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
28

奔驰最擅长的始终还是打造像S-Class这样的大型轿车,我想没有谁会反对这样的论断,而且应该也不会有人怀疑这款车型的地位乃至它对奔驰,甚至整个汽车工业的重要性,它不仅是豪华轿车的基准,而且也是所有轿车甚至整个汽车工业的榜样。顺便说一句,逐渐浮出水面并且即将正式问世的新一代车型尤其让人期待。但显然仅有S-Class是不够的,所以奔驰还有一系列用其他字母命名的产品线。那么问题来了,这比诺曼底防线还要长的产品线起点应该设在哪儿?要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并不容易。以字母表的第一个字母A命名的入门小车如今已经走完了两个生命周期,纵然拥有前瞻性的设计理念、革命性的“三明治”型底盘结构和犹如子弹一样的出位的造型,但A 级车除了在其诞生时曾引起过短暂且巨大的轰动之外,在其已经长达17年的生命历程中并未获得更多的认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就算对一个小家庭而言它也不够大,并且外观和内饰都缺乏奔驰应有的品质是不争的事实,最后它的动态也没能发挥小身材所应带来的灵巧和活力恐怕也是重要的原因。总之,新A级想要获得成功就应该比原来更宽敞、更华丽,也更注重驾驶感受。

谢天谢地,新A级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而且我觉得甚至比大部分人所预期的更特别。除了保留了相同的名字以外,它和过去已经一刀两断,其差异之大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学校花变身魅惑的封面女郎。你根本不可能将视线的焦点落在别的地方,你能做的只是去反复品味那些设计细节、挑逗的眼神、冰刀般锐利的车身折线和极富侵略性的前保险杠。AMG运动套件会给外观增添许多邪恶的力量,并把进气格栅、轮圈和排气管妆点得格外性感。试驾活动的一个换乘点被设在了公共停车场里,当我把新A级停在一堆雷诺、标致、奥迪和大众旁边时,那感觉就像一个穿了一身晚礼服的人站在拥挤的地铁月台上。我无法把这样的视觉冲击力与诸如 “入门”之类的字眼联系在一起,倒是“无论需要多少钱,立马给我来一辆”这样的念头总是可耻地挥之不去。

车厢的感觉也很对头,在简洁明快并且富有朝气的设计中糅合了一些明星跑车SLS的魅力。包覆性良好的桶形座椅,手感讨巧的运动型方向盘,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的空调出风口和那个清晰度令人满意的彩色显示屏率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只有等新奇的感觉慢慢平息后我才开始注意到并不是每个塑料部件都那么精致,装嵌工作显然也不是由英戈施塔(奥迪总部所在地)的熟练工负责完成的,不过缺点也仅此而已,没能蚕食多少我对它的好感。

我的试驾车是一辆同系列中最昂贵的A250 Sport,动力仅次于A级家族中的王者——同样使用2.0升排量直列4缸涡轮增压发动机的A45 AMG。就在试驾开始前我刚在日内瓦车展上见证了这款AMG历史上的首辆掀背钢炮的正式发布,不过对于一台钢炮而言,360马力的最大功率以及高达450牛·米的扭矩,再加上一套四驱系统未免有些太夸张了。而“仅仅”只有211马力最大功率以及350牛·米最大扭矩输出,并且单纯依靠前轮驱动的A250倒是更贴近我所熟悉的那些性能钢炮,比如高尔夫GTI和福克斯ST。奔驰同样提供更经济的动力搭配,配备1.6升4缸涡轮增压发动机的车型分为A180和A200两个不同的功率版本,前者拥有122马力和200牛·米,后者则拥有156马力和250牛·米的动力输出。这两个版本都可以选装6挡手动变速箱或者7挡双离合器变速箱,而我的A250则只有后者一个选择。

