽女王号游轮开动起来一样。没错,就是那种感觉!

再来看飞驰Speed。它用一台取自大众辉腾的610马力双涡轮增压6.0升W12(可以被视作两台共用曲轴的小夹角VR6)推动2525公斤的车身。这辆宾利同时拥有换档拨片和安装在中控台底座上的换档杆,它们通过托森中央差速器为四个车轮提供动力。也就是说这两辆车都在车头内蕴藏了巨大的力量,但它们施放力量的方式略有不同。劳斯莱斯的动力输出有点像蒸汽机,在任何速度下只要轻踩油门那即刻涌现的、源源不断的扭矩就会带动车身前行。非常顺畅,非常安静,非常强悍,丝毫没有吃力或不情愿的感觉。宾利则似乎要略为思考几毫秒,选择好档位,做好预备动作,然后转速迅猛上升,迫不及待地向远方冲去。两辆车的速度都相当惊人,宾利的功率更大些,但劳斯莱斯那紧密平顺的动力输出让它在需要不断提速减速的蜿蜒道路上更容易平顺地驾驶。

接着,在驶过了穿越加州中部谷地的漫长高速公路之后,我们离开了干线道路,经由49号和4号高速路进入了Sierra丘陵地带和金矿区,此时的道路有着更多的急弯,而且因为刚经历几场雨水,路面经常有积水,但两旁的景色也更加翠绿。当我们在夜间到达Calaveras郡的Murphys采矿小镇时甚至还下了点雪。这里是马克·吐温的故乡,他的故居就在通往Murphys镇的路旁。

在风景秀丽的乡间小路上,这两款明星车型表现出了更多的区别。如果你刚开过劳斯莱斯就接着换开宾利,能立刻感觉到后者更小、更低矮也更紧凑,仿佛它不是豪华轿车,而是一辆高性能跑车。转向有着更好的响应,通过急弯时高度可调的悬架更硬朗也更平稳。但在崎岖的小路上它的颠簸也更明显,即便把4级阻尼控制装置调到舒适模式也是如此。驾驶宾利时能体会到劳斯莱斯更高、更软、更容易跳动。事实即是如此。

不惑之旅 宾利欧陆飞驰VS.劳斯莱斯古思特

但如果你再换回到古思特上,心灵深处的另一个地方会有一丝的感动。对于一款如此巨大、沉重的豪华轿车来说,它的转向惊人地敏捷、直接,乘坐舒适性可以形容为仁慈、柔顺,但又不是过分松软。快速过弯时古思特的车身侧倾要比宾利明显,但在过渡阶段也能保持令人满意的利落和顺畅。

与幻影相比,古思特更加运动且不需要专职司机驾驶。不过它仍旧让人感觉到它就是辆劳斯莱斯,而且是充满乐趣、身手敏捷的劳斯莱斯。动力随时待命,时刻准备着把车带出弯道。我们的直线加速和绕桩测试结果都证实了这些主观印象。宾利的环形行驶和绕桩都要快一些,从静止加速至100公里/小时的时间也更短,但这两辆车的400米加速成绩完全相同,劳斯莱斯的极速则更高。大概可以这样说,宾利是沾火就着的暴脾气,而劳斯莱斯更为含蓄,不过一旦到达更高的温度它的爆发更剧烈。

除了这些原始性能,如今说到豪华总要看看有多少“功能”。这两辆车里的系统、菜单、开关和旋钮比一架四发轰炸机还多,所以要想充分享受就必须仔细研究车主手册或是教学光盘。有些控制装置很明显,但也有些似乎是画蛇添足了。相对而言,古思特更为直观,例如它的空调/加热系统就很简单,便于上手。当然它也有不足。比方说,要换档的时候,我们经常会碰到换档杆旁边的雨刷开关。还有,因为出厂设置的关系,总要拉动门内把手两次才能打开车门。硕大的外后视镜在通过狭窄弯道时还会阻碍视线。另外,古思特的转向灯开关没有止动器,因此在向左变换车道后想关闭左转向灯时右转向灯会跟着亮几下。

当然,它们身上还是有些特色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古思特的GPS导航图像细节丰富,色彩鲜艳,它还有一套由多个摄像头构成的系统,能以俯视视角提供车辆周边环境的画面。作为一辆劳斯莱斯,也少不了一些来自“古老帝国”的亮点:需要时从前门门槛里会弹出一把银质手柄的雨伞,轻按后窗柱上的一个按钮,对开式的后门就会安静地自动关闭,乘客不必用不雅的姿势去够门把手。还有,轮毂中心的双R车标有自平衡功能,无论车速多快,它们都能保持竖直,让人认清车的身份。

不惑之旅 宾利欧陆飞驰VS.劳斯莱斯古思特

宾利的特色包括仪表台胡桃木饰板上镶嵌的百年灵时钟、关闭液压机构尾厢盖的按钮和全方位可调后排座椅等。两辆车的后排座椅都超级舒适,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极乐世界,而且每个乘客都有分区空调控制、化妆镜、烟灰盒(配两个点火器!)和DVD屏幕。你的朋友肯定乐于当你的乘客,假如你没把孩子送进贵族寄宿学校,他们也会乐于在你的车上打发时光。

造型向来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这次试车的一行人包括编辑和摄影师共有4人,其中3个更喜欢飞驰的流线感和低调,剩下的一位则认为飞驰的设计过于拘泥,对于这个级别的车来说太常规了。他更迷恋于古思特的外露和坦诚,具体的心仪对象是双色涂装和劳斯莱斯家族的直瀑式格栅设计。劳斯莱斯就是这么直白,即便你不想直白它也不干。不过,在高速公路上两辆车都没逃过所有路人的关注。进入高峰时段的车流,光可鉴人的车漆和电镀件让我们变得小心翼翼,就像捧着一件中国明代瓷器在参加盛大的鸡尾酒会的人群中行走。

真的很难下定论。本刊的编辑在进行对比测试时往往倾向于驾驶者之车,也就是喜欢操控好、动力强的车,但Bornshop问了个问题:“愿意掏225000美元甚至更多的钱买豪华车的人真的想在性能上超过法拉利吗?还是他们就想在舒适性和气势上高人一头?”

我们猜测那些乐于享受、喜欢传统豪华车的人应该会更喜欢古思特——就和我们一样。而那些愿意以更快的速度行进而且不希望被外人注意到的人会更中意飞驰Speed。还有些愿意参加宾利驾驶者俱乐部胜过劳斯莱斯车主俱乐部的人还可以选择购买更加平民化、不带Speed的飞驰或是标准版、在我们眼里也更漂亮的欧陆GT——这两款都是我们偏爱的车型。

在此次对比测试中,宾利在性能测试的客观数据上胜出,但就这两款车而言,如果把出发点放在享乐主义上,那么古思特无疑是胜者。它是辆传统意义上的豪华车,同时又很敏捷、很有现代感,让人乐于亲自驾驶。没理由雇个专职司机让他去享受乐趣,对吧?

精彩推荐

https://best-mining.com.ua

www.make-up.kiev.ua/laminaciy-brovei.html

https://militarycenter.co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