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钦元 | 谢谢你TopGear,给了我们一个如此精彩的时代

BY 印钦元

亦是六月,将时钟回拨整整五年。和大批考生交完“加一科目”的答卷后冲出考场一样,一个男孩迫不及待地登上了停靠在永嘉路襄阳南路车站的公交车。但和同龄人不同的是,他没去逛街、去K歌,也没有拉上小伙伴去胡吃海喝。而是兴冲冲地回家打开电脑,看了整整一下午的TopGear。如今,坐在电脑前,他用微博将三剑客时代最后一个TG种子分享给所有的字幕组粉丝,召集小伙伴用字幕为这个时代送别。这个TopGear迷,就是我。

 

 

怀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看完了三剑客时代的最后一集TopGear。本就不舍的情绪被梅和哈蒙德刻意渲染的气氛煽动得更加忧伤。其实在拍摄大结局中的两个挑战时,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会是三剑客的谢幕演出。那个古董车的内容甚至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完成了外景摄制。但正是这样的无心,才能让一年后播出的大结局保持着高水准。三剑客时代的TopGear为何能成为传奇?因为它将汽车这个冷冰冰的工业产物,用9岁孩子才能想到的手段,最诙谐最自然最精彩地展现给了所有人。原来车还可以缠在火箭上发射出去;还可以装上船用马达横渡英吉利海峡;还可以弃置在楼顶,随着高楼爆破掉下来继续开。只有这样玩,车才能吸引普通观众,而不是仅仅成为专业车迷眼中的焦点。

 

 

很多TopGear的粉丝一定和我一样,明知道这个时代在杰瑞米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就注定会走向终结,但听到梅在片尾说出“再见”二字的时候依然无法说服自己。就像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真正面对阴阳两隔依然痛不欲生。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杰瑞米为了配合拍摄效果,在SUV挑战中对着镜头大吼“我讨厌为BBC工作”。这一吼,精确预言了自己在TopGear未来。真正将自黑的精彩延续到了这个TopGear时代的尽头。三剑客的TopGear最终定格在了176集,但那些精彩地片段依然会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甚至效仿地话题。

 

 

 

就在大结局播出前,TopGear制片人Andy Wilman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绝不坐在电视机前看完这传奇般的最后一集。因为自己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样一个结果。如此听来固然令人惋惜,但大结局毫无疑问已经注定肩负着创下TopGear有史以来的单集收视率纪录的使命。这一点,从节目播出结束后TopGear在推特上的讨论热度就已经得到了充分体现。三剑客的“毕业感言”和各路豪杰送上的祝福,伴随着粉丝们对TopGear的记忆永远地留在了观众们心里。