不过双离合器变速箱肯定更能够迎合中国消费者的口味。好消息是平滑、顺畅,啮合准确并且很难捕捉到真正的换挡瞬间代言了这款变速箱的各种工况。虽然我幸运或者不够幸运没有碰上大堵车,所以我没能在这种变速箱通常最不擅长的工况下进一步考验它的低速响应和衔接,但就目前的体验而言,它在平顺性上还是超过了之前大众以及奥迪的横置发动机车型所普遍采用的6挡制品。另外,换挡拨片也很好用,可以在任何状态下直接介入手动模式,所以超车或者顺畅地衔接一组突然出现的连续弯道对这款车而言简直不在话下。最后,布局合理的仪表和中央液晶屏可以很轻松地读取当前挡位以及车速,这让宝马1系又多了一个让人不爽的理由。

和完美的变速箱相比,发动机的表现并不完全让人信服,纵然它所给出的参数相当具有说服力——0-100公里/小时加速只需要6.6秒,并且综合油耗不过6.4升/百公里,每公里只向地球排放148克二氧化碳,但它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够兴奋和投入。想要让这台车兑现参数表上的加速性一点都不难,冷酷地对待油门就是了,但是你越是这样做就越是容易发现一旦转速超出1200-4000转/分的峰值扭矩带,发动机也就随之失去了活力。所以,如果你只发挥发动机的70%,你会觉得它很完美,不但低速响应极佳,而且宽泛的扭矩带可以提供源源不绝的加速力度,用3挡去通过一些使用2挡才最合适的弯角也能获得不错的出弯响应。不过就是不要去试图压榨它的全部性能,那样的话你反而只会觉得有大量的时间被浪费在了等待转速真正触及换挡软件的过程中。

采用前驱结构意味着这台车的特性应该更接近奥迪A3而不是宝马1系,但A级车的转向系统比奥迪更有感觉,在转弯时方向盘会产生更多的回正力以帮助驾驶者准确地控制车轮。坚实的运动悬架意味着大部分集中在车头上的重量不会轻易地暴露出来,它的确存在着那么一丝转向不足,但大号的AMG轮圈配上宽大的扁平运动轮胎所带来的顽强抓地力足以将它隐藏在几乎被遗忘的角落里。所以无论是急促的发夹弯还是舒展的快速弯,A级车都能轻松地咬紧最理想的轨迹,它的电子系统也比A3的更富有涵养,就算你把轮胎弄响了也不会轻易被接管驾驶大权。当然,如果你飞快地冲入一个弯角却突然发现弯道角度变窄,那么在突然狠打方向时它还是会迅速出手挽救危局。

在马赛周围蜿蜒崎岖,但明显很少有重型卡车出没的乡间道路上驾驶,运动轮胎和悬架对舒适性所带来的影响非常有限。不过抛开悬架和轮胎设定所带来的不同,A级车的车身强度值得信赖,虽然尺寸决定了它无法将大部分路面冲击化于无形,但由于刚性不足所引起的异响和震颤在整个试驾过程中简直比阿矢利克尔的进球还要罕见。

是时候下结论了,应该从何说起?按理来讲还是应该从它的驾驶性能入手,毕竟紧凑级轿车就是围绕驾驶者为核心打造的。应该说即便把范围限定在所有的两厢轿车,这也不是一台最迷人的驾驶机器,但汽车的魅力是复杂的,况且我所试驾的A250不能算是一台纯正的跑车。而在其他的方面,A级的优势不容忽视,它有视觉效果一流的外观和内饰,大量来自奔驰更高级车型的先进技术和在客观上非常强大的动力系统,别忘记它开起来并不令人感到乏味,不过最重要的是,它的综合素质绝对超过了大部分人对于一台小号奔驰所通常持有的预期。

奔驰A250 Sport

+优秀的车架,无处不在的运动感。

-有点乏味的发动机,后排空间狭小。

苏晓:这台紧凑的小奔驰很有活力,不但外形很不平凡,而且驾驶起来也很带劲。它完全抓住了能在这个细分市场取得成功的关键,将精致和高级理念注入了整体的设计之中。许多属于更高级别车型的技术配置增强了它的竞争力,不过它最成功的地方还是那种持续让人保持良好自我感觉的能力,长久以来这就是奔驰之所以那么吸引人的关键所在。

撰文:刘珏辉 摄影:陈子洋

纳智捷的DNA依然未变,丰富的配置成为5 Sedan这款新车的最大亮点。比如,它拥有一套与HTC共同研发的THINK+Touch系统,采用Android 2.2系统为核心,将影音娱乐、电话通讯、行车安全、以及HTC智能手机的操作整合在中控台上的9寸触控屏中。当系统与手机连接后,可实现导航、一键直拨24小时客服中心等服务,时刻为车主排忧解难。系统甚至能随时升级到最新Android版本,不断进行优化。此外,中央显示屏还整合了主动式 Eagle View+ 360度环景影像系统,以及Side View+ 车侧安全影像辅助系统,这两项配置能够保证转弯、并道、倒车视线基本无死角,减少安全隐患。

有别于脑海里纳智捷SUV和MPV的“大块头”,5 Sedan是一副更受欢迎的轿车身型。不过,它依然拥有足够的“大肚量”,空间和舒适性是这款车的第二大卖点。。5 Sedan的车身尺寸在紧凑型车的组别当中位列上游,而达到2720毫米的轴距也带来理想的后排空间。不得不提的是,它的座椅采用“蝴蝶式包覆”头枕,据称源于飞机头等舱座椅的设计理念,可以有效支撑头颈,不仅将缓解长途驾乘的疲劳,同样也可在意外发生时最大限度的保护头颈的安全。当然,如果头枕质地能够更加细软,这个设计将会更加完美。

纳智捷5 Sedan搭载1.8T和2.0T两款涡轮增压发动机,我试驾的是1.8T版本,最大功率为154马力@5500转/分,峰值扭矩为230牛·米@2000转/分至4400转/分。5 Sedan的底盘风格偏向欧化,比较扎实,无论是较高速度压过减速带,还是连续过弯或者高速巡航,下盘的表现都极具定力,这让人有很强的的驾驶信心。反而是动力的反应略微迟疑,整个输出的释放过程比较线性,涡轮的介入也不太明显。同时,方向的手感对我而言也有一点模糊。如果能让涡轮的表现更加开放、方向的设定更加细腻,这辆车会拥有更多的驾驶乐趣。

纳智捷5 Sedan配备5挡变速箱的1.8T车型,分为两款手动挡及三款自动挡型号,价格从10.88万元至15.58万元。而配备6挡自动变速箱,最大功率170马力,峰值扭矩256牛·米的2.0T车型,售价17.58万元。如此性价比,还是十分诱人的。

更多试驾感受,请大家关注8月刊《名车志》杂志报道。

6月25日,保持了39年之久的国际汽联电动汽车陆地速度纪录终于被打破,英国科技大臣Paul Drayson勋爵,同时也是Drayson Racing Technologies的创始人,亲自驾驶一台名为B12 69/EV的纯电动勒芒原型车以204.185 mph(328.604km/h)打破了1000公斤以下等级最快电动车纪录,而原有纪录是由Battery Box General Electric于1974年所写下的175mph(约281.6km/h)。Drayson Racing B12 69/EV由Lola打造的LMP1 碳纤维底盘、于传动轴上搭载着四具电动马达,总计可输出850马力、并辅以30kWh的锂电池模组。

通过在一条三公里长的机场跑道上的两次尝试,Paul Drayson勋爵成功地驾驶这台850马力的电动车打破了纪录,之后他表示:“能够成功打破记录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们可以向世界证明电动车同样可以跑得很快而且可靠性很高。打破纪录本身并不是最令人称奇的,而是将一台1000公斤的电动车在如此短的距离内加速到这么搞的技术才是最令人惊叹的。”

不知道在今后40年之内,会不会又有新的厂商来挑战这项纪录,或许是日产?

自摩根汽车公司成功推出三轮汽车3 Wheeler之后,公司董事会主席查尔斯.摩根表示将考虑推出更多衍生车型来丰富产品线。

搭载一台2.0升引擎的3 Wheeler一经推出后好评如潮,因此公司或将为其增加更多引擎选择以及外观式样。摩根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公众对于3 Wheeler的反应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不管是在销量还是在年轻人群中的认可程度。”今年摩根汽车预计将销售600台,超过其传统的4/4、Plus 4以及Roadster车型。

公司正在考虑是否还将继续基于传统钢底盘打造新车,或是采用单独的平台同时支持传统和现代车型。对此,摩根称“两种方案都有各自的利弊”。但公司似乎已经大致倾向于单平台方式。目前,他们正在使用类似阿斯顿.马丁的冲压铝制底盘,同时生产复古车型Plus 8以及极具攻击性的Aero车型,两款车型的年产量为150台,但摩根公司将继续每年生产约500台传统车型。

Q by Aston Martin

毫无疑问,阿斯顿·马丁这项客户定制化服务的灵感来源于007电影中的Q博士。尽管他们并不能把你的阿斯顿·马丁打造为谍战利器,却可以赋予其独一无二的车身色彩、内饰面料和手工艺,甚至还可以绣制个人图腾和定制与车辆完美搭配的皮具,等等。通过一对一面谈的方式,Q by Aston Martin可以满足客户的所有个性化需求。

Robert Bamford & Lionel Martin

1913年1月15日,两位志趣相投的年轻人以他们姓氏的组合“班福德和马丁”为名,在伦敦创立了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小车行,经营Singer等厂牌的汽车。翌年,Lionel Martin驾驶一辆自行改装的Singer汽车在阿斯顿·克林顿登山赛中夺魁,这一胜利促使两位合伙人着手制造属于自己的汽车,而由此诞生的第一辆汽车被赋予阿斯顿·马丁的名字。不过,阿斯顿·马丁首次成为公司的名字,却是在Lionel Martin离开后的1926年。

Stirling Moss

2011年,Stirling Moss买了一辆Cygnet作为送给老伴的生日礼物,车身颜色与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驾驶的阿斯顿·马丁赛车是一样的。这位F1赛事中的无冕之王曾经两度驾驶阿斯顿·马丁DBR1夺得纽伯格林1000公里大赛冠军,并且大部分赛程都是由他一个人完成的。在80岁那年,Stirling Moss爵士依然能驾驶一辆阿斯顿·马丁DBR3在古德伍德赛道上驰骋。

Twenty Twenty

2020年的阿斯顿·马丁是怎么样的?Italdesign在2001年时以这款Twenty Twenty概念车给出了他们的答案。这辆完全可以开动的概念车以DB7 Vantage为基础,车身上少了几分阿斯顿·马丁式的华丽曲面,多了一些直线和棱角。意大利人用两种颜色和表面质感,营造出类似于金属框架的视觉效果。2020年的阿斯顿·马丁真的会是这样的吗?至少以2013年的眼光,Twenty Twenty的许多设计元素已经显得有些过时了⋯⋯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

Ulrich Bez

这是一位在历史上可以将保时捷911的过去和阿斯顿·马丁的现在桥接起来的传奇人物。自Ulrich Bez博士2000年执掌帅印以来,阿斯顿·马丁在新车型研发、全球销售和赛事等领域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他还曾四次驾驶Vantage赛车征战纽伯格林24小时耐力赛,最佳成绩是第21名。要知道在当今这个年代中,能驾驶自家赛车出战正式比赛的CEO早已屈指可数了。

Vanquish

在阿斯顿·马丁的家族谱系中,除去以DB开头的型号名称外,其余车型经常被以字母V开头的单词来命名,比如Vantage、Virage和Volante。在所有V字号的名称中,气场强大的Vanquish是一个21世纪才出现的名字,两次出现都用来命名阿斯顿·马丁的V12发动机旗舰车型。最新的Vanquish采用第四代VH平台,车身大量采用碳纤维材料制造,在比DBS更轻盈的同时提升抗扭强度25%。一台前中置的6.0升V12发动机最高功率为573马力,最大扭矩620牛·米。与DBS不同的是,Vanquish全部标配Touchtronic2六挡自动变速箱而不再提供手动变速箱。

William Willson

1972年,财务上陷于绝境的阿斯顿·马丁被来自伯明翰的投资人William Willson以象征性的100英镑购得,可以说这是阿斯顿·马丁离鬼门关最近的一次危机。到了1975年,当公司再次被转手时,William Willson得到了100万英镑。在这三年里,阿斯顿·马丁推出过两款新车型,虽然这是阿斯顿·马丁在车型方面最乏善可陈的时期,但好歹这家老牌车厂逐渐开始走上正轨。

X

阿斯顿·马丁在百年历史中几经沉浮,几度陷于破产的泥潭中,却几度被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除了阿斯顿·马丁独特的技术底蕴和品牌魅力总能受到商业巨擘们的青睐外,不得不承认“运气”也是整个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因为这样一家只为极少数人士服务的独立车厂,在不利的境遇面前是何等地不堪一击。直至今日,阿斯顿·马丁或将再次被转手的消息依然时不时会出现,甚至坊间有传闻称来自中国的车企亦有竞购的意向,尽管当事者已出面澄清。不管怎么说,百年阿斯顿·马丁的未来仍是一个大大的“X”。

Yacht

无论归属于哪家财团,阿斯顿·马丁始终拥有令人难以抵挡的诱惑力。那么有没有可能,把阿斯顿·马丁在跑车领域的独特魅力,拓展到其它奢侈品产业呢?设计师Luiz de Basto认为,把阿斯顿·马丁的设计元素进行重新演绎,就可以打造出一艘梦幻般的超级游艇,于是便有了这件名为Voyage 55的游艇设计方案。不难发现,这艘游艇的前挡风玻璃灵感来自阿斯顿·马丁赛车的进气格栅,侧窗线条也与DB9等车型如出一辙。再仔细看,阿斯顿·马丁的发动机舱盖气流导管、侧通风口和尾灯设计同样被非常写实地表现出来。虽然这只是一件设计师的习作,不过真心建议阿斯顿·马丁将其采纳了!

Zagato

在五十余年的精诚合作中,阿斯顿·马丁与意大利车身制造厂Zagato总共联手推出过6款特别车型。从1960年问世的DB4 GT Zagato到2012年V12 Zagato,无不拥有精良而独特的造型设计,加之十分稀有的数量,使每一款阿斯顿·马丁Zagato车型都能成为顶级汽车收藏家们寻觅的至宝。

Simon Kirschke居住的迪拜,从事汽车行业工作。作为一家高端家居装饰用品公司的领导,Simon是一名技艺高超的技师。某一天,他决定发挥一下自己的才智,在业余时间做一些家具。从结果来看,Simon当时应该很难将其兴趣和日常工作分开的。

图中展现的这个两座沙发主要由一辆C63 AMG前脸和来自G63的漂亮缝制皮革组成。前总成的发动机盖部分已由来自G55的织物取代。不过,真正酷的地方应该是Simon使用了一台来自博世的变速器将座椅支撑起来,而前大灯和AMG前脸也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

Simon花了超过100个小时的时间来创作这件汽车家具。不过,Simon需要为他的下一件作品腾出空间,所以这个AMG座椅正在等待出售。

相信对于许多车迷们来讲,位于德国有着“绿色地狱”之称的Nurburgring Norschleife纽北赛道可以说是车坛圣地之一,长达20.81公里,共计154个弯道的赛道对于车手可谓是充满挑战。

不过一般来说,前往纽北赛道挑战的除了超跑之外,大都是一般乘用车型,不过这次由改装厂家Revo打造出的作品却是国内车迷相当熟悉的大众 T5,所搭载的2.0升BiTDI双涡轮增压柴油引擎经过升级并更换了运动化排气系统,具备着最大马力220匹的实力,加上悬挂系统也更换上Bilstein B14、脚下踩着Direzza 大尺寸铝圈及邓禄普性能轮胎,在性能表现上大幅提升。

Revo找来了在纽北赛道有着丰富经验的Dale Lomas驾驶它,目标则是打破过去在Top Gear节目中由知名女车手Sabine Schmitz驾驶福特Transit所写下的10分8秒单圈成绩,果不其然在Dale Lomas挑战之下,这辆Revo打造的大众T5创下了9分57秒36的新纪录。

Узнайте про интересный сайт про направление www.ford.niko.ua.
http://adulttorrent.org

сучасні штори і тюл